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更新时间:2019-06-19

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 完结

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

来源:掌中云作者:桃子你在哪分类:科幻末世

小说简介:2080年1月1曰,方舟号国际空间站,千人监狱单间牢房。嘀~伴随着一声智能警报声响起,银白色合金牢门自动关闭。吭哧~锁声落幕,单间牢笼彻底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平静的看着牢门渐渐闭合,楚天歌淡淡一笑,根本不把自己当前的处境当回事。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合成玻璃边窗旁,他漆黑的眼瞳里渐渐倒映出了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地球,好美!请允许我将你尘封在永恒的记忆里,永不忘怀。“展开

本书标签: 科幻 未来 成长 小人物 冒险

精彩章节试读:

楚天歌很纠结,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遵从最心底的意愿踏出那一步。

只要轻轻一跨,自己就能踏上这片魂牵梦萦的土地。试问为了这一步而无惧生死,到底值得么?

当人面对生死,他就开始踌躇不前。当人面对抉择,他同样会愁眉苦脸。如果走心的话,那么他会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世界将截然不同。

“与其踌躇不前,不如孤注一掷,况且我有选择么?”楚天歌一如既往的笑了笑,随后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降落仓。

吱啦~

踏上降落仓旁这块焦黑的土地,脚下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感。

虽然四周围散发着一股股难闻土地烧焦味,但它的味道是如此美妙,直达肺腑难以忘怀。

“我终于踏上了这片大地,这是真的。爸爸妈妈,十年后的今天儿子回来看你们了,你们终于可以瞑目了”

张开双手拥抱天空,楚天歌缓缓闭上双眼,两行清泪划过眼角坠落这片广袤大地。

人归家园,泪洒大地,这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那么接下来就该完成三位领导人交代下来的使命了。

极目远方,一座座山峦跌宕起伏,各种树木傍山林立,完全没有一丝被核弹头光临过的痕迹。就像书本里写的那样,这里完全就是个世外桃源,只是少了鸟语花香。

就在他走出降落仓的一刹那,远在太空的咸阳立刻得到了第一手数据。

尽管十个降落仓全部安全着陆,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真正踏上这片土地。

当巨量核辐射数据在太空大屏幕上直线飙升,这也预示着有人勇敢的踏出了这一步,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第一步。

众所周知,核辐射中最小的计数单位是微西弗,一千微西弗等于一毫西弗。0-199微西弗的核辐射对人体是基本没有伤害的,但一旦上升到毫西弗,那就会出现轻度头晕,有呕吐感的症状。

当一个人周围出现1000-4000毫西弗的核辐射,那么恭喜你,哀嚎着等死吧。

如果内脏受损具有强烈疼痛感还不能带走一条生命,那超过4000毫西弗的核辐射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太空方舟内,二十八万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大屏。他们渴望得到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现实往往是一个晴天霹雳,将所有人的希望给狠狠撕碎。

当人们看到核辐射指标已经突破十西弗每小时,每个人的脸上都表现出了一股难言的绝望。

一个人一年承受五西弗的核辐射已经可以去做核辐射工作人员了,再多的话就会致死。

这里每小时都会超过十西弗的核辐射量,对一个正常人来说,死神就在眼前。

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美丽,楚天歌做梦都想要与它做更近距离的接触。但随之而来的一阵腹绞痛彻底打断了他的念头。

“怎么回事?我的内脏怎么会这么痛,头好晕,好想吐。呕~”

半蹲在地上难以自制的尽情呕吐,楚天歌痛苦的将头颅顶在了焦黑的泥土上。

该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状况都是遭受核辐射污染之后的症状,才仅仅过去半小时就出现这么恶劣的反应。看来哥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深知自己小命即将不保,他挣扎着半跪在地,将头颅转向了降落仓。

回头看去,原本空无一人的舱门口已经被头挤满。

额,倪妮的眼眸里为什么蓄满了泪花?还有洛萨的表情为什么有些抽搐,他这中风了么?倪桑那是什么情况,不至于哭的涕泪横流吧?哥好像也没欠你几百块钱不还吧。

既然都要死了,能不能让哥好好死?

虽然心里不想跟他们道别,但仓内几人的目光和神情却让自己一阵莫名感动,至少哥临死还有朋友送别,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安慰吧。

“楚天歌,你快回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想不开啊。”

见自己喜欢的男人突然变成这副模样,倪妮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那副梨花带雨的娇柔美态又一次迷醉了某人的心。

努力调整焦距将视线定格在倪妮身上,楚天歌轻笑淡然道:“这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能与父母同葬,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接下来的路,呵呵,还是你们代劳吧。”

说完这一句,他微笑着仰天栽倒。

十年后的今天,最后一次仰望天空,即使是死也值了。

缓缓闭上双眼,意识渐渐模糊,伴随着最后一个念头的消散,第五十一位死亡者诞生。

眼睁睁的看着楚天歌带着微笑毫无眷恋的倒下,众人脸上的表情难以言喻。

刚满十五岁的倪妮躲在倪桑怀里哭成了一个泪人,就冷若冰霜的罗拉也将自己的双唇咬出了丝丝血迹。

外面的世界还能踏足么?没有任何防护的自己这些人该如何面对?

此刻,所有人都在绝望的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死亡的阴影将提前降临。

就当大家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局面突然出现转机。

嘀嘀嘀

每个人手腕上的护腕都闪烁出了一段微弱蓝光,当蓝光稳定下来,上面出现了一连串令人为之振奋的字幕。

低头疑惑的看了一眼蓝光,纳兰顿立时手舞足蹈的癫狂大笑道:“啊哈哈,有救了,我们有救了,护腕上传来信息说这个护腕可以为我们抵抗核辐射。哈哈,我们不用死了,不用死啦。”

他张狂的笑容顿时惹的不少人大皱眉头,读了前半句就直接忽略后半句,他还能算是人么?

冷眼瞥视这个混蛋,米迦罗出声鄙夷道:“笑?你有资格笑?我们的命都是楚天歌用生命换来的。怪不得你老子纳兰德不要你,原来你跟他一样是个贪生怕死的东西。”

“什么,你敢说我贪生怕死?老子现在就走出去让你看看什么叫勇敢。”

也许是戳中的他的痛处,纳兰顿决口不提自己的父亲纳兰德,只是带着满腔的狂妄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出了降落仓。

面无表情的看着人群争先恐后的冲出降落仓,罗拉默默念出了最后两句话。

“感谢人族英雄楚天歌做出的伟大贡献,我们将牢记他无私的奉献。”

“呵呵,你这个傻子,只有傻子才会去送死。”

这一秒的她,笑的有些伤感,笑的有些苍白。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累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降落仓,她略瘦的身体显得格外单薄。

兴奋过后,洛萨盯着自己手里的地图大皱眉头。

这里哪里是什么背脊山?看起来要东去二十里才能见到真正的背脊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残存的军事基地岂不就在自己正东方一百四十里以外?

目前是下午三点,要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话,明天日出之前就能到达指定位置。如果要带着这么多人一起走,恐怕到明天中午都不可能找到的军事基地。

环顾四周地形,他面色凝重的来到楚天歌身前。

看着眼前这个就连死都带着笑容的家伙,洛萨打心底里由衷赞叹。

“如果你没死,我会邀请你一起上路。但现实是你死了,真可惜,我又要一个人踏上孤独的旅途了。祝我好运吧,兄弟。”

这一声兄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称呼一个人,面对一具刚刚冷却的尸体,他慷慨的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与自认的好兄弟做完最后的告别,他借着树林的遮挡迅速消失在这片连绵大山之中。

殊不知在他说话的那一瞬,楚天歌被焦土染黑的手指微不可查的动了动,但他手腕上的手环却不再散发正在运作时的微光。

很显然,它被相关人员终止了进程。

仅仅过去一个小时,方舟内的人民们就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

大银幕上活脱脱的绿色数据让数十万人喜极而泣,剩余的九百四十九人都顺利存活了下来,这也意味着人类回归地球的第一步已经顺利完成。

死了么?

我真的死了么?

楚天歌在潜意识里这样问自己。

为什么我死了之后还有思想?那二十三个螺旋状染色体是我的么?

无尽黑暗中,楚天歌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面临什么。

他只知道有一股绚烂七彩光链徒然出现,紧接着它突然袭击了自己的最后一个染色体。

女人的最后一个染色体是X,而男人的是Y,不巧的是,七彩光链如同猛虎一般直接一口吞掉了Y染色体,之后它就发生了奇异般的变化。

目瞪口呆(如果有眼睛有嘴巴的话)的看着自己的Y染色体被七彩螺旋一口吞掉,并且衍生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天使状七彩染色体,楚天歌很想知道现在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一切肯定不是真的,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痛苦,既然没有痛苦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这明显是一场梦境,说不定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地球!

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楚天歌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这一定是一场梦,一场既真实又虚假的地球一日游。

2080年1月1曰,方舟号国际空间站,千人监狱单间牢房。

嘀~

伴随着一声智能警报声响起,银白色合金牢门自动关闭。

吭哧~

锁声落幕,单间牢笼彻底合上了最后一丝缝隙!

平静的看着牢门渐渐闭合,楚天歌淡淡一笑,根本不把自己当前的处境当回事。

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合成玻璃边窗旁,他漆黑的眼瞳里渐渐倒映出了一颗蔚蓝色的星球。

“地球,好美!请允许我将你尘封在永恒的记忆里,永不忘怀。“

呢喃沉默片刻,急促呼吸了一口满含伤感的空气。这个身高一米八八,头顶板寸短发且生有一副剑眉星目的阳光大男孩突然情难自禁,禁不住咬牙低声哽咽。

\"如果可以选择,我渴望死在你的怀抱。没有父母的曰子太孤独了,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咳嘶...硁...”

视线逐渐模糊的看着远在天边的地球,记忆里翻开亲生父母惨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他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在双腿之间泣不成声。

十年了,整整十年都生活在这个巨型齿轮国际空间内,没有童年,没有朋友,没有希望,对自己来说生命只是一把没有刻度的尺子,短暂而又无趣。

虽然方舟可以容纳三十万人生存,但真正能够获得职业的人寥寥无几。虽然各种必要的小型机构还是可以运作,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现实是不断有人因为饥饿而盗窃坐牢,不断有人因为疾病而痛苦挣扎,似乎一切都在走向最糟糕的地步。

当一个关于月球基地建设失败的消息传来,在人类文明毁灭十周年的今天,人们彻底崩溃了。

此刻,幸存者联盟首脑大厅已经炸开了锅。

三位最高领导人面色凝重的双手撑着半月型桌面,嘴里不断指责着相互的过错。

“米洛斯,是不是你散布的消息?在我们三个中,只有你一力主张回到地球重建家园,一定是你不会错的。看看外面的那可星球,她还会允许我们回去么?我们还能回得去么?”

站在半月形桌面最左边的纳兰德面红耳赤的指着白发苍苍的米洛斯大发雷霆。

他说的没错,地球已经不是原来的地球,十年后的今天,地球上到底充斥着多少核辐射没人知道,来自宇宙深处的各种射线会不会致命也没人知道,甚至就连地球上仅存的那块小型大陆能不能着陆都没人知道。

太多未知就意味着太多冒险,去做一件没有任何成功可能性的事是不明智的。

闻言,站在中心位置的米洛斯满脸无所谓的抬手耸了耸肩,随后又沉笑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阴冷道:“回不去就是死,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么?关键是送谁先去死,这才是重点。呵呵,我们需要小白鼠。”

从米洛斯说话的方式和语气来看,他属于冷酷无情的人,决策对他来说毫无难度,甚至连人命在他眼里也不值一提。

关键时刻,就算牺牲自己的嫡系子孙也在所不惜!

抬头瞥了一眼怒发冲冠的纳兰德,又仔细考虑了一下米洛斯的邪恶算计,身为女性领导者的张襄甩了甩秀气的长发冷冷一笑。

“争吵有意义么?如果要说错,那就是我们整个人类的错。不管是谁散播的消息都已经无所谓了。月球基地建设失败的结果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为了人类的延续,我们必须做出抉择。”

颇有熟妇风韵的张襄一语中的,听她这么说,心里暗自恼怒的纳兰德不禁舒畅了许多。

反观米洛斯依旧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着实教人猜不出他肚子里在翻腾着什么坏水。

沉默片刻,当满脸的皱纹渐渐凝聚在一起,张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通知我们的人民,所有囚犯都会被送往地球,让他们跟家人做最后的道别。在此之前先帮他们带上测试仪器,我们需要地球上的具体参数。我相信他们会为了更多人的生命负责的,不论谁成功了,他都会成为人类的英雄。”

说完这句话,米索斯嘴角泛起了一个阴冷的弧度,他无情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即使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依旧在进行着周密算计,可见这个领导人的城府的确深的可怕。

当三位领导人的决策出现在方舟空间站中心位置的巨大银幕上,一万治安部队立刻开动起来。

“快快快,行动起来。八千人维护治安,两千人押解犯人。”

首席治安官咸阳面红脖子粗的招呼着一万手下立刻执行任务,眼看两千警卫径直开向方舟最底层的千人监狱,他咬牙握拳狠狠锤了一下身旁的合金墙壁。

愤怒,没错,他脸上的表情是愤怒,脸上从没有表情的他终于流露出了自己的情绪,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阻止这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送那些未满十六岁的孩子们上地球,那将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屠杀。

对咸阳来说,三位领导人的做法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底线,但他依旧无可奈何,因为人们会公投做出取舍。

对方舟内几十万人民来说,自己是个冷血屠夫,不论谁犯了罪都会遭到最严厉的处罚,但真正的现实却不是他们正眼可以看到的。

那些所谓的贵族,长老会,背后做的龌龊事都要自己来帮他们擦屁股,如果自己不做,还有很多人争着做。

为了最大程度的保护人民不受伤害,咸阳有苦难言,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情能忍则忍。

咚咚咚...

数千军靴整齐踩踏地面的声音不断在千人监狱回响,听到这个声音,楚天歌赶忙擦去满脸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嘀...

智能锁警报器再次响起,牢门自动开启,伴随着牢门的打开,门外两个全副武装的黑人警卫探头警戒道:”“小子快出来,今天就是你的审判曰,你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了。“

无视耳边的舌燥,楚天歌平静的回望了一眼自己做梦都憧憬向往的蓝色星球,随后毫不犹豫的起身走出了牢笼。

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小白脸自觉走出大牢,黑人警卫面的部表情缓和了许多。

抬头凝视二人的眼睛,他嘴角一翘淡然说:“审判么?我已经等不及要接受裁决了。呵呵,第一次觉得活着太寂寞,寂寞的好痛苦。死,才是我们的解脱,你们觉得呢?”

楚天歌一句犀利反问刁钻无比,俩警卫顿时哑口无言。

见他已经放弃自己的样子,他们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对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八剑眉星目的白净小伙来说,也许被放逐地球的惩罚太过严重了。

与其被放逐地球,还不如被枪决来的干净利落。至少当事人不用担惊受怕,至少他不会因为核辐射而死无全尸,也不会遭受宇宙射线的袭击而哀嚎着惨死当场。

有时候未知的恐惧才是最致命的伤!

短暂沉默,上千犯人在两千警卫的看护下走出了自己的牢笼。静静站在门外的走廊上,楚天哥疑惑的将目光投向自己身侧。

入眼是个金发碧眼,身高一米七零的高挑女子。

全身一副牛仔打扮,身材凹凸有致,玲珑曲线美不胜收,再加上她那红扑扑的白皙脸蛋与高挺的琼鼻,相信所有人都能联想到到她有一张令人难以自制的烈焰红唇,那一张一合间的绝美风情,不知要迷死多少乌龟王八蛋。

从看到金发碧眼女子的第一眼,楚天歌就已经猜到了她的名字。

她是三大首领之一张襄的女儿,张罗拉。她天生丽质,性格独立有个性,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混血儿公主,父亲死于九年前核战之后的天灾。

首领的女儿也进了监狱?这实在有些教人费解。

虽然自己知道罗拉一直以来与母亲张襄不合,但也不至于锒铛入狱也没人知道吧?难道已经决裂了?

再说了,罗拉公主身后一定会跟着纳兰德的儿子纳兰顿,还有米洛斯的三儿子米迦罗。为了她,两位王子级别的人物整天争风吃醋,好勇斗狠,只不过是为博美人一笑而已。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至于背地里有什么阴谋也不是自己可以知道的了。

既然看到了那就打个招呼吧,也算是相识一场。

虽然自己对她很有感觉,但这种感觉放在心里就可以了,搬上台面必然会死的很难看。

瞅准罗拉转身的时机,楚天歌鼓起勇气开口道:“罗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毕,二人四目相对。

在微微愣神之后,罗拉皱起眉头厌恶的盯着楚天歌的面庞冷言说:“本小姐为什么在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过是我母亲治下的一个贱民而已,有什么资格问问题?你这个低等生物,称呼本小姐名字的时候记得要用尊称,你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么?”

罗拉一连串毒舌直喷的楚天歌目瞪口呆,心里暗恨。

臭娘们,长着一张天使的脸蛋,却掩藏着一颗毒蛇的心。你说我是贱民没关系,骂我是低等生物也不要紧,但绝不允许你侮辱我已经逝去的父母。

盯着罗拉白皙粉嫩的面庞,楚天歌目光渐渐转冷,只见他嘴角泛起一个冷冽的弧度道:“哦?贱民么,也对。那么贱民敢问罗拉公主殿下,您为什么会出现在大牢里呢?难道您善良睿智的母亲不知道么?”

话音刚落,不等罗拉下脸来反驳一二,两个维护她的声音顿时高亢嘹亮的传了进来。

“贱民,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资格提起罗拉的母亲?”

听这说话的口气就能判断出这个嗓音的主人一定是纳兰顿,跟他父亲一样爆脾气。

“没错,我记得你。你的名字叫楚天歌,是个万恶的盗窃犯。人渣就应该被处死,你说呢?我美丽的罗拉公主殿下。”

米迦罗在讽刺的同时还不忘讨好罗拉,可见这家伙也继承了米洛斯的一部分基因,不过这种讨好在外人看来格外令人恶心反胃。

闻声识人,楚天歌顺着声音的源头找到了自己左手边牢房的纳兰顿,以及罗拉身后牢房的米迦罗。

看这两个家伙满眼惺忪的样子,估计是刚睡醒,这才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几人的对话立刻引起了警卫的注意,当他们发现四人中有三个是首领的子女,在场负责看守几人的警卫的脑门上立刻渗出了大片汗珠。

目前看来也只有在场的一千当事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三位首领提前裁定,并且也没人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方舟内二十八万人民看在眼中。

刚刚收到通知的三位首领目光呆滞的看着大屏幕中的一千囚犯,他们原本淡定从容的面孔立刻沉了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