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3-18

大明雄主 连载中

大明雄主

来源:掌中云作者:小脚儿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大明天启三年,大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东林党人和魏忠贤针锋相对势不两立。而我则变成了魏忠贤的侄孙……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古代 历史 权谋 斗争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城隍庙的灯会,在魏麒麟记忆中,应当是自己和月虹的第一次约会,所以魏麒麟十分的郑重其事。

他命人将自己的衣服全都拿到了房间里面,一套套的挑选。最终魏麒麟选中了一身银纹绛紫色,带麒麟暗纹的直身长衣。腰间用一条紫玉腰带束身,一头黑发则用白玉发冠束起,以一根白玉发簪固定。

一身装扮,由四名丫鬟共同打理,足足花了近一个时辰才完成。

打理完以后,魏麒麟站在一人高的铜镜面前仔细审视着自己。说实话,以前的魏麒麟虽然天生愚钝,但这一副皮囊长得着实不错。

虽然才十四岁,但身高却有近六尺。一对剑眉飞扬入鬓,一对星眸再也不似以往那样时刻透露着迟钝、茫然和恐惧,反而充满了自信和深邃。

以前的魏麒麟,虽然有一副好皮囊,但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气质,所以显得不伦不类。但今时今日的魏麒麟已经完全重生,现在的他就好似被打磨出来的璞玉一般,时刻绽放着引人侧目的光彩。

从门外走进来的月虹站在铜镜后面,魏麒麟通过铜镜的映射看见月虹以后,微微笑着问了一句:“月虹,怎么样?少爷我穿成这样跟你一起出行,能不能配得上你?会不会给你丢脸?”

月虹微微一愣,她连忙对着魏麒麟行礼道:“少爷,月虹只是您的侍女,少爷这样说真是让月虹无法自处。若是少爷觉得月虹有什么不对之处,还望少爷责罚,千万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魏麒麟听了月虹的话后,知道自己失言了。这可不是现代,而是在大明朝。这里的人,男尊女卑,上下有别已经是刻在骨子里的意识。自己刚才的话语,反而有点狭促月虹的感觉了。

魏麒麟转过身来,走到月虹面前。他用双手扶着月虹的双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月虹。

以往的魏麒麟,虽然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但却一直对月虹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在他的心里,只对两个人最有好感。一是从小便十分宠溺他的魏良卿,二便是从小陪伴他长大。照顾他,安慰着他的月虹。

如今以前的魏麒麟已死,月虹则成了魏麒麟剩下不多的几个执念之一。对于这个执念,魏麒麟并不抗拒。他柔声对月虹说道:“以前,都是你在照顾我。从今天起,应该由我来照顾你,保护你了。你在我心里,绝不是什么侍女,而是我的亲人。”

“少……少爷。”月虹从小便是一个孤儿,哪里听过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如今魏麒麟情真意切地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怎么能让她不感动。

月虹眼眶一红,下意识地就扑到了魏麒麟的怀抱当中。

在如此温馨感人的氛围下,原本魏麒麟一直警告自己,绝不能动什么猥琐的心思。可是当月虹扑入怀中以后,他脑子里面还是止不住的响起了一道声音:“月虹这胸,顶的我好痛。天呐,真想要摸一下试试手感。应该会很弹吧……”

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时,月虹却轻声在魏麒麟耳朵旁边说了一句:“少爷,你的那慧根顶着月虹了。”

“噗……”魏麒麟赶紧把月虹推开,他转过身去,红着脸背对着月虹说道:“那个……我去给爹说一声晚上去城隍庙的事,你也准备一下吧,我们戌时出发。”

说完,魏麒麟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威震苑,书房。

魏良卿坐在书房的红木圈椅上,静静地听完了下属的报告。若是魏麒麟在这里,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魏良卿下属所报告的每一件事,都跟魏麒麟有关。

今天早上的事,虽然从表面上看只不过是魏麒麟为了报复,设计陷害了何萧然、马文宗、李慕白他们三个人而已。但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件事已经发酵成了一场政治格局的变动事件。

要搞清楚这整件事,首先就得先明白大明当前的政治格局。

大明朝廷的派系势力虽然错综复杂,但大约可以将其分作三派。一是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东林党。

二是以在京浙江籍为主,混杂有山东、湖广等地官员的齐楚浙党。

至于三嘛,当然是由魏忠贤领导的东厂,外面人称其为“阉党”。

今日涉及到早上那件事的马冀、李青云、何守礼三人,其实都是属于东林党人。如今何守礼的儿子废了马冀和李青云的儿子,马冀与李青云自然不会轻饶了何守礼。

可是何守礼又想要保住自己那独生子,所以自然得去求东林党首脑人物,吏部尚书赵南星为其说情。

这何守礼虽然只是一个四品府丞,但他掌管的乃是顺天府,其辖区之广阔,几乎覆盖了整个北直隶。属于一个品衔不高,但十分要害的官职。

故而赵南星的意思,还是想要马冀和李青云能够饶过何守礼这一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对于马冀和李青云来说自然接受不了,所以二人分别写了一篇奏章给当今皇上。

要知道当今皇上一直就没怎么理过朝政,真正批阅奏章的一般都是魏忠贤。

马冀和李清云此举,难逃有向魏忠贤靠拢之嫌。

马冀和李青云,一个是吏部郎中,一个是翰林院学士。论官职的重要性,以及品衔都比不过何守礼。但他们二人的家世,却直接甩开了何守礼好几条街。

马冀他爹是内阁五大阁老之一,位于大明权力顶端的人物。

李青云他爹则是江南诗会的会长,等同于是江南文坛的领袖。

若是马冀和李青云投靠了魏忠贤,那他们背后的势力,自然也会投靠魏忠贤。所以这样一来,赵南星就有些犹豫了,他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要何守礼交出他儿子,以平息马冀和李青云的怒火。

何守礼感觉到赵南星态度暧昧,所以把心一横,也学着马冀和李青云那样,写了份奏章给皇上。

这一下赵南星犯难了,这两边无论舍弃谁,他都舍不得。

但看两边这架势,无论是处置哪一边,另外一边都会立刻倒向魏忠贤。所以赵南星考虑了一上午,最终做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最为正确的决定。

这个决定就是,谁也不处置,直接把这件事的决定权交给皇上。

交给皇上也就是交给了魏忠贤决定,如果魏忠贤处理其中一方,或者偏袒其中一方,同样也会得罪另外一方。

听到赵南星最终做出这样一个决定,魏良卿在书房里险些没笑的从椅子上滑到地上去。他看着禀报的下属问道:“金马,你说要是督主英明,一下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那事情的结果会是怎么样?”

金马想了想,道:“若真是如此,那赵南星的不作为肯定会令马冀他们三人不满。届时若督主再努力一下,恐怕麾下会再添三名大将。”

魏良卿点了点头,长吸了一口气叹出:“说的简单,这两全其美的法子何其难想。只望是督主英明,能妥善处理此事为好。”

“大人,少爷求见。”门外突然传来护卫的通禀声。魏良卿初一开始还不太习惯,因为以往魏麒麟从来没主动找过他。

他愣了一下后立刻说道:“请少爷进来。”

“是。”门外的护卫应了一声,然后书房的房门打开。魏麒麟走进书房以后,对着魏良卿抱拳鞠躬行了一礼,口中称道:“孩儿参见爹爹。”然后他又对金马行了一礼,叫了声“金马叔。”

金马连忙还礼,叫了一声:“少爷。”

魏良卿佯作不悦,说道:“跟爹还这么客气干嘛,来找爹有事?”

魏麒麟点了点头,“晚上城隍庙有灯会,孩儿决定带月虹一起去看看,为了不让爹担心,所以特来跟爹知会一声。”

魏良卿微微颔首,感叹道:“你这孩子以前最讨厌去人多的地方,现在病好了,性子倒是也跟着变了。好的很,年轻人就该多出去走走。只不过城隍庙那种地方龙蛇混杂,我还是多派几个护卫跟着你吧。”

“大人,金马晚上没什么要事,要不就由我陪着少爷如何?”金马主动说道。

魏良卿看了金马一眼,笑着点头道:“好,那就由你陪着少爷。有你在,我也不必再多费心了。”

“多谢金马叔。”魏麒麟冲着金马点了点头,他想了下后问道:“对了爹,今天早上那事,可有结果出来?”

魏良卿考虑了一下,心中竟然生出一个念头:“何不把眼下的局面说给麟儿听听,看看麟儿会不会想出什么好办法出来。”

想到这里,魏良卿斟酌了一下后,对着魏麒麟说出了眼下的局势变动。

魏麒麟一听,略微考虑了一下后微微笑道:“爹,这件事其实很好解决啊。反正马冀和李青云只不过是想出一口气,何守礼只不过是想保住儿子而已。我有一策,兴许能成全这三人的诉求。”

“老爷!夫人!醒了,大少爷醒了!”

刚刚从梨花木雕床上坐起身来的刘安一脸茫然地看着敞开的卧房房门,房门外梳着桃心髻,穿着交领短襦配襖裙的丫鬟月虹刚丢掉了给刘安洗脸用的铜盆,正扯着喉咙在大声叫喊着。

月虹口里的“大少爷”自然就是刘安了,不过准确的说也不完全就是刘安。

确切说法应该是灵魂叫刘安,但身体叫“魏麒麟”。

刘安的灵魂在魏麒麟的体内已经呆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刘安已经完全融合了魏麒麟的灵魂。有关魏麒麟的一切,刘安都很清楚。

刘安生前是北京中医大的大三学生,因为出车祸所以灵魂穿越到了四百年前的大明朝,这个名叫魏麒麟的年轻人体内。

“大明天启三年九月十四,我刘安来了。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刘安,而是魏麒麟!”

魏麒麟坐在床上自言自语了一番,他揉了揉脑袋,正在努力回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魏麒麟知道,之前的“魏麒麟”虽然是个弱智,但还没傻到会主动跳池塘自杀的地步。之所以会掉进国子监的池塘把小命丢掉,背后都有人怂恿。

说严重点,这就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也许有人会想,谁好端端的会无聊到去谋杀一个弱智?没办法,谁叫魏麒麟他爹是魏良卿呢。

魏良卿这个名字在大明史上虽然并不显赫,但魏良卿却有个了不得的叔叔——魏忠贤!

没错,就是大明现如今的司礼秉笔太监兼东厂督主魏忠贤。

“明天就是魏忠贤的五十六岁寿辰,他们想把我弄死,恐怕只是想给魏忠贤添点儿晦气吧?我也是有够可怜的,一条小命的价值只不过给人添点儿晦气而已。”

魏麒麟摇头低叹间突然听见房外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他扭头往房门外一看,只见房外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魏良卿和魏良卿的原配夫人魏韩氏。

看清他们二人走进屋内,魏麒麟不由自主的就叫了一声:“爹,娘。”

“诶,上苍保佑我的儿啊,你可算醒了,都快吓死娘了。”

魏韩氏两步走到床边,直接一把将魏麒麟抱在了怀里。魏麒麟前世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能进中医大学医也是通过自学考成人高考进去的。

如今被魏韩氏这么激动的一抱,魏麒麟心里顿时生出浓浓的暖意。

他忍不住安慰魏韩氏:“娘,您别担心孩儿,孩儿已经全好了。不仅身子好了,就连脑子都比以前好使了,不信的话娘你考考孩儿。”

“脑子……比以前好使?”魏韩氏惊讶地看着魏麒麟,考校的事情先不提,就魏麒麟刚才这一番条理清晰的话,就不是以前的魏麒麟能说出来的。

“老爷,你看咱们的孩儿他……”魏韩氏扭头看向魏良卿。

魏良卿心里也是啧啧称奇,他光顾着高兴临时想要考校魏麒麟,倒不知道从何问起。魏良卿给身边的徐师爷使了个眼色,徐师爷立刻向前跨了一小步,先对魏麒麟抱拳做了一揖:“少爷,就让老夫出个上联给少爷练练手如何?”

“师爷请。”魏麒麟从床上下来,站直身体还了一礼。仅这番举动便已经让魏良卿脸上生出狂喜之色了。

徐师爷捻着颌下的山羊胡子想了想,然后念道:“寒冰不能断流水。”

徐师爷这个上联并不算难,魏麒麟以前在中医大就曾经加入过对联协会,这种程度的对联自然难不倒他。

不过徐师爷这上联的弦外之音倒是让魏麒麟觉得颇有意思,“寒冰不能断流水”,这不就是说再恶劣的环境也阻挡不了徐师爷的志向?

魏麒麟想了想后答道:“枯木也会再逢春。”

原本面带笑容古井无波的徐师爷听到魏麒麟这下联后眼睛顿时一亮,他有些激动地看着魏麒麟,突然他抱拳对魏麒麟做了一记长揖。

“谢少爷鼓励,徐某定当努力。”

房间内十几个人,除了魏麒麟他们这四个以外,其余都是魏良卿纳的妾。虽然长相不错,但大多也是不识字的。

魏麒麟和徐师爷对的对子究竟如何,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魏麒麟和徐师爷自己知道。不过看徐师爷这番表现,众人也猜到魏麒麟肯定对的不错了。

从小便是弱智的大儿子突然开了窍,最开心的自然就是魏良卿。魏良卿赶紧向徐师爷询问:“师爷,刚才麟儿对的怎么样?”

徐师爷微微躬身回答:“回老爷,公子刚才所对之下联堪称完美,公子自幼便带有的顽疾,小人确信是已经全好了。并且公子现如今之聪慧,恐怕更胜普通人。”

“哈哈哈……好!好啊!太好了!”魏良卿一连叫了三个好,颇为魁梧的身子笑着不断发抖。

他伸手拍了拍魏麒麟的肩膀,笑着说道:“麟儿换衣服,随为父去给你叔公祝寿。你这脑袋恰好在你叔公大寿前一日开窍,这要是让你叔公知道了指不定得有多高兴呢。”

魏良卿说完这话后直接带着魏韩氏他们离开了魏麒麟的房间,不一会儿月虹捧着一套全新的衣鞋裤袜走进房来。

一看见魏麒麟,月虹就兴奋问道:“少爷,你真的已经全好了吗?脑子好使了?”

刚刚还在努力装才子的魏麒麟此刻立即放松下来,他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当然,我昏迷时遇到了九天玄女,九天玄女说赐我一条慧根,让我从此聪明绝顶心想事成。现在你少爷我,可是被神选中的男人。”

“慧根?”月虹听后一对美目立刻亮了起来,她兴奋地问道:“少爷,你那慧根在哪儿呢?能给我看看吗?”

月虹这么一问,魏麒麟下意识就往自己裆部看了一眼。他此刻身上就穿着一身汗衫,所以裆部男性特征的轮廓比较明显。

月虹本身也只是个十七岁的丫头,未经人事什么都不懂。

她顺着魏麒麟的目光往下看去,整个人顿时惊呼起来:“啊!我看见了,少爷的慧根在这儿!”

月虹说着就拉开魏麒麟的裤子往里看了一眼,魏麒麟大惊,整个人赶紧后退。

他怔怔地看了月虹几秒钟,最终憋出了一句话:“你个女流氓!”

魏麒麟把月虹赶出了他的房间,自己独立穿好了衣服。站在魏麒麟房外的月虹嘟着小嘴,嘴中一直嘟囔着:“少爷真小气,看一眼都不肯,人家还想摸摸呢。”

刚刚穿好衣服拉开房门的魏麒麟恰好听见月虹这句话,他惊恐地看着月虹,虽然月虹明眸皓齿朱唇小巧,脸蛋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但魏麒麟可没忘记,自己才十四岁啊。

魏麒麟逃也似的远离了月虹,徒留小丫头一脸委屈地看着魏麒麟的背影远去。

出了魏府大门,有三辆马车正停在路边。

明朝的法例是文官坐轿,武官骑马。魏良卿是锦衣卫指挥佥事,属于正四品的武将。按规矩他出行是只能骑马的,现在乘马车已经算是打擦边球了。

魏麒麟身为晚辈不能同魏良卿同坐一辆马车,赶车的马夫问了一句:“大少爷坐稳了吗?”

魏麒麟回答:“行了。”

马车开始缓缓走动起来。

魏良卿的府邸离魏忠贤的府邸并不远,马车走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虽然魏忠贤的寿辰正期是明天,但一般送礼的都会选在今天送。能在正期送礼并坐下吃酒的,那至少得从四品往上的权贵才有资格。

魏麒麟刚刚下马车和魏良卿站在一起,敞开的魏府大门内突然传出来一声尖锐地骂喊声:“这群酸儒竟敢羞辱杂家,杂家明天就去掀了他太学的学舍!扔出去!把这副对联扔出去!”

“是你叔公的声音,一会儿进去后自己机灵点儿,千万别惹到你叔公明白吗?”魏良卿低声叮嘱魏麒麟。

魏麒麟点头,“孩儿明白。”

魏良卿颇为安慰地看了魏麒麟一眼,微微扬了下下巴示意魏麒麟跟他一起进去。

跨过魏府大门,守门的门房下人原本是该高喊报名的,但因为魏忠贤在发怒所以没人敢吱声。

魏麒麟远远的往院子中间看过去,他一眼就认出院子中间身穿绯色蟒袍,腰系玉带,头上梳着发髻插着宝石金簪的老人便是魏忠贤。

魏忠贤虽然头发已经显露出不少灰白之色,但身材挺拔精悍,眼中精光内敛,面容红润健康,一看就知道身体状况不错。

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魏忠贤眼下正值权势最滔天之际,所以魏麒麟隔老远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浑厚的威严气息。

魏麒麟看着魏忠贤心里就在大喊:“大腿啊,这是俺的金大腿了。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就全靠他了。”

魏麒麟心里正在呐喊的时候,站在魏忠贤身旁的一名布衣男子摇头道:“督主息怒,这副对联我们恐怕不能扔啊,扔了太学那群酸儒就会说我们小气,反而会嘲笑咱们。”

“那当如何?让杂家把这副对联装裱好挂起来?”魏忠贤说着从布衣男子手中抢过那一副对联,甩手就扔在了地上。

对联展开,魏麒麟扫了一眼。

只见对联内容是:“国家将亡,为有妖孽;老而不死,终成贼人。”

上联一个“为”谐音“魏”,下联一个“终”字谐音“忠”。很显然,这副对联就是冲着魏忠贤来的,还骂他是“妖孽”“贼人”。如此对联,也难怪魏忠贤想要扔了。

不过那布衣男子也说的对,扔了就会显得小气,也会被嘲笑。

正值布衣男子束手无策,魏忠贤又恼怒不已之时。魏麒麟突然发声道:“叔公,这副对联不要扔,咱们就把它裱起来,还贴在大门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