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出版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19

假面前夜 完结

假面前夜

来源:掌中云作者:东野圭吾分类:出版小说

小说简介:过了下午六点,前台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基本上都是商务人士打扮的男性。按照大堂经理的说法,这个时间段来办理入住的客人大体上心情不错,表情都很轻松。因为如果商谈或者销售工展开

本书标签: 警察 推理 刑侦 悬疑 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半梦半醒之中,新田听见了熟悉的来电铃声,应该说,他就是被这个铃声吵醒的。他坐了起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并不是在自己家里的床上。对了,他昨晚住在市中心的酒店了,现在身上只穿着内裤。

清晨的阳光从遮光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借着这点光,新田找到了手机。正在床头柜上响着。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本宫前辈打过来的。新田眼前立刻浮现出了本宫那令黑社会都相形见拙的可怕神情。

“我是新田,早上好。”新田一边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一边说,时间刚过上午八点。

“喂,小色狼,你才刚起床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本宫刺耳的声音。

“早就起来了,色狼是什么意思啊?”新田反问道。

“就是那个意思喽,昨天不是白色情人节嘛,你肯定和哪里的美女钻到酒店开房了吧。比如说市中心酒店的海景房之类的。”本宫说道。

“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呢。”新田一边讲电话一边下了床,走到了窗前。斜眼看了一下沙发靠背上搭着的黑色长筒袜,拉开了窗帘,呈现在眼前的,正是东京湾的美景。都被本宫猜中了。

“昨晚我一直在家里为了晋升考试学习到很晚。”新田说。

“哦?看来与男女之事相比,你的事业心更强啊,从美国回来的精英就是不一样。”本宫打趣道。

“别说这个了,你这么早打电话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难道是有新案件了?”新田猜测着。

“你猜对了,局里那帮家伙有好几个人都得了流感在休假,就把球踢到我们这边了,上头让我们马上出勤。”本宫说道。

“案发现场在哪里?”新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到了公司就知道了。”本宫说。

以本宫为代表,很多警察都把自己的工作场所叫作公司。好像是因为在外面谈话时不想让周围的人意识到自己是警察。对于这一点新田不能理解,既然那么在意,不要在公开场合谈论与工作相关的话题不就好了?现在这个时代,能够密谈的场所多得是。

“我马上就过去。”新田说着挂断了电话,朝着浴室走去。浴室门关着,里面正传来吹风机的声音。

新田敲了敲门,里面好像没有反应。他只好用力敲了几下,吹风机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干嘛啊?”一个慵懒的女声问道。

“我有任务了,现在马上就得走。”新田说。

“欸?不是说今天可以休息一下吗?”女声里充斥着不满的情绪。“我不也说过了随时可能要出任务吗。总之你快点出来吧,我想冲个澡,还得刷牙。”新田说道。

“等一下吧,我还没化妆呢。”女人继续说道。

“一会儿再化吧,我马上要走,可是你不用那么着急,走之前我会把房费付清的。”新田说。

“不行……”女人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啊?”新田不解。

“因为人家不想让浩介看到我的素颜啊。”女人说。

“说什么呢,我不都见过好几次了吗?”新田追问道。

“那是不一样的。”女人说。

“哪里不一样了?”

“因为那几次不是真正的素颜,我只是化了看起来像是素颜的妆,现在我可是真正的素颜,所以不可以。”女人说道。

听了她的话,新田感到一阵轻微的头痛。这是什么意思,素颜竟然还有真假之分吗?

“总之你先化个虽然不是素颜但看起来像是素颜的妆吧,这样能快一点吧?”新田无奈地说。

“完全错误,那样的妆反而更费时间。”

新田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想不明白既然那么费事,为什么还要去化这种看起来像素颜的妆。每次交女朋友时新田都会感到困扰,女人有太多令人不能理解的行为了。

“那你还要多长时间?”新田问道。

“大概半个小时吧。”女人不紧不慢地回答。

“要那么久?就不能快一点吗?”新田终于忍不住提高了声调。

“可是,人家也没有想到浩介你会起得这么早啊。”女人说。

这次新田的忍耐到了极限,又憋着尿,实在不想和她纠缠下去了。

新田打开了身后的衣柜,拿出西装、衬衫和领带,袜子散落在床边。

迅速穿好衣服,打好领带,穿上了鞋子。再次敲着浴室门问道:“喂,怎么样了,化好妆了吗?”

“欸?还没开始化妆呢,我刚才在小便。”女人答道。

这个回答让新田快崩溃了,实在是不能等了。

“那我先走了,后面的事麻烦你了。”新田无奈道。

“欸?这么快就走了,再等一会儿嘛,难得约会一次……”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被分配到搜查一课,不想被别人当作是无能的新人,拜拜了,再联系。”新田说。

浴室里的女人还在不满地叫着什么,新田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这次的女朋友是在联谊会上认识的,已经交往快三个月了,可是总觉得两人的气场有些不合,这样下去这段恋情应该也不会坚持太久了。

过了下午六点,前台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基本上都是商务人士打扮的男性。按照大堂经理的说法,这个时间段来办理入住的客人大体上心情不错,表情都很轻松。因为如果商谈或者销售工作进行得不顺利,是不会在这个时间来酒店的。

山岸尚美一边观察着鱼贯而入的客人的脸,一边想,也许经理说的有几分道理,他们的模样胸有成竹。不像那些深夜办理入住的客人,除了疲惫以外,还散发着一种焦躁的情绪。每当这种时候,尚美都衷心希望,心情焦躁的客人至少能在入住酒店期间放松地休息。

这时,一位女士向前台走了过来。她大概二十六七岁,长长的头发烫着大波浪,面容姣好。灰色的连衣裙十分合身,勾勒出曼妙的身材。尚美记得曾在foxey的橱窗里见过这件衣服。她手上的提包,应该是普拉达。

女客人自称“西村”。

尚美迅速在电子设备终端屏幕上确认,很快就从预约名单里找到了这位女士的名字。

“您是西村美枝子小姐吧?”

“对。”

“恭候多时了,您预定了豪华双人房,入住一晚,对吗?”

“嗯。”西村美枝子有些爱答不理地答道。

“请在这里填写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尚美把住宿登记表递给了西村美枝子,并在她填写表格期间在电子屏幕上查询合适的房间。这位女士预约了一间可以吸烟的豪华双人房,尚美大致看了一遍房间的分布情况,选择了1105号房间。

“好了。”女士的声音响起。

尚美瞥了一眼住宿登记表,确认无误后问道:“请问您用现金还是信用卡?”

“现金。”女士边说边从普拉达的手提包里拿出了钱包,好像是香奈儿的。

“用现金需要收取押金,一共是七万元,当然在您退房结账的时候会……”

这位女士微微抬手,示意尚美不必继续说了,然后默默地从钱包里拿出七张一万元的纸币,放在小托盘上。她的指甲是淡粉色的,指尖还画了金色的线条。

“那就收您七万元的押金。”尚美说。

收取押金之后,尚美又让这位女士填写押金保管证明。女士不情愿地拿起圆珠笔写了起来。脸上分明写着“不过就是住一个晚上,没完没了的真麻烦”。

确认过押金保管证明后,尚美拿出了房卡:“为您预定了1105号房间,现在就带您过去。”

尚美正准备叫客房服务生时,女士却抬了抬手:“不用了”。

“这样啊,那请您拿好房卡,慢走。”尚美说。

接过房卡后,这位女士轻车熟路地径直走向了电梯间。看着她的背影,尚美长舒了口气。

松弛下来后尚美才感觉背后有人注视着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堂经理久我前辈,他冲着尚美露出了沉稳的笑容。

“看来你已经完全熟悉了业务,接待程序上没有任何不妥,不过表情有些僵硬。”

“是吗?”尚美说着,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颊。

“昨天我就注意到了,你好像一面对年轻的女性客人就会有些紧张。”

“我觉得没有特别在意啊……”

“可能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吧,你肯定在想,这样一位年轻女性为什么独自入住市中心的酒店呢?抱着这样的疑问,就不由自主地开始观察客人。”

一语中的,特别是当客人与自己年龄相仿时,尚美的想象力就无法停止,她会仔细观察客人的服饰以及随身物品——尚美确有这样的癖好。

“我之前应该也跟你说过,来我们酒店的客人都是带着面具的,一个叫作‘客人’的面具,绝不要试图揭开面具。”久我说。

“我一定会注意的。”尚美说着,微微低下了头。

久我苦笑着,用力拍了拍尚美的肩膀,走开了。

尚美偷偷地皱了皱鼻子,用指尖揉着太阳穴。这份工作果然不简单啊,当初选择这个职业,是为了能帮助他人,没想到被告知不能对客人有过多兴趣……

尚美已经在东京柯尔特西亚酒店工作四年多了,但被分配到一直憧憬的前台接待处还是上个月的事情。在此之前,尚美一直在负责办理退房手续时的房费计算工作,这样的工作即使对于刚入职的新人来说也没有什么难度。

即便如此,尚美还是犯了不少错误。记得有一次,有一对看似父女的客人正在办理退房手续,因为女客人一直在看迪斯尼乐园的宣传手册,尚美就想当然地对男客人说:“一会儿您要和令嫒去迪斯尼乐园吗?真好呀。”女客人可能听到了尚美的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男客人则不高兴地板着脸,什么都没说。这时尚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两人可能是年龄差距比较大的恋人。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来圆场,只好在尴尬的气氛中办完了退房手续。到最后尚美也没能恢复自如的笑容,甚至在送客人离开时都没能说出“请您走好”。

还有一次,尚美读出了客人结账时的金额,结果被训斥道:“不想让别人知道结账的金额,注意点!”原来结账的男士使用了折扣很大的优惠券,而并没有告诉随行的女士。这一点,久我前辈事后再次提醒了尚美。

虽然经历了许多小插曲,尚美还是渐渐上手了,从上周开始她被调到办理入住的岗位。新的工作与退房业务相比,难度要大很多,劳心费神。客人们的要求千差万别,有的客人还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尽管如此,作为一个专业的前台接待员,也必须避免冲突,随机应变地应对各种情况。对于酒店从业者来说,“做不到”就是禁语。

每次发生工作失误时,尚美总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名专业的酒店从业者呢?这一天到底会来到吗?”

刚过晚上八点,酒店大堂里又来了一组客人,他们一行三人,全部为男性,只有一个人穿着西装,另外两人都是休闲打扮,身材健硕。其中一位特别高大,看清楚他的脸之后,尚美不禁紧张起来。他应该是两年多之前退役的前职业棒球手大山将弘。现在主要参加一些综艺活动和棒球比赛的解说工作。连对棒球一知半解的尚美都认识他,过去应该是明星选手吧。

仔细端详之下,两位健硕男士中的另一位看着也很眼熟,应该也是退役的棒球选手。名字叫不上来,但作为大山将弘的跟班小弟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据说这个人做职业棒球手时虽然没有干出什么成绩,谈吐却很风趣幽默。

酒店服务生推着行李车站在三人身后,车上装满了行李箱,看来这三人要去国外旅行。可能打算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就直奔成田机场了。从这个酒店去机场十分方便,隔壁就是等候机场专用巴士的站点。

不过大山将弘这样身份的一行人,应该会包车或者坐出租车去吧。

他们三人中唯一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士小跑着向前台方向过来。“我是宫原。”他说道。

宫原,曾经多么熟悉的名字。尚美一边想一边确认电子屏幕上的预约名单,发现宫原隆司这个名字时,她吓了一跳,竟然连名字都一模一样。尚美本能地抬起头,看着男客人的脸,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这下引起了男人的注意,他看清尚美的脸之后也惊讶得瞪大了眼。

接着他将视线转移到了尚美的左胸上,他在看她的名牌。

视线再次回到尚美的脸上,男人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不停地眨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稍稍放松下来。“原来你在这里工作啊,吓了我一跳。”

“好久不见”,尚美微微鞠躬。遇到熟人时的应对方法,尚美是接受过酒店培训的。原则上要最大限度减少私人谈话。但是,不论对方是谁,此时都是客人,这就需要接待员对各种复杂情况随机应变了。

“我想起来了,你以前说过,你的梦想就是能在酒店工作。”

尚美微笑着点点头,开始确认电子屏幕上的预约信息。

“您预订了一间套房,一间豪华双人房,还有一个单人间,只有单人间是禁烟的。以上信息请您核实是否有误。”尚美说。

“嗯,没错。”

尚美拿出了三张住宿登记表摆放在前台上,并告知男人需要填写姓名和联系方式等信息。

“全部都由我来写可以吗?”宫原问道。

“最好还是由本人填写吧。”

“知道了。”男人边说边朝另外两个人走过去。另外两位正聊得热火朝天,不时发出笑声。宫原过去对他们说了什么后,大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种事情你去做不就好了!”尚美耳边传来了大山粗犷的大阪腔。

宫原快速回到前台。“不好意思,还是都由我来写吧。”

“好的,知道了。”尚美说。

趁着宫原填写住宿登记表期间,尚美根据预约信息选好了房间。这时,尚美注意到宫原工作的公司名称是大山演出制作公司——好像是大山经营的一家公司。

尚美用余光偷偷看了看宫原,他好像比以前胖了一些。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圆润了起来,原本还算立体的五官也变得柔和了。左手上没有戴戒指。

“这样可以了吗?”宫原问道。

尚美确认了一下三张住宿登记表,住套房的是大山,宫原住单人间,另一个人住豪华双人间。看着宫原那熟悉的笔迹,尚美的心头千头万绪。

“可以了。”尚美说着把三个装着房卡的信封逐个摆在前台上。说明了房间号后,尚美叫来服务生,并把三张房卡一起交给了他。

“那请您好好休息。”尚美说着向宫原恭敬地鞠了个躬。

“嗯。”宫原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又折了回来,把身体探过来,小声问道,“你几点下班?”

“十点。”尚美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尚美换了一种酒店从业者职业式的腔调,官方地答道:“如果您需要帮忙,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会有专业人员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说这句话时当然还配上了职业式的微笑。

宫原一瞬间仿佛很失落,但他很快回过神来,笑着点点头:“知道了。”

尚美目送宫原和其他三人走向了电梯间,一转头,和旁边的久我目光相遇了。前辈微微点了点头,好像在说“这样做就可以”。看来他已经听到了尚美和宫原谈话的全过程,想到这里,尚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