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出版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19

极盗争锋 完结

极盗争锋

来源:掌中云作者:杜岩松分类:出版小说

小说简介:陈冬和秦舒这两位雌雄双盗,是商业间谍中的佼佼者,因为一个香蕉皮而结下不解之缘,为了帮助科学家三爷盗取实验成果走到了一起。却不想任务完成中途出现了变故,陈冬为了守护秦舒险遭意外。还好小伙儿伴们及时赶到,陈冬边打边撩妹,两不耽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冬回到工作室,将U盘交给刘燕,刘燕随即在电脑上打开U盘,紧接着一个带着金边眼睛的男人出现在显示屏上。

刘燕惊讶的捂住嘴:“是他!”

陈冬点点头,道:“这就是我们的诱饵,你觉得这场戏够不够?”

刘燕立即两眼冒星星,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向陈冬:“冬哥,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陈冬装作很认真的样子想了想这个问题,思忖良久,方道:“那就少吃点鸡腿吧!”

“滚!”

“不过,话说回来,冬哥你真的要插手此事吗这好像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畴,且不说耗时耗力,关键是还没钱啊!”刘燕盯着屏幕上那个男人突然问道。

陈冬笑道:“完了,这几天的鸡腿真是把你给吃傻了。”

刘燕冷哼一声,张牙舞爪地向陈冬扑了过去,就在刘燕的爪子要接触到陈冬那张英俊的脸时,电脑上突然发出“叮”地发出了一个声音,刘燕和陈冬打闹,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屏幕上弹出一封邮件。

“是谁?”陈冬走上前去,打开邮件,迅速的浏览了一遍,这才转身坐回到茶几前。

刘燕自然也看了,问陈冬道:“冬哥,怎么回复?”

“答应他!”陈冬神情坚毅的说道。

“好。”刘燕立即照办。

与此同时,在X市偏东的一栋高层写字楼的办公室中,谭峰岭也收到一封信。

彼时,他正在捣鼓着手上的钻石魔方,秦舒刚好回到工作室,谭峰岭把她叫过来,问:“怎么样,要不要答应?”

在外面忙了一天,秦舒本身已经疲累至极,此时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谭峰岭复问道:“你确定,真的不接?”

秦舒白了他一眼道:“这次这件事情还没弄清楚呢,暂时不接别的吧!”

谭峰岭犹豫地说道:“可是……这次的任务中貌似有个熟人。”

“熟人?”秦舒抬眸,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是谁?”

“陈冬!”

秦舒愣了愣,沉吟了片刻,道:“接!”

谭峰岭“嗯”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此次的任务是帮一个老研究员找回他的研究成果,这个老研究员约定三天后见面,也就是他们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调查数珠背后的事情。

秦舒疲倦的靠在沙发上,双手揉着太阳穴,一脸倦容。谭峰岭在捣弄魔方之际不由得抬头望向她,关切地问道:“小舒,你没事儿吧?”

秦舒摇头,缓缓舒展了一下疲惫的腰肢,道:“没事儿,现在好多了!”

谭峰岭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哦,对了,今天我们的电脑被黑了,看来陈冬背后有个很厉害的电脑精英啊!”

秦舒问:“查到是谁了吗?”

谭峰岭气馁道:“没有,对方的技术在我之上!”

她呵呵笑了一声,道:“这个我知道,听说陈冬有个小助理,叫做刘燕,是个电脑天才。”说罢,她瞟了一眼谭峰岭,谭峰岭立即反问道:“怎么不说了?”

秦舒略带挑衅意味的语气传来:“她只有十六岁哦!”

“什么?!”谭峰岭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怒吼,“十六岁,她只有十六岁,小舒你的意思是我输给了一个十六岁的小毛孩子!”

秦舒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道:“是啊,这可怎么办啊?”

谭峰岭“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不不不,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绝不会输给她,绝不!”

说着,谭峰岭又一把坐了下去,在电脑前开始啪啪啪地忙活起来。

秦舒“噗嗤”笑了一声,缓缓道:“算了吧,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谭峰岭头也不回:“不不不,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来真的,不赢了这小妮子,我谭峰岭誓不为人!”

秦舒拍手笑道:“好,我就等着你誓不为人的那一刻!”

“到底是站哪个队伍的?!”秦舒关上门前听到里面传出一声大吼。

日影偏移,暮色渐渐笼罩下来,像一块巨大的黑幕降临在天际,城市的夜晚华灯璀璨,市中心主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秦舒站在别墅的大窗下,望着窗外万家灯火的场景,突然觉得很想念,想念家乡的那座小城,想念老家门口那一盏永远会为你亮着的灯,想念一年年老去的母亲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好朋友林源。

她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十年,真正的好朋友却只有林源和谭峰岭两个,她时刻记得她是一名间谍,要有适应各种角色的能力,所以在外人面前的她总是那么光鲜靓丽,左右逢源,她总是能让各种难缠的人面对她时都能好脾气的和她交流,然而,当深夜的黑暗在寂静无人的夜里袭来,她和所有平凡的在外流浪的女孩一样,会冷,会恐惧。

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翌日,秦舒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西侧的一家咖啡庁,这是她们间谍组织设内部设的一个落脚点,也是消息的聚集地。

秦舒身着一件白色上衣和淡粉色连衣裙,精致的五官,腰肢细软,甫一进去便引起不小的轰动,秦舒低下头,默默地往楼上走去。

这家咖啡庁有三层,第一层是大众消费场地,除了咖啡还卖些其他的小点心,第二层则是雅座,第三层则不对外开放,而秦舒要找的东西也正在这不对外开放的第三层之中。

在三楼的楼梯口,有个服务员站在那里,秦舒和他对完暗号,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当她从咖啡厅出来的那一刻,她得知了一个消息:小林容二竟然凭空消失了!连他们内部的人都找不到小林容二的下落,他在展览馆被盗后的第二天就消失了,既不在中国,也不在日本。

现在该怎么办,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断了?

秦舒苦恼地按了下头,没想到来到咖啡厅想打探他的消息,结果得知的确是这样一个答案,难怪这几天她找遍了X市都找不到他。

阳光从亿万米之外的距离洒向地球,一面是温暖明媚的天堂,一面是黑暗森冷的沼泽,正如这个世界上万千形形色色的人,有人负责黑暗,也有人生来就注定寻找光明。

太阳伞支起的阴影下,一个男子和一个女人对坐着喝咖啡,男子瘦削的身影挡住了女人半边脸,只有她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在风中轻轻扬起,黑色的墨镜遮住了眉眼,只露出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和诱人的红唇。

她抿了一口咖啡,背靠在藤椅上,火红的长裙逶迤而下,遮住了纤细白嫩的脚踝,她放下咖啡杯,侧头望向阳光下盆子中刚长出的一簇新绿不动声色。

男子低着头,望着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地板,脸上的笑容不禁也多了几分暖意:“这样的日子真好!”

秦舒转过头,推了推脸上的墨镜,好笑道:“好什么好,要是每天都像这样,我们连喝咖啡的钱都没有了······”

谭峰岭笑道:“那实在不行咱就改行!”

她摘下眼镜,露出好看的眉眼:“我看啊你是这几天闲得慌,所以想太多!”

谭峰岭望着地上血一般的红,好奇道:“难道你没想过改行的事,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当一个商业间谍吧?”

春风拂面而来,吹得人倦意连连,她轻轻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羽翼在眼睫下留下淡淡的阴影,谭峰岭的答案没人回答,他也不恼,静静地坐在一旁守着她。

秦舒闭上了眼,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睡着,但是风太温柔,吹得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缓缓地陷入了温柔乡里。眼前的光影一转,恍惚划过了这些年所有的光阴,一个声音在梦里,一字一句地叫着她的名字。

“秦舒,秦舒,秦舒··········”

彼时,她还在是个大一的新生,而这个声音的来源正是她最好的朋友——林源。

在陌生的城市得以和故人相遇,秦舒心里欢喜的不得了,当晚两人便翘了课,相约路边的烧烤摊上撸串。

好朋友林源是位富二代,家里是家乡城市里最大的古董商,两人的交集还要从这古董说起。有一次,林源陪同老爸去一个客商那里收一件宋朝的瓷瓶,据说这瓷器是宋朝时期最大的官窑汝窑烧制,色泽高雅,胎薄釉润,上面更有雕刻着精致的花鸟图案,烧制出来后,上面的花鸟丝毫未失,依然栩栩如生,次瓶器属于禁中御用之物,价值连城。

林父看到这件瓷器时两眼放光,他做古董生意这么多年,这宋朝的瓷瓶可是大宝贝,那时候的烧陶工艺水平是中国封建王朝最顶尖的水准,何况这件还是御用,这对任何一个古董商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诱惑。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和客户商讨下,对方终于决定以一亿的价格卖给他,林父遂早早地就来了,一道来的还有自己一直对这稀世珍宝十分好奇的林源。

就这样林源第一次和秦舒见面了,彼时,她也是来收购古董的一位,不过她不是来收这个瓷器的,而是另一件东西。

当林父美滋滋地吩咐人准备将瓷器抱上车时,一旁的秦舒却笑了。林源望着这个眉眼极为精致的女孩疑惑地问道:“你笑什么?”

秦舒的眸子淡淡扫过林源,笑道:“我笑你们把一个假货当宝啊!”

“你·····你胡说什么?”林父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她,“你一个小孩子懂的什么是古董吗?”

秦舒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爱信不信!”然后一转身,施施然地走了。

林父将瓷瓶运回来之后仍旧对秦舒的话耿耿于怀,放心不下,这可是他花了一亿大价钱买回来的宝贝,正准备坐等升值呢,怎么会遇上这种事?林父左思右想,趁着没付钱,还是要去多招些行家过来再次鉴定一下,万一真是假的,岂不是上了个大当。

林父又花了好大一笔钱请了几位资深行家过来鉴定,这一看果然没错,是假的!当即林父就将那个客户告上了法庭,后来查出了这个这位客户是一个专门制造高仿产品的机构的主管,林父后来终于逃过这一劫。

这次事件之后林源一直在找秦舒这个人,后来发现竟然是她的高中校友,两人遂成为了好朋友,在这几年的相处过程中,两人发现彼此的三观竟然如此相似,对中国文化艺术都有深入独到的见解。高中毕业之后,林父想让林源出国留学,但林源不肯,所以就有了林源去秦舒上大学的城市找她的一幕。

大学毕业之后,林源去了国外,秦舒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而放弃了保送去美国读研究生的机会,正面临择业的难题。林源就鼓励她去勇敢的尝试一下商业间谍,以她的资质绝对可以成功。

秦舒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职业正是适合自己也是自己所向往的,虽然想成为一个间谍很难,但是她不会放弃。

终于,经过了几年的严苛训练,她终于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商业间谍,这时,她才24岁,脸上犹带稚气。

秦舒每次工作的时候都会化一个浓妆,这是因为她的助手兼好友谭峰岭提议的,说她的脸不化妆的时候长得太有欺骗性,所以为了工作的完成效率,秦舒从不放弃对自己狠,这也是她能成为商业间谍的最大原因之一。

“虽然我们的工作都是在接触黑暗,但是我们的心和普通人一样,都在阳光下!”她时常这样对谭峰岭说,“我们多捣毁一起案件,那些遭受迫害的人就多了一份保障。”

谭峰岭点点头,说:“是啊!这也是我当初选择入这行的原因。”

秦舒笑了笑:“还有别的吧?”

谭峰岭耸耸肩,双手讨饶道:“我错了,我再也不说改行的话了行吗?”

她复又将墨镜带上,起身走进门去:“这还差不多!”

谭峰岭匆忙灌了口咖啡,起身叫道:“哎,等等我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