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6-19

灵异奇谈,厉鬼妻 完结

灵异奇谈,厉鬼妻

来源:掌中云作者:婉出清扬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老人常说,人在死的时候,不能有任何想法,否则,一口气出不来,等到躯体腐烂,怨气化为实体,便成为了鬼魂。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 惊悚 恐怖 情感 阴谋

精彩章节试读:

看行尸的样子似乎已经找到了开棺,只见她的手伸出正上方的一个洞口,顺手便将棺材盖给掀开,露出里面黑漆漆的盒子。

一股强大的灵气冲天而起,那血雾都被消了几分。

我远远地打量着那个盒子,乌戚戚的光芒显得格外古怪,盒子的正上方似乎雕刻了一个骷髅人头,羊胡子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抢过盒子说道:“就是这个东西,我要的就是这个东西!”

行尸仿佛在思索,我心里万分惊讶,这行尸什么时候都能听懂人说话了?就算是修炼也不应该这么快,看来,这个羊胡子和行尸之间一定是有很大的秘密。

“放下我的东西!”行尸开口,语气十分的暴躁。

羊胡子往后一跳,抱着盒子的脸上带着恐惧:“不是说好了,我帮你修炼,你把这个东西给我么!”

“呵呵,放下!”行尸扎眼间就跳到羊胡子身后,锋利的指甲抓着他的肩膀:“那你就去死吧!”

羊胡子也聪明,马上将手中的盒子往天上扔,在行尸跳起来去捡的额那一刻,羊胡子手里的桃木宝剑也随之插入行尸的后心口,虽然行尸“嗷嗷”两声,她满眼仇恨捧着盒子,将盒子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小块黑乎乎的石头快一样的东西。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真的石头。

没有谁会费尽周折的去葬一块石头,所以,要不就是药材,要不就是某种骨头或者凝固的血液。

“你这行尸,我今天就收了你,看看东西到底是谁的!”羊胡子摇动着铃铛,行尸似乎扫了一眼我所在的方向,她扣掉盒子里面黑色的东西,大口大口的吞下去。

羊胡子似乎很愤怒,他手中掐着复杂的手势,从兜里掏出数枚铜钱结成法阵,朝着行尸飞过去,行尸似乎在吸收刚才吞咽的东西,站在原地没有动,任凭铜钱打在身上,阵阵白烟从她的身上飘散,一种奇异的香味从这里散开,我眨眨眼,这味道?

为什么感觉在哪里闻到过?

我摇摇头,继续看着下面的情况。

行尸将盒子丢到一边,身上的铜钱被她一一扣下去,羊胡子大惊道:“你……你竟然已经修成!”

“没错,修成了自身的意识,老道士,你今天就把命留下吧!”行尸说道,飞身掐住羊胡子老头的脖子,将人猛地摔到地上,羊胡子吐了口血,人哆嗦的不成样子。

“你……你休想得逞!”羊胡子拼尽全力不知道拿出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插入行尸的体内。

“啊~~竟然是狼牙!该死的臭道士!”行尸飞快的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黑色的血液低落,我顿时紧紧盯住她,想不到这行尸竟然修炼的如此快,不仅出现了自我意识,竟然还修成了飞尸的身体。

早前就听刘爷爷说过,这僵尸,乃是人死后最后憋了一口气,导致尸体不僵,从而在某种特定因素的刺激下,才会活过来,也就是最常见的诈尸,要是上了年头或者见了血气的尸体,则会长出白毛,就和发霉一般,这种称之为白毛僵尸,在年头多一些的,也就是更高级的,是白毛僵尸在吸取血液后,白毛脱落化为黑色的毛发,黑毛僵尸惧怕太阳光,怕鸡鸣狗叫,但是不怕人,攻击力强悍,在往上,就是湿尸,或者一些特殊地理风水造成的变异尸体,血尸,就是其中一种。

而行尸,已经不属于这一类,她属于妖异变异,有人的意识,僵尸的身体,随着不断的修炼,可以变异为飞尸,拥有黑色的如同人类一样的血液和体温,能轻易的混入人群中,这个时候,只有一些法器才能制服她。

行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阴狠的说道:“老头儿,你该死!”

羊胡子重重的咳了两声说道:“呵呵,看来你已经发现有人去那边了!”

行尸似乎颇为担心,她飞身如丛林,眨眼间便不见了。

我飘下去,在白玉棺材附近转了一圈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那股子香味儿也消失了。

羊胡子见到我并不惊讶,反而叹了口气说:“红姑娘,你也要杀了老朽么?”

我疑惑反问:“为何要杀你?”

羊胡子瞪大眼睛,半天才慢慢动了动嘴唇说道:“好,好,既然红姑娘不杀老朽,你一定有很多疑问,老朽愿意知无不言!”

嗯?

这老头是怎么回事?上次见我还一口一个厉鬼厉鬼的,怎么现在反倒客气了?被行尸吓怕了?不能把……

想着,我便问道:“那行尸和你所说的“那边”是什么意思?“

羊胡子似乎并不奇怪我会这么问,他咳了两声说道:“潜龙在渊,龙身有穴。”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羊胡子的意思是,这里既然是隐藏在底下的龙脉,那么必定有人在这里建造陵墓,古时候的人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的惊人。

可要是这么说的话,那陵墓岂不是就在附近?我没说话,等着羊胡子的下文。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羊胡子目光深沉的说道:“这里原是是龙脉交集之地,只是百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地动,导致这里的地形变化,龙脉被腰斩,剩下的这龙,便悄然隐入地下,只留下这仰天长啸的龙头,而这里的陵墓,原本是给某个妃子建造的,不过这位妃子为皇太后不喜,所以死的非常早,这里,就是她的墓。“

“可,一个普通妃子的墓,根本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吧?”我提出自己的疑问。

羊胡子点点头道:“没错,普通妃子自然不用,可据说,这位妃子懂的歧黄之术,早就预知自己会死,所以设计了这墓并告知皇帝,若是死后二十年后,皇帝江山不保,便可将她的尸身取出,可安天下。”

我讶然,脑海中闪过行尸忍不住问道:“你是说,这位妃子将自己养成了活尸?”

羊胡子点头,可我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便问道:“这说不通啊,活人将自己变为活尸后根本不可能和行尸一样拥有自己的意识,他们可是见人杀人的,皇帝要是开棺,必定会最先被杀死,这?”

“哎,世事难料,正如红姑娘所想,那皇帝在未到二十年的时候,便江山不保,外有敌人侵犯,内有内乱,他便想起来这位妃子临终所言,来到佘山,动用了大批的工匠将这里开凿出来,并带走了那妃子的棺椁,运到了战场上,果然,活尸见人气后,大杀四方,不惧刀剑,屠杀百万人的性命,击退了那些侵犯者也稳住了皇帝的皇位。”

老人常说,人在死的时候,不能有任何想法,否则,一口气出不来,等到躯体腐烂,怨气化为实体,便成为了鬼魂。

鬼魂,都通常有害命一说,但是我不一样,我可是一只好鬼。

说起来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为鬼了,反正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身体飘在半空中,刚开始有点怕太阳,但现在已经不怕了,没事就躲在这边的槐树林里面,和这里的老爷爷老奶奶扯皮。

啊,对了,这些老爷爷老奶奶都是这村子里面祖祖辈辈,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死后都不能去投胎,也没有见过鬼差过来接他们,刚开始每逢鬼月十五,鬼门大开的时候,他们就到处游荡,寻找鬼门,这么些年过去了,就是没找着。

从前几年开始,大家没事就聚到一起讨论谁家娃娃怎么样,最近出了什么事情,我也跟着他们学了不少东西,最让我注意的,是这里有个懂奇门八卦的,姓刘,我叫他刘爷爷。

刘爷爷不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他是外来的道士,听他讲,当年他为了逃命才跑到这边,结婚生子,也算是寿终正寝,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也不能投胎,和所有人一样在这里停留着,这一晃,好几十年。

我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后,飘飘忽忽的跑到村里溜达。

“刘老哥,刘老哥,你快出来啊,出事了,求求你救命啊,救命啊。”

离老远就听到有人在吵吵,我飞快的飘过去,看着跪在地上哭喊的男人,这人我认识,是村东的大柱,他老婆最近怀孕,算算应该有七八月了,刘爷爷跟我说,这个孩子是个福星,是天生的烈阳体质,百鬼不侵,将来也会大有修为。

大柱嘴里的刘老哥,是刘爷爷的儿子,刘大明,今年八十岁了,也是一脚踏入棺材的,他是继承了刘爷爷的衣钵,是个很不错的道士,没事就会帮村子里面的而看看病,村里在里面动土动水的都会先和他请教,看完了才能动。

我对这个刘大明可没什么好感。

这事儿,还得从一周前说起。

大柱的爸妈去世,因为当时赶上了阴月,七不出八不进,所以这尸体一直停在灵堂里面没有下葬,直到阴月日过去了之后才找了刘大明给看地方。

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山,这村子本就在一个龙脉上,任何人都想着找个好的地点福泽子孙,这想法没什么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刘大明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居然看中了东边荒草地的那棵槐树下面,嘴里还叨叨着:“此处有龙骨,葬之可福泽后代,但是三年后腰开棺像东边在挪个三丈。”

“为什么要挪三丈?”大柱好奇的问道。

我压着火气在旁边听着。

刘大明目光沉沉“这地虽然是龙骨,可你的父母一男一女,阴阳不均衡,先埋在这里受三年龙气,然后挪开换另一处的龙背。”

说归说吧,这群人居然马上就开始动手。

我去你老祖宗的!

这挖的是本姑娘的坟啊。

“事可忍也孰不可忍!”

我飞快的飘过去正要钻进一个看着病怏怏的女人身上,突然猛地被拽住。

我惊恐的扭了两下,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肚子里居然伸出一只脚,狠狠的给了我一下。

哎呦喂,小兔崽子,我撸着袖子,就在此时,刘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我身后拽着我,敢情刚才拽我的就是他。

“呵呵红姑娘,别动手,别动手,这娃娃和你有缘,若是换了别的鬼啊,早就魂飞魄散了,你不要怪我儿子挖了你的坟,是我昨天晚上托梦给他,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死的,何人葬的,可这人可没安好心,龙骨阳气极重,你为女子,乃是至阴,这分明是要让你不得超生啊。”

我听完刘爷爷说的,阴阳风水我是不懂,不过他一定不会骗我的,难道真的是有人恨极了我才杀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槐树下的挖坑的人突然喊道:“刘老哥,刘老哥,这里的土怎么是红色的?”

我顿时一愣,红土?

刘大明走过去,捏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后很严肃:“此地有变,红土又称为血肉土,专门养育阴邪之物,快,继续挖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众人可真是一点不犹豫,我蹲在旁边扭头看着刘爷爷:“你早就知道?”

刘爷爷呵呵笑:“早不知道,阴月那日却见此地散发血光,月光照射下竟然隐隐能看到黑气聚集,这里的人葬在哪里老朽都知道,唯独你的,谁也不知道,又见你日日栖身槐树,相必,这便是你的坟墓了。”

我点点头,刘爷爷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是我的坟,我自己是知道的,但是,不知为何,我就不能回到自己的棺材里面,这也让我郁闷了很久。

“挖出来了,挖出来了,刘老哥你快来看看,这有道符。”

大柱让旁边的人将符递给刘老哥之后又铲了两下,却听到叮叮两声,铁锹似乎是铲在什么铁的东西上面,刘大明跳下去后拨了拨土,随后神色严肃:“这地下有棺材,挖上来烧掉,不然咱们村子里面会有大麻烦。”

大柱有些害怕了,他没想到给自己父母找个坟居然还要挖别人的坟,这是要牵连三代的大事,一时间,居然没有动弹。

我瞄了一眼,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些冷,阴冷阴冷的,不对劲,很不对劲。

“是不是觉得不大对劲了,这棺材周边的泥土越往下越湿润,恐怕是压着了水脉,你这棺材上订着至少八十一根镇尸钉,还有那符,那可是镇魂符,山脉为阳刚,水脉为阴寒,阴阳调和本是大好的风水之地,可压上这一木,一金,滋阴灭阳,恐怕你的尸身,即将尸变。”

刘爷爷满脸担忧,我还不太明白,尸变和我有什么关系?

似乎是看出我的疑惑,刘爷爷直接说道:“你相必是都没有看过自己此时的样子吧。”

我点点头,的确是,自从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自己的样貌了,哪有鬼还自己照镜子的,这也太可笑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