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6-19

灵媒 完结

灵媒

来源:掌中云作者:千嬝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你相信世上有鬼吗?你相信逝去的人会以另一种形态存在世上吗?你,见过鬼吗?当有一天你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人都已经死去,你会害怕吗?我不怕,因为我从小就和它们生活在一起,时间久了,才发现,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 鬼怪 生活 修炼 斗争

精彩章节试读:

正在众人不知何去何从之时,史从质跃上马背,大声道:“久留此地,恐有不测,众军速随我先回七星门固守。”

方才那个辽东军的军官随即也满脸血污地喊道:“史大人言之有理,弟兄们随我回七星门,禀告总兵大人!”

听到带头的下令,大家终于找到了主心骨,从刚才的惊魂未定中立刻镇静下来,翻身上马,开始向西北的七星门后撤。

“唐卫轩,你们几个护好那两具倭寇尸体,务必要跟着一起带回去。”说完,史从质拨转马头,开始带着大家纷纷往回撤退。

唐卫轩和身旁的两个同袍又大致检查了一下绑在一匹军马马背上的那两具尸体,还算结实。随即也跟上大队,一起开始后撤。

众人簇拥着刚刚骑出半条街道,前面斜刺里突然冲出一哨人马!背上插着旗子,俱是倭军士卒的装扮,领头的几个身披精良倭甲,头盖各式铁盔,转头立即发现了这队百十人的明军,立即高举刀刃,哇哇吆喝着就朝明军头里的史从质等人冲了过来。

史从质当即拔刀,大喝一声:“杀过去!”

随即领头拍马迎面直冲过去,身后众人见此也吼叫着一同冲上前去,迎战这群倭军。

当先的几个倭军头领虽然手持钢刃,身披硬甲,但俱是在步下作战,面对锦衣卫和辽东铁骑马上冲锋的雷霆一击,立刻就顶不住败下阵来,其余倭兵也纷纷向道路两侧躲闪。

大家前后照应着一起冲了过去。但这队倭军依然不依不饶的,在后面快步尾随着明军,仍旧高喊着倭语跟在后面追杀不止。

几个锦衣卫见状正想反转身再去冲他一回,杀散这伙追兵,却被方才的那个辽东军军官一把拦住,“不可恋战!此地道路狭窄,不利于马上持久冲杀!保持住前进的队形和马速!快冲!”

话音刚落,前面又冒出了一队倭兵,不过这群人手中的不是刀剑,而是长枪!!

那长枪足有丈八蛇矛大小,而且数十人列阵同时向前举着长枪,加上道路狭窄,完全没有迂回包夹的余地。

很明显,明军如果就这样正面冲锋直接迎上去,就算不被密林一般的长枪直接给捅成马蜂窝,也最多是拼它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见此情景,史从质高举佩刀,向左前方的一个岔路口一指,“往这边冲!”

队伍随即不理会前方持长枪列阵的倭兵,开始转向斜前方冲杀,拐进了左前方的那个岔路。

身处队伍后方的唐卫轩等人也准备随着前军一并转向。

不成想,前面的那队倭军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听起来像是“斯斯脉!!”的倭语军令。

唐卫轩虽不懂倭语,但只见那队倭兵听到这句号令,队列整齐地开始迈步缓缓向前推进,如林的枪尖即刻便逼近了那个岔路口。

明军队伍中后方的人若是再想赶上前队,就得脸贴着那些枪尖强行转过去了,面对这些闪着寒光的枪尖,队伍后面即将要转弯的明军只得强行勒住坐骑。

眼睁睁地看着路口被封死,明军也被这些长枪生生地从中间截成了两段。

怎么办?!唐卫轩也被卡在了明军后队,如今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到底该怎么办?!

正在大家局促之际,又是那名辽东军军官大喝一声:“弟兄们,随我往回杀,和他们拼了!”四五十个辽东铁骑,随即又带回了马头,开始向后面尾随明军的那队倭兵方向冲杀。

“没办法了,跟着往回冲吧!”唐卫轩这几个落在后队的锦衣卫,只好一并护着那两具尸体,再跟着往回冲杀。

无奈道路狭窄,四五十匹战马转头转的艰难,待再度加速冲锋之时,后面一直尾追的那队倭兵已经冲到近前了。明军的马速还没加到一半,就和后面的倭兵短兵相接,厮杀在一处。

由于马匹冲击力的优势已经所剩无几,两军就只能混在一处,相互奋力搏杀。

唐卫轩几人既要看住那匹绑着两具尸体的军马,以免跑丢,又要一边仓促应战,耳边还不时传来明军落马或者倭军倒地的惨叫。

这久经战阵的辽东军当真名不虚传,虽深陷重围之中,依然相互配合交替掩护着,努力朝着方才来的方向奋力推进。

即便是不幸落马的那些辽东军,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握着马刀,捂着伤口,背靠背倚在一处,相互配合着与倭军继续周旋,往来搏杀。

但是,继续这么下去,身后的那队枪林很快就会赶过来加入战斗,目前看上去胶着的局势立刻就会被逆转。

祸不单行,正在明军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和身后时,又是“砰”的一声响。

众人抬头一看,周围屋顶上也开始爬过来越来越多的倭军士卒,或持那黑色“火铳”,或持弓箭,很多已经开始在瞄准着路中央的这些明军了。

还未待大家明白过来,又有不少明军在“火铳”的巨响中落马,或是被弓箭射中,不少人甲胄上插上了四面八方射来的箭矢。这下如果再不尽快脱离包围,恐怕真的是彻底被倭军包了饺子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卫轩身旁一个辽东军士卒大吼一声,用马鞭狠狠抽着战马,疯了一般朝着队伍前面猛冲了过去,这吼声不仅让倭寇众人吓出了一条小道,随即也为他招来了无数的箭矢和刀刃。

但这明军骑兵似乎不为所动,箭矢射在背甲上,刀刃割在小腿上,依旧拼了命的向前冲。

“砰”的又是一声巨响,他胯下的战马,随即后腿一跳,看来是铅丸射中了战马的屁股,吃痛之下,这批战马也发狂般嘶叫着没命的向前冲。

就这样,阻拦的众倭兵被这名骑兵和他的战马硬生生的撞出了一个口子。

众明军于绝望中突然看到这一丝希望,用不着下令,也一起怒吼着顺着这个口子,强行撕开了包围,在后面枪林赶上前,杀出了一条血路。

冲在最前面,受伤无数、已耗尽力气的那匹战马,在冲出缺口后,随即无力地倒了下去。

马背上的那名辽东军,冲出包围时背上已插了十来支箭,两腿和两肋早是一片血肉模糊,也终于随着自己的战马,一同斜倒在了血泊中。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我信!因为我是灵媒体。

我叫白苏。这个名字还是当年捡到我的孤儿院院长起的,据说那时候我感冒了,高烧不退,院长用白苏熬药治好的我,所以顺便就取了这个名字。

听着好听,其实,不过是一种野草罢了,还是棘手的野草。

是的,你没听错,我是孤儿。

我被院长捡到的时候才几个月大,后来,也有人劝院长送走我,或者把我丢掉,因为我是灵媒,是招灾体质,自从把我捡回来后,孤儿院就接连发生灵异事件,直到,所有的人都走光了。

这些是我在院长笔记里看到的,我想,当初我父母抛弃我,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吧!

没有人知道我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你无法想象,看到那些飘来飘去的魂体对于一个没人关心,人人避之不及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曾想,如果没有遇到院长,我会如何,被野狗分食?被魂体的阴气侵蚀?会被吓疯掉?抑或变得极端恐怖?或者干脆饿死?冻死?

至少,还好,我活着。但是,院长他却不在了。常年照顾我,被我身边阴灵身上的阴气所浸染,所以,年仅三十六岁就离开了尘世。

我想,如果,当初他没有执意的要扶养我长大,他会幸福的吧!会活的更久,过的更好,不会丢了工作,不会背井离乡,不会六亲不认,也不会英年早逝。

所以,你会恨我吗?

我知道你不会。可是我却听不到你的回答,可笑我看的见所有滞留阳间的魂魄,却看不到你已归了阴间的鬼魂。

我烧完手里最后的纸钱,对着墓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拢紧外套,慢慢的走向来时的路,那里,有我的家,只有我一个人的家。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一阵舒缓的古筝音响起,是我极爱的曲子,春江花月夜。

我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按下接听键。

“喂,你好,哪位?”

“你好,请问,你是白小姐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急切的声音。

“我是白苏。”我平静的说。

“你好,白小姐,我想跟你谈谈,不知道你是否有时间?”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慌乱。

我沉默了一会儿。

“白小姐,你在吗?”

“我在。”我平静的应了声,看了看天色,晴空万里,淡淡的说,”下午两点,清雨咖啡厅。”我说完便挂了电话。

清雨咖啡厅离我住的地方不是很远,所以,我散步回去,顺带吃个饭,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等我到咖啡厅时,一眼就看到一名坐在靠窗,角落里的女人,正焦急的左顾右盼,我顿了下,缓缓向她走去。

“你是谁?”女人有些讶异,不耐烦的说。

“你不是在等我吗?我就是白苏。”我撇了她一眼。

“啊!白小姐,不好意思,我,我没想到……”女人慌忙的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了她一眼便坐下,没理会。

由于常年身边都有阴灵,所以,哪怕我经常晒太阳,皮肤也是病态的苍白,虽然我五官长的还算说的过去,但配上这张不会笑,又苍白的死人脸,再加上身体又偏瘦,确实也吓人,而且以我的年龄也不太像。

“说吧!什么情况?”我平静的开口。帮人捉鬼,这便是我赖以生存的工作了。

“我,我家里有些不干净,我想请……”女人有些犹豫的说。

“婴灵。”我肯定的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