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6-19

十里当铺 完结

十里当铺

来源:掌中云作者:赞美死亡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每个人心里都有不愿告人的秘密,而这家神秘的“十里当铺”究竟是命运的摆弄,还是前世的纠缠……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 灵异 神秘 道术 奇遇

精彩章节试读:

说起来长风还是我到段家之后接触的第一个人,本来对他印象还挺不错,谁知道这么快就嗝屁了。我小小的惋惜了一下下:“额……段家也算道家吧?那你应该觉得这都是命啊,人各有命,不必这么怨天尤人的,没准儿他下辈子投个好胎,成了个有钱人,衣食无忧的,再也不用做这些危险的事儿呢?”

段清月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长风大哥他们去办的什么事儿你一点都不清楚吗?他死于……”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就杵着拐杖走了进来:“清月,你愣着做什么?都打扫干净了吗?”

段清月明显吓得浑身抖了一下,然后急忙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看了眼老太太没做声,老家伙真会挑时候,我还想弄清楚长风怎么死的呢,搅屎棍么这不是……

“惊鸿,你在这里呆了小半天儿了,感觉怎么样?”

老太太坐下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无聊透顶,铺子里连个鬼影都没来过,生意这么惨淡,怪不得你们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买卖,还能丢了命去……这年头人命还这么不值钱么?您老倒是淡定得很……”

老太太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你懂个屁!你以为谁都可以踏进这里跟我段家谈生意么?段家的买卖可多了,以后你要见识的还更多,死几个人不足为奇,习惯就好了。”

我咬了咬牙,这老东西真讨人厌,凭什么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她。

傍晚的时候铺子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托那死老太的福,她让我留下背段家的家规,比《三清经》还厚两倍的书,关键内容还枯燥乏味。

我看得眼皮直打架,终于在九点多的时候熬不住了,关了铺子准备回去睡觉。谁知道刚准备往后院去我就感觉到了背后有阵阵冷风,不是寻常的冷风,是那种阴森森的……

“吱呀”

大门被推开了,我猛地回头大喝一声:“谁?!”

“我。”

我瞪大了眼睛:“你……你不是死了吗?!”

我没看错的话从大门走进来的是本来应该已经死了长风,可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难不成……我见鬼了?!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径直朝我走了过来。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为什么他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整个人变得阴测测的,看人的眼神让人害怕,嘴角还挂着阴冷的笑,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如果不是这幅皮囊,我不敢把他认作长风!

很快我后背贴在了墙上,一不留神我已经退后了好远,他将我困在了他的身体和墙壁之间,薄唇轻启:“小东西,这才刚开始呢……”

我顿时整个人犹如坠入了冰窖,这调调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我敢打赌……这不是长风本人能说出来的话……

“长风!不许动他!你要是心里不平衡冲我们来!跟他无关!”

看见终于有人来了,我松了口气瘫软的坐在了地上,视线正好对着某人的裆部,想爬又爬不起来了,老脸一红别过了头去,感觉火烧到了脖子根儿……

来人是老太太和梁叔他们,好几个人呢,不管长风现在是人是鬼,应该都应付得来才是。

长风表现得最为淡定,他转过身面向着所有人:“何出此言?”

梁叔上前说道:“你已经死了,还回来做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比谁都清楚,别挑事,该去哪里去哪里!你跟段家的缘分已经尽了!”

长风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幅度,发出的笑声却带着嘲讽之意:“谁说我死了?就当我死过了吧,不好意思,我命硬,又活了。”

死了又活了?什么情况?不像是诈尸,仔细一瞧他身上的衣服沾满了血污,还有些破烂,两只手臂都有鲜血在顺着往下流,血液还是鲜红的,说明人真没死。

我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像真没死,吓死我了……他身上有伤,你们先别这么充满敌意,给他瞧瞧啊,不然保不准真死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其他人终于暂时接纳了死而复生归来的长风。我混在人群中听了个大概,据说这次他们接了个棘手的活儿,酬劳不错,老太太作为当家的也肯下血本,安排了段家的不少精英去办这件差事,长风也在其中。

谁知道事情比他们想象的更棘手,办差的地方是个极阴之地,一栋漏风漏雨的老宅子里住着个厉害的恶鬼,已经成了气候了。长风被附身,最终遇了害,而且恶鬼还没能铲除,其余人灰溜溜的回来了。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长风活着回来了,而且带回来的消息是,恶鬼已经被他清除掉了,也算挽回了段家的颜面。虽然我听不大明白这些看起来离奇的东西,但也能断定结果是不错的。之前众人那么紧张是以为就死了长风一人,长风心里不平衡,诈尸回来报复来了。

我以为这是皆大欢喜,可我没有从老太太的脸上看出丝毫的欣喜,她的眼神始终在长风身上,带着一丝探索和怀疑。

之后的几天我都混在铺子里背段家的家规,除此之外就是在房间,也没看见过长风,但是很奇怪,每晚我都会梦到他,梦里同时还有那个白袍银发的男人,第二天醒来我总是又记不住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正背家规背得心中冒火的时候,段清月凑了过来:“惊鸿……我可以跟你说说话吗?”

我放下书深吸了一口气:“你再不找我说话我可能就无聊炸了,快说。”

她脸一红:“讨厌……我想说的是,你觉不觉得长风大哥自从回来之后就变得好奇怪?”

我耸了耸肩:“我都没见着他人,怎么知道他奇怪不奇怪?何况我跟他又不熟,不甚了解,自然没这么敏感,依你看他哪里不对劲?”

其实我是在试探,当时长风回来的时候对我说的那句话的调调根本不像他本人能说出口的,看来不止我一人察觉到了异样。

我叫段惊鸿,这个名字和姓氏本都不属于我。十年前,不到八岁的我被人贩子拐卖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山村做童养媳,因为一只误入我手的血玉镯,逃出之后被人认作段家小女送到了鸟不拉屎的彭桥村,陪伴我的除了每夜的梦魇,还有一个爱装神弄鬼干巴巴的瘦老头儿刘半仙。

这些年来我都被强迫性的留着短发,中性打扮,第一眼都会被人误认为是俊俏秀气的小哥,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以刘半仙的说法是,我命格迥异,女生男养好养活!偏偏我无法辩驳,因为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本来就是顶着一个死人的身份活下来的,要是我不姓段了,就得死……

“惊鸿啊……再有半月你就得回家了,别给段家人丢脸,虽说他们不怎么待见女娃娃,好歹你姓段,这辈子衣食无忧是没跑了。记住,别刻意告诉别人你是女娃,也别去探索段家的秘密,那些不是你该知晓的,你能活到十八岁不容易,听明白了吗?”

刘半仙突然没头没脑的话让我浑身一颤:“啊?回……回段家吗?”我第一反应就是这次死定了,在这里至少天高皇帝远,鬼管他段家都是些什么人什么背景,要是去了段家,我就是把刀架在脖子上过日子!如果当年真正的段惊鸿的死因被刨出来……

刘半仙耷拉着眼皮半天也没再冒出来一句话,他手里端着我奉上的茶,身体随着摇椅轻轻晃动着,猛地一看好像苍老了许多。

不知道为什么,空气中突然飘起了一股子让人恶心的味道,就好像是什么死物腐烂了一样……

我掩着鼻子忍着恶心问道:“老刘,你闻到了吗?好臭啊……”我平常就这么称呼他。

刘半仙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起身往院子里走去:“今夜要下雨,记得关窗户,香炉里的香我给你点着了,可别熄了去,要是熄了,可就要出大事的……”

我翻了个白眼儿,这话他都拿来吓唬了我十年了,十年来每晚睡觉的时候他都要在我房间点香,让我闻着香的味道一睡就是一整晚,我从来没有在半夜里醒来过,至于为什么,只有这怪老头儿才知道。

刮风了,我合上窗户从床底下掏出了一本古旧的老书来,这书是从刘半仙的书房里偷的,叫《三清经》。

里面的内容讲的大多是一些风水和鬼怪,偏偏我喜欢看,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位传奇人物,据说是道家祖师,还是个绝世美男子,道法无边,一身正气。

我一边看书一边琢磨着怎么说服刘半仙别把我送回段家,很快眼皮开始打架。突然,一阵狂风吹开了窗户,木质的窗户跟疯了一样被吹得在墙上打得啪啪作响,我顿时睡意全无,飘风雨淋湿了窗台下的香炉,我手忙脚乱的把窗户锁上,但还是晚了一步,香炉里的香熄了,连屋子里的蜡烛也跟着熄了。

刘半仙就跟有感应似的,扯着嗓子在外面大喊:“我不是说了香不能熄吗?!”

话刚落音门就被踢开了,那力道绝对能表明这糟老头儿很生气,好死不死的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他变得异常干瘪还布满了尸斑的脸!这哪里还是活人……?分明就是诈了尸的死人!

我惊叫一声从窗户窗外爬,刘半仙摇摇晃晃的冲过来想抓住我,但是只拽掉了我一只鞋子。风雨太大,我隐约听见他在我身后大喊:“别出去……!回来!”

我当然不会管他在吼什么,我现在只想逃离这里,太可怕了,这不是在做梦,因为雨滴落在身上很冷……

我这才恍然,之前闻到的那股子腐烂的味道是来自他身上……!

我踏着布满水坑的小路跑出了村子,刘半仙还在身后追我,他的四肢已经不那么协调,跑起来特别怪异可怖!

忽然,我脚下一滑摔倒在了水坑里,手肘和膝盖传来的剧痛让我一时之间也爬不起来,一个怪异的女声从我身后很近的地方响起:“咯咯咯咯……守了十年,终于还是被我守到了,我的小乖乖……小点心,可快馋死我了……咯咯咯咯……”

那笑声让我头皮发麻,但我下意识的没有回头去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蹿起来继续往前跑。

《三清经》里提到过,每个活人的身上都有三把阳火,分别在额头和两处肩头,如果夜里有人喊你你回了头,那么鼻息会导致肩头的阳火熄灭,那样就极易被鬼怪缠身祸害致死!这种情况下我下意识的按照书里的去做了,今天晚上太邪门儿了!

“跑不掉了!”

身后传来一声历喝,还是那个女声,我只感觉后背一疼,整个人被一股力道摁在了地上。

后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我趴在水坑里大口喘息,右手手腕上的血玉镯在夜里竟然散发着璀璨光泽,仿佛在控诉我这十年来独自苟活的罪名,是啊……我没忘记,当年跟我一起被拐卖的那些孩子全都死了……这镯子我用尽了一切办法都取不下来,它就像是一把枷锁,让我怎么也抹不掉内心深处的罪恶……

这时候刘半仙追了上来,他大喝一声朝我这边扑来,我以为他扑的是我,然而并不是,他同一抹红色的人影一起滚落在了泥水之中。

细看那红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身破烂的红裙,看得出来年代有些久远了。令人咂舌的是,她脚不沾地,手似风干的鸡爪,干枯而锋利,像是泄愤似的,朝着刘半仙没命的抓!在闪电的照映下,我看见她脸上布满了深色的裂纹,苍白如厉鬼,我差点没被吓死过去,所幸看《三清经》看得多,承受能力也还行!

我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前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心里有些五味陈杂,刘半仙还是我认识了十年的那个刘半仙吗?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世上真的有鬼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