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6-19

龙妻阴阳行 连载中

龙妻阴阳行

来源:掌中云作者:赞美死亡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我十岁那年,家乡遭遇雪灾,闹饥荒。我爹娘上山去找吃的,再也没有回来。那年冬天我奶奶差点哭瞎眼睛,我也得了怪病,被丢进大山里,自生自灭。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只是从那以后,我总会梦见一条白蛇……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 悬疑 惊悚 情感 阴谋

精彩章节试读:

李二牛一断气身体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很快就成了一具干尸。我扶着柜子干呕,长虫没好气的说道:“丢人!”

我缓过气问道:“刚死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对付那猪精就行了,干嘛杀了李二牛啊?我怎么跟他老婆交代?要是人家报警我就完了……”

长虫盘起身体斜睨着我:“李二牛心中邪念太深,早就被猪精同化了,就算不被附身他也变不回最初的样子了,还不如杀了。方才打斗时猪精为了赢我,吸光了他的精气,猪精一死,他自然也就死了,没了精气就是这副模样。”

我心里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刚才的打斗对我的冲击力太大了,我对长虫也更怕了几分,他极度凶残的模样我可是看了个真真切切,我可不想有一天会步李二牛的后尘,想想我爹娘的死,我不敢仔细去想细节……

很快长虫就变回了迷你蛇的模样:“带我回去。”

我定了定神脱下外套把他包了起来,心里的恐惧让我有了不跟他亲密接触的本能,又不敢不听他的。

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李二牛的媳妇怯怯的走了进来,把几沓百元大钞塞进了我手里:“谢……谢谢你……”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她肯定听见了,如果她一直在门外的话,刚才我跟长虫说话她肯定也听见了。

看见李二牛的尸体之后,她眼泪落了下来,但是却笑了:“好……死得好……那畜生死了我就再也不用遭罪了,都是他个人(自己)鬼迷心窍,人都是会变的,就我没得出息,还惦记他以前那点好……”

看她一个人还大着肚子也怪可怜的,我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她抹了把眼泪说道:“你走嘛,后事我个人料理。”

我有些担忧:“你一个人行吗?”

她随手从柜子上拿了块毛巾擦起了地板上的血迹:“行,我把这里打扫了就去找人帮忙。”

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空气中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从乘龙弯出来,一个人走夜路我有些怕,脱了外套我也冻得牙齿打颤,不由得把包裹着长虫的外套抱在了胸口。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去的,一路上我摔了不下十次,没觉得疼,就是冷。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我又累又饿,把长虫送回阁楼之后我就回屋躺下了,衣服上都是泥,我全脱了,反正我屋里也没别人。

正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被窝里一凉,长虫顺着我手臂爬到了我胸口,看见他吐着信子的模样,我就想到他张嘴咬李二牛的场景,吓得动也不敢动。

他也不废话,变成手臂粗细尾部往我腿间钻,我慌了:“你好歹变成人啊……!”

他骂了我一句屁事多,还是顺了我的意变成了人的模样。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月光从窗户射了进来,在月光的折射下,长虫脸上的面具散发着白色的光点,银白的长发散落在我身上,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些晃神,只有他变成人或许我才没那么难以接受,主要也是不敢反抗。

这次他折腾得比较久,中途我都没忍住睡着了,又被他给折腾醒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床上还有他留下的斑斑血迹,受了伤还这么搞,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昨晚上回来的路上摔跤的时候没啥感觉,今天一起来浑身都疼,特别是屁股,坐在凳子上都是煎熬!我赶早去了趟姚仙姑家里,把收的钱给了她,还把在乘龙弯发生的事儿都跟她说了一遍。

她接过钱看了看抽出一叠递给我:“这是你的报酬。”

没谁会跟钱过不去,我没客气,直接收下了。

她像是看出我心里藏着事儿,问道:“咋了?有啥就就说出来,至少心里好受些。”

我说道:“我害怕,你有办法帮我摆脱曲天风吗?”摆脱了长虫我就不用再做这行了,也不用再跟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接触。

她半开玩笑的说道:“听我家老黄说曲天风长得俊得很,你们这种小姑娘不就喜欢长得好看的吗?怎么?接受不了他的身份?”

鬼知道他长得俊不俊,他一直戴着面具我啥也没看见啊,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我只想过安稳日子。

见我不说话,姚仙姑正色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在帮你吗?曲天风的龙丹已经在你身体里融了,还记得十年前你生病吗?那不是普通的病,就是龙丹造成的,挺不过来你就死了,挺过来龙丹就是你的了。现在他也拿不回去了,实力也大不如以前,这回他对付那猪精受了伤,你别让他碰你,不碰你他伤就恢复得慢……反正只要他死了你就自由了,懂不懂?”

姚仙姑是话里有话,跑乘龙弯这趟她极有可能是故意让我带着长虫去的,我没问她为什么帮我,就当是看在她跟我奶奶的交情上吧。

从她的话里可以推断出长虫要跟我干那事儿才恢复得快,怪不得他昨晚上都伤成那样还要跟我那啥。

我顺道也问了问我太爷爷给我续命的事儿,原来是我娘生我的时候早产加难产,最后生是生下来了,可我就剩了一口气,眼看着快死了,我三月未归的太爷爷回来了,给我吃了样东西,我第二天就缓过来了。

那样东西肯定就是长虫的龙丹,我太爷爷也是从那次回来之后身体开始变差的,撑了三年就归西了。

十年前,我十岁。

家乡的小山村被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我爹娘上山去找吃的,结果出了事儿,被找到的时候尸体是残缺不全的,那年头,不光人饿得眼睛发绿,山上的野东西也一样。

那年冬天我奶奶差点哭瞎眼睛,我也得了怪病,看了好些个医生、神婆都没用。看着家里断了粮,我也快活不了了,我奶奶跟我爷一合计,听了村里神婆的话,说我不能死在家里,把我丢进了山里,让我自生自灭。

按理说我当时是死定了,但是我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且是自己精神抖擞的走回家的,村里神婆姚仙姑看见我直呼‘神了’。

从回到家的第一晚我就总梦见一条浑身雪白头上长角的蛇往我被窝里钻,那冰冷的鳞片刮得我腿间又疼又痒,每次钻完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觉得浑身难受,特别是下面。

告诉我奶奶之后,她让我别说出去,不然以后就嫁不出去了。好在持续了一年之后我也没再发过梦。

后来我到黑龙江上学,一年就回去个一两次,渐渐忘了当年的那些糟心事,直到最近,我又开始发梦了,而且跟当年感觉不太一样,梦境真实了许多,每次醒来身下都湿了一片。

那条白蛇在我梦里变成了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那面具似半张鬼脸,诡异得可怕,单看露在外面的下半张脸的话好像还挺好看……只是,那带着戾气的眼神让我害怕到了极点。

寒假来袭,我搭上拥挤的火车赶往老家四川龙岩村。一进门奶奶就把我拽到了火盆跟前,操着本地方言说道:“天儿这么冷,丫头你也不晓得多穿点……”

我大名叫谭香菱,我十岁那年从山里回来之后我奶奶就不叫我名字了,一直叫我丫头,像是有什么禁忌似的。

短暂的静默之后,我向奶奶提起了我发梦的事儿,不过没好意思直白的说,只说我老梦见一条头上长了角的蛇。

奶奶一听就愣住了,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我想问我爷奶奶干啥去了,不过看我爷脸色阴沉得可怕,我也就没敢出声。

没过多久我奶奶就带着姚仙姑回来了,没错,就是当年怂恿我奶奶我爷把我丢进山里的坏瘪犊子。姚仙姑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绣花袄子,配上大棉裤,头发盘得油光程亮,看上去就是活脱脱的乡下妇女,但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婆,人人都叫她仙姑,据说她家里供着家仙,家仙其实就是动物修炼成的精怪,东北那边统称的野仙,被人供进家里就是家仙了。我们这边也有人供这些东西,叫法都差不多,只是这边多偏信道家而已。

平常人家供仙大多是供的保家仙,单纯的保佑全家人平安,像姚仙姑这样的神婆,据说能通灵,让自家家仙附身,帮人看阴阳、祛病去灾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看见我姚仙姑先是怔了怔,随即笑道:“这丫头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

我还记着当年的仇,自然是没搭理她,她也不介意,接着说道:“你奶奶都告诉我了,这不是小事儿,你太爷爷造的孽,得你来还,不然你全家都要死绝。”

我一听就有点冒火,且不说我太爷爷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归西了,这快过年了她能积点口德吗?

“姚仙姑,你是嫌我家死人还死得不够多吗?就算我太爷爷造了孽,怎么就轮上我来还了?”

我奶奶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说话语气不要这么冲,得罪人。我气焰顿时消了一半儿,垂着头没吭声。

姚仙姑摸了摸鬓角的头发:“你太爷爷那辈儿往上都是仙师门生,从道的,得罪了不晓得好多妖魔鬼怪,有那么一两个找上门寻仇也正常,既然缠上你了,就只有你才有法子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就做个梦吗?至于说得这么严重?别人信你我可不信。”

她身体前倾凑近我,用只有我才听得清的声音说道:“那东西爬你床了吧?十年前你爹娘死得蹊跷,当年你怎么活着回家的还记得吗?不想你再家出事,晚上来找我。”

我惊得半晌都没回过神来,我一直以为我爹娘是被山上的野物吃了……当年我病成那样为什么还能活着回家也是个迷。

坐了一会儿姚仙姑就走了,我心里却一直打鼓,她说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着。

本着想看看她到底怎么装神弄鬼的心态,晚上我打着手电筒去了她家。她家里布置得跟普通人家不一样,一进门就能看见堂屋有块大红色的帘子,帘子半开,能隐约看见里面放着供桌,供着大大小小的牌位,空气里散发着一股子浓重的香火气息。

我唤了她两声,她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说了句来了,我点了点头。

她先走到供桌前上了柱香,然后说道:“我帮你请缠着你那东西上身,怎么个解决法儿你们自己商量去。”

我觉得她有病,心里百分百的是不信的,处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

只看见她跪坐在供桌前口中念念有词,说的啥我也听不清,突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空气中香火的烟雾凝聚成了一股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她身体猛地颤了颤,跟抽羊癫疯似的抖了好一阵儿才停下来:“谭香菱,你太爷爷毁我龙池夺我龙丹为你续命,这笔账我们该怎么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