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19-06-19

网游工作室的全国冠军 完结

网游工作室的全国冠军

来源:掌中云作者:黑色无为分类:游戏竞技

小说简介:原本是网游废人的我辍学后机缘巧合加入了全是妹子的网游工作室,而这个看似网吧队的战队居然最后一步步成了全国冠军?!展开

本书标签: 竞技 冠军 网游 比赛 热血

精彩章节试读:

BOSS,竟然又是BOSS,老天对我简直太好了,多少人还没有见过BOSS,而我却已经攻击过两个BOSS了。也不枉我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帮老爷爷搬苹果,我推开老爷爷递过来的苹果,连口水都没喝,就悄悄的离开了,临走时,我一回头,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请叫我红领巾。”

二话不说,冲锋技能上去就干,但是没有晕住,一刀插下去只掉是几点血,但是野猪王拱一下秦佑就掉了200多血

完全没法打了,我一个反方向冲锋拉开和BOSS的距离,再一个隐身技能,必须先丢掉boss的仇恨,不然挂在这里可不好了。

Boss在原地转了几圈,似乎在寻找我这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玩家,可惜,我是隐身的,他是看不到我的。

我也暗暗心惊,差点挂在这里了。这个BOSS的速度快,攻击高,以我的操作确实MISS不了BOSS的攻击。

远远的对着BOSS用了个透视。

Boss的属性已经出来了。

【野猪王】(青铜级BOSS)

等级:23

攻击:630-676

防御:274

气血:30000

秦佑倒吸一口凉气,野猪王的实力,不是一个人能单挑的,甚至我现在跟本不敢去碰他,攻击高达六百多点还有两百多点的防御,最可耻的是气血高达30000点。以我每剑60点血算,我足足要砍500下,500下,嗯,足够我在BOSS手下死个百来回了。

可是叫我放弃这么好的一次得经验,爆装备的好机会,我可是非常不愿意的。机会难得,遇到就是有缘,不杀掉,就是对不起自己的运气,会糟人唾弃的。

翻了翻好友列表,其实也就只有一个人,不用翻。古木夜雨正在线。

夜雨,现在在干嘛?有空吗?

很快的,那边就回了消息:在杀哥布林,现在升级需要的经验比以前多了好多哦。

我笑笑,有个BOSS,一起来杀不?随手就将BOSS的属性复制了过去。

足足过了半分钟,那边才传来消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后面,跟着一行字,好强悍的BOSS啊,攻击和防御都好高啊,你现在在哪?

我迅速的回复了我的坐标。

离我不远,等我五分钟。

古木夜雨一身蓝色戎装铠甲,脚蹬着紫色的战靴,脖子上的项链闪闪发光,周身若有若无的散发出金色光芒。完全就像一个上古女战神。

看看时间,5分钟不到,应该是加速冲过来的。也难怪,这么高等级的BOSS对她的诱惑力,也是同样巨大的。

我还是隐身状态,古木夜雨看不到我。于是我组了个队,把古木夜雨拉进了队伍里。

Ok,人齐了。

古木夜雨现在也发现了我,看我是淡淡的虚影,略微惊异,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我不禁惊奇,古木夜雨的素质真不错啊!就算是不知道的事,也不随便打听,这种人太难得了,毕竟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两个人交往有个度才好。

看见夜雨过来,我赶紧迎了上去。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夜雨能来,正是太好了,杀掉这个BOSS,爆出的装备二一添作五,我们各取所需,如何?”

古木夜雨轻笑,“一起来吧,这个BOSS的属性太强了,并不好杀。”

我点头,“BOSS的属性是我用天赋技能透视观察到的,绝对的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的杀这个BOSS,毕竟,要是BOSS出了致命一击,这对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很有威胁的。”

听到我的天赋技能是透视,古木夜雨微微诧异,“我的天赋技能是【金壁】,增加25%的防御,这个BOSS还是我做主T吧,你补位。

顿时惊讶的变成我了,金壁这个是绝对的神级技能了,4分之1的防御加成,太强了。跟金壁技能一比,我的透视完全不够看了,既不加攻击,又不加防御,只能用来看看怪物的属性,完全的无用吗,亏我还把他当宝一样。

商议已定,古木夜雨继续拉住怪物的仇恨,我则做回了老本行,输出。

古木夜雨发动冲锋技能,顿时人像装上了一个200马的马达。

“刷”依旧没有眩晕住,BOSS的等级太高了,虽然古木夜雨已经17级了,但还是有5级的巨大差距,而BOSS和我的差距则有6级,也难怪我打他只有几十点血,等级差距太大了。

古木夜雨手中的流云剑卷起一道寒风,秋风斩闪电般落下。

101

刚刚破百的伤害,比起我强多了。

我也适时的发动冲锋,同样没有触发眩晕属性。

秋风斩落下,68

野猪王的獠牙击打在古木夜雨的铠甲上,爆出了一个伤害数字。

73

这等防御足以甩我十条街了,金壁这个技能实在太强大了,而且,古木夜雨的装备已经比我的好太多了。

而且,以古木夜雨的操作,闪避掉这次攻击也是有可能的,古木夜雨并没有去躲避这次攻击,只是为了试试BOSS的攻击力。

很快的,我就适应了这钟杀怪模式,因为古木夜雨的攻击比我要高,野猪王的仇恨也不会发生转移。

很快的,BOSS的气血就少了一丝了。嗯,只要时间足够,杀死这个BOSS还是有机会的。

古木夜雨开口了:“落魄青菜,你的操作还有可提升的空间,要不要用这个BOSS来练操作,正好,我还可以在旁边指导你。”想了想,觉得很可行,古木夜雨是游戏联盟排名第98位的超级高手,在联盟里前一百位的高手比百位开外的玩家实力强的不是一点二点。而且,有一个美女师傅,这是非常幸福的。

我急速的打出秋风斩,笑道:“师傅在上,请受小徒一拜。”

古木夜雨无语,“别贫了,注意我的走位,你可以好好看看,我会边和你讲解的。”

古木夜雨带着BOSS在不停的走位,卡怪。而我也暂时的先停止攻击。我的能力还做不到攻击时学习走位,这会非常蛋疼的。

只见,古木夜雨带着BOSS拐进了一块最大的田里,地方太小,怪物容易攻击到自身。脚步连动,迅速的走出了一个华丽丽的“S”字,是我已经会了的S步。接着,古木夜雨手腕连抖,秋风斩带着普通攻击落下,迅速的,古木夜雨走出了一个刚正的“Z”字。是z字步法,比s字更考验一个人的操作能力。

我也试着走了走Z字,但在某个环节总是会有点小问题。身体的转换度和控制力并不受我的控制。

而现在,古木夜雨的全部精力正放在接下来的步法上,“刷刷刷”整个人连踩数步,身体就像一只翩翩的蝴蝶,赫然是最难学会的蝴蝶步。用四个圆圈围着中间的怪物刷刷的,每个圈最少能攻击到怪物两次,攻击一次就离开一次。四次结束,赫然是一个翩翩起舞的蝴蝶。而怪物依然被留在原地。这对玩家的操作要求是巅峰级的,而且要有极大的体力和脑力消耗。

步法走完,我已经处于一个震惊的状态,太强了。这种操作部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学会。

古木夜雨,稍微靠近我,“怎么样,学会了多少?”

我回想了下:“z字步法50%,蝴蝶步法10%不到。”

古木夜雨轻笑:“这等天赋,已经足够吓人了。”

我走了次Z字步,古木夜雨顿时明白了,“注意Z字步是个刚性的步法,他对身体的柔韧性是非常大的,你走的太靠记忆了。”

我了悟,脑中回想了遍,我将长剑往地上一丢,速度的走出Z字。

古木夜雨点头,“不错,孺子可教。”

“汗,孺什么子,你又没有几岁。”

古木夜雨纠结,“别得瑟了,过来一起卡怪,姐姐杀的雷死了。”

我轻笑,卡怪是需要一根柱子类的东西,用柱子来卡怪物的视觉,这个操作比蝴蝶步法轻松多了。

拿起枯木剑,我也加入了战团,必须尽快杀掉野猪王,熬的久了,对古木夜雨的体力消耗是很大的。

有了我的加入,我只需站在原地输出,而古木夜雨带着BOSS绕着我转。杀起来的速度快了许多。

两个小时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猪吼声。BOSS已经挂了。

走上前踢开野猪王的尸体。赫然可见两件闪着光芒的装备。

一件宝气氤氲的项链,一件寒光四溢的护手。

“你TM找死!”

原本平静的教室被一声怒吼打破。

寒光闪闪的凳子腿朝着我的头飞过来,然而我并不慌,提起手肘,一个肘击打向拿凳子准备砸向我的林中的脸上。

林中被这一招破招打脸打的措手不及,整个人九十度重重摔在地上。

“想打架我奉陪到底,以为老子怕你们啊!“

我将右手紧紧握紧,“况且这次可是我占理。”

林中倒在地上捂着脸痛苦的呻吟着,本来就够丑的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整个人看起来就就像死去的蛆虫一般蜷缩着。

“既然占理,那不管大爷我怎么动手,都算正当防卫吧?”我拧了一下拳头,关节吱吱作响。

下一刻,我甩起右腿,旋转身体,用尽十分力气一脚踢了出去。

踢腿的力量加上旋转的惯性,一脚踢到林中肚子上。林中痛苦的惨叫一声,在地上缩的更紧了,嘴边还淌出一滩黄色的液体。

“左都佑你、你不要乱来!”这时班长终于战战兢兢的从讲台后面钻了出来。

“什么叫我乱来,刚才他们要群殴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跳出来?”

班长扶起了林中,一脸恐惧的看着我,用颤抖的声音说“你、你这样也太、太过分了”

“过分?那他们平时欺负老实人就不过分了?老实人特么上辈子刨你们祖坟了要受这种罪?我告诉你,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

我缓缓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心想妈蛋还好哥哥以前练过截拳道,不然今天窝在地上的可就是我了。

班长缓和了一下情绪之后终于恢复了理智,他看了看后面大批围过来的围观群众,心安了一些,指着我说

“左都佑,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告诉班主任。”

“几岁的人了,出事还告老师,要不要我送你过去啊?”我冷笑到。

班长逃难似的跑出了教室,朝着教职员室跑去。

时间在吵吵闹闹中过的很快,我也在交谈中,瞟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柳时。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安静的坐着。桌上摆着书。

心里一酸,看我被欺负了也不过来安慰一下吗,人家好心痛啊!再说,虽说是我占理,但是得罪老师果然还是有点心虚的。

秦佑的身边,三三两两的围满了同学

“秦佑,没事吧?刚才那招泰拳打的真不错。”

“泰你大爷,那是截拳道,李小龙知道么!”

说话的是张坤,我的死党,从小一起长大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卧槽秦佑太牛逼了!深藏不漏啊!”

“妈蛋林中平时那么嚣张,终于有人治治他了!”

周围的同学也叽叽喳喳的叫着,不过没一会儿人群慢慢散开了。晚自习的教室渐渐回归平静。

毕竟也都是看个热闹,谁也并不会深究。

“左都佑,能出去走走吗?”

柳时这时终于站在了我前面。

我内心大喊,太能了。

我们走出教室,来到学校的湖边。岸边的柳树被晚风吹的沙沙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温暖和淡淡的香气,一切都透露着春的气息。

“左都佑,我是生活委员,和班主任很熟。”

柳时是优等生,班干部,和班主任的关系很好。而我只是一个差生。在老师眼里老实可能是我唯一的有优点了,但是现在这最后一个优点也没有了。

“你有什么打算吗?处理不好,参与斗殴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搞不好会被开除对么”我回头,看着落后自己的柳时,微微一笑道;“你是来劝我去道歉的么?”柳时没说话,气氛就好像是要上战场赴死的将军和妻子最后的道别。

谁能想到,这真的是我在校园里和柳时的最后一次见面。

手机铃声响起,掏起来一看,果然是班主任。

接起,电话那头说马上去办公室。

我一笑,身旁的柳时满脸的担忧。

“班主任叫我去办公室,你回去上自习吧。”

这一刻,我无比平静,该来的总该来的。

办公室没几个人,老师基本下班回家睡觉去了,深更半夜的,学校也就只有高中学生还在上晚自习。

班主任看我来了,手一挥,纪律委员王林屁颠屁颠的出去了。

“左都佑,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切,明知故问。不过这个时候不能来硬的,我也只能尽量压低语气说“不知道。”

唉,说来也后悔,都当了两年的老实人了,怎么就在最后一年忍不住了呢,总之先把这一关过了,后面还是老实点灯高考吧

“咚”班主任,手一拍桌子,顿时整个教学楼回荡着回音。

“左都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嘛,他们先动的手”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班主任一错愕,马上反应过来了,坚守住阵地,道:“你还狡辩,他把前因后果都告诉我了,你还在我面前撒谎。呵,不想读书了吧。”

我心中顿时无名火窜上来,艹!明明就是我才是受害者!

“明天我就把这事报上去,至于处罚,就看学校开会研究的结果了。这个星期你先不用来上课了。”

班主任,一脸的不屑的看着我,我和他的关系不好,在班上成绩的排名也没有纪律委员高,他肯定是会把所有的事都推在我身上的。

麻痹这不是明显针对我,我抓起班主任仅剩的几根头发用力一甩,把他整个脸按在桌子上,低声在他耳边说。

“不用麻烦你老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来上课了。但是,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说完,我松开手,留下惊魂未定的班主任独自走出了学校。

“左都佑,能出去走走吗?”

柳时这时终于站在了我前面。

我内心大喊,太能了。

我们走出教室,来到学校的湖边。岸边的柳树被晚风吹的沙沙作响,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