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19-07-31

仙魔世界之最后的公主 完结

仙魔世界之最后的公主

来源:掌中云作者:绿语分类:幻想时空

小说简介:本是事务所一名普通的律师,一朝穿越成了他们口中\"仙界的公主\",wtf?!!什么情况?!!你们能不能别都跟着我?!!啊!苍天啊!让我回去吧!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纠缠 仙侠 邪魅 爆笑

精彩章节试读:

丁宁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可能?

“真的吗?”可可激动地眨着精光流溢的双眼,情绪抑制不住的激昂“这个案子让我去查吗?莫叔同意的?丁宁……”她傻傻的笑容越笑越开“你……真是好人!”本来有很多形容词可以形容一下现在一脸无奈的丁宁的,可是,再看到他欲哭无泪的表情后,再想想自己以前受的压迫。这个词还是故意抬举他的。

丁宁摇了摇头,被可可的笑容感染了,扯着嘴角把手中的文件袋递给她,顺便上前对着她的脑袋想给她一击,却被她巧妙地避开了。“小样,会躲闪了呢?”他哈哈的大笑起来“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打开过吗?”

“为什么?”是呢?她明明粘合的很好,不应该会看出来。

“因为,你太小看盛天峰了,他把资料袋的粘合处烫了一层特殊的薄蜡,这种透明的蜡一般不会被人发现,如果正大光明的撕开,咱们就得接下这个案子。如果像你一样偷看,必定会坏掉上面蜡水。还有这个文件袋的材料,它怕水,遇见水就会融化,怕热,遇见热就会变色。所以,我知道你看过,因为除了盛天峰,只有你拿过它。”

可可不敢置信的听着这一切,仔细的去看文件袋的粘合处,确实有层飞卷的透明,这透明不去认真仔细的看,根本看不出。

“可可……”丁宁突然严肃起来“这个给你,如果遇到危险,就把你的血滴到上面扔出去,我会来帮你的。”

那是几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宝石蓝色的小型玩具纸鹤。

可可伸手接过,看着叮咛认真的表情,她没有把疑问说出口,只是将那些小玩意装进口袋,她现在能感觉得到他没有骗她,更没有戏弄她,他专注的表情中带着些许无奈和不舍,那眼神中的不安让她觉得,从此之后,她的生活不再是只有林可可三个字那样简单了,除了新奇与未知外,还会有许多的危险。

时值中午,阳光碎金般的铺撒,她要回老家一趟,去找张伯,盛天峰父亲的司机,也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疾驰的火车上,可可把玩着叮咛给她小飞机,像是塑料材料,滴上自己的血,再扔到空中,他就会出现吗?他平日里总穿着那身黑色皮衣,脚上蹬着一双高筒长皮靴。头发有些长,就那样肆意的飘洒,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偶尔认真起来,就会让人移不开眼神。只是……他经常折磨她,虽然这样,他应该是关心自己的吧?抚摸着这个小东西,真的能让他瞬间出现吗?她很想试试,但是她可不是傻瓜,这火车上这么多的人,叮咛凭空出现在引起骚乱。对于他能出现这件事情,她深信不疑。

可可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只见大家都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她。怎么了?可可心中纳闷,自己有什么奇怪的吗?她从包包里掏出一枚小镜,对着自己仔细的审阅了一番。没有呀?

“妈妈,那个姐姐手在干什么?”对面一个小女孩拉着她母亲的手摇着。

“不要瞎说……”小女孩的母亲拉过女儿抱在怀里,一脸惊恐的看着可可,像是在看什么洪水猛兽。

“可是,妈妈?我没有瞎说,她手里什么也没有,她干嘛要那样?”稚嫩的同音回荡在可可的耳朵里。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犹如宝石的小飞机,心里恍悟,难道他们看不见吗?难道只有自己能看见吗?想到这些,她似乎又明白了。

**事务所,本身就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存在,还有那些像幽灵一样无法解释的莫名事件呢,告诉谁。谁都不会相信吧?因为看不见听不见,对于没有亲身见闻的事情谁会相信呢?虽然那是真实的存在。原来这条路很孤独,看着外面飞速倒退的景物,可可心中竟有些茫然……

夕阳低垂,将天上的飞云浸染,火红的霞光映照半个天空,田野里温润的土地,农忙的人们,还有放学归来的孩童清脆的笑声,构成了一幅和着泥土气息的温情的乡间风景。

看着这一切,就连脚下的步伐也跟着轻松起来,这是她的家乡,一个美丽安静的小镇,看见那些背着书包奔跑着,欢笑着的孩子,可可回忆起当年,她也如他们一样,春季里放风筝,秋季里捉鸟虫,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为了供养她读书,异常辛酸。两年前,她顺利毕业踏入社会,父亲也组建了新的家庭,离开了这个小镇。她从心里祝福父亲,希望他有幸福快乐的晚年。

而如今,她又踏上了这条归家的路,故乡的土呀,故乡的云,故乡那袅袅的炊烟,每一处场景,每一个呼吸,都让重归故乡的心潮湿了心中温暖的回忆。

她家的老房子还在,门面上开了一间小商店和一家小吃店,两家的老板认出了是房东的女儿,把里房的钥匙交给了她。打开尘封的房门,可可忍不住低吟起来,这里曾是她的家,现在,没有了亲人的房间不再有温暖,简单打扫了一下,她决定明天清晨再去拜访同样住在这个小镇的张伯。

不知是何时,外门传来了声声撕扯的哭叫,还夹杂着男人吵吵嚷嚷的声音。可可打开灯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听这声音像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不是谁家有人去世了吧?想到这点,可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火速穿上衣物,冲出了房门,融入了黑夜,循着声音经过两条街,她的心越来越紧张,不会吧?因为这正是张伯家的方向。在一处拐角处,一辆法拉利好险撞到她,可可急忙躲闪,不经意间注意了这辆车,好面熟呀?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顾不得多想,她想着张伯家的的方向跑去。

果然……是张伯家,张伯的媳妇——芳华婶趴在张伯的身上嚎啕大哭,傍边的人哭的,喊得,拉扯得。几个男人,忙前忙后的准备着棺木,纸草。

有几个人认出了可可,轻声的打着招呼,也顾不上寒暄,盘问之下,她才知道张伯是喝药自杀的!可可忙问:是安眠药吗?见人家点点头,她的心情逐渐沉重,怎么又是安眠药?看着张伯含笑的唇角,可可觉得

此事越来越复杂了。

之后的几天,可可闲来无事就去小镇唯一的诊所闲呆。

“你们说,那老张头怎么就想不开?”几个输液的妇女坐在一起嚼舌头,

“谁知道了,许不是老两口子生气来?”

“没有!芳华婶子说根本没生气。”

“喂!梁大夫,老张头是在你这买的安眠药吗?”一个胖胖的妇女伸长着脖子问。

今天事务所里特别安静,只留下林可可一个人守着,室内静的出奇,连个电话也没有,她呆愣的看着室外,四月的春,真是奇怪?竟然雪不断,昨日里是沙尘,今天却又下了雪,强劲的风吹着漫天的白,斜刮着织出了一片颠倒的世界,只听得光光当当的,不知是谁家的杂物被风吹的冲上了大街,随着街道飞速往南滚去,路上的行人很少,几个骑车的人也已经停下脚步,迎着风雪,低着头,一手挡着面,一手还在坚强的扶着自行车缓慢的往北蹒跚。那些大片的雪花飞速的冲着,不管被风吹的怎样,最终还是会落到地面,又迅速的化去,这激烈的白茫茫的天空和着被融雪浇黑的油漆路,竟别有一番豪气冲天的意境。

口有点渴,林可可转身决定冲杯咖啡,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该入电脑的已经入了,电话也没有一通,本想早点下班,外面还是这样的天气,还是等到下班再说吧!

“请问?”

突然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手中的咖啡涧出了些许,烫的她赶紧放下,回身去看,却哪里有人?她感觉一阵冷风吹在他的耳间,不仅打了个哆嗦,怎么回事?看了看外面,大亮的天,不会有鬼吧!想起这个,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往门口走去,只见一个黑影突然挡在他的面前,林可可忍不住“妈呀!”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才看清面前的人,是人!他在心理安慰自己,那人刚才不知怎的,是突然从桌子下面站起来的。

“你……”可可气馁着声音指着面前的人,“怎么……会在办公桌底下?”她又指了指面前的办公桌。

那人看着惊恐未定的林可可“奥!我的名片掉了。”

这人个子不高,西装革履,平板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嘴角挂着扭曲的笑。

“有事吗?”林可可的态度明显的不好,只因为那人的笑容,不会是在笑他的胆子小吧?切!你要是在这个事务所上班,就知道什么是胆子了?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请莫先生吃顿饭,有事相求。”那人止住笑容文邹邹将手中的名片递了过来。

林可可接过名片,随意的瞄了一眼,“好的,莫先生回来,我会告诉他,到时候我会跟你电话联系的。”他随意的将名片扔着桌上,挑了挑眼眉。

那上面乱七八糟放着一堆名片,只见这张就那样轻易地插进了里面。

来人看了看林可可,又看了看那堆名片,咳了咳“那个……这位先生,您?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林可可转了个身,回到办公桌后,坐在位置上,将电脑打开,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又咽了咽口水。

“名片上不是写着吗?有问题吗?”林可可傻了眼,这人智力会不会不健全?刚给的名片,怎么还这样问。

“奥……没问题,没问题!”早就素闻莫大师事务所的大名,及办事能力,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这间事务所在城北何怀区的一条老街上,门前没有招牌,破旧的玻璃门上贴着各色广告,只是没有一个广告是他们自己家的,招工的,招租的,征婚的,买药的,贴的一面玻璃满满的,另一面玻璃上就干净了许多,能一眼看见街上的景色,这是林可可为了不让自己郁闷特意打扫的,本想那面玻璃也清除干净的,可是莫先生和丁宁不让,说:这对你已经开放到极限了,再这样,咱们就把事务所就搬到死胡同去。

一想到这点,林可可就提不起精神,那样的话,那就更看不到人影了,就更不要说是帅哥了。来到这里工作已经三个月了,工作轻松,待遇也很好,只是整个事务所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还会发生许多奇怪的事情,要是搬到一天都见不到人的地方去,还不让人精神失常了。

室内是大概五十平米的办公所,三张办公桌,一台饮水机,剩下的就是各色办公用品,灰呼呼的墙壁已经多年没有粉刷了。三台破电脑分布在三张办公桌上。

其实二楼也是他们事务所的,不过是用来休息的。林可可没有上去过,他们那两个也不让他上去,说什么“我的地盘我作主,无需别人扰自由!”每次出差都会锁的严严的,李小默想过:男人的房间还不都一样,下面都不用他收拾,上面就是个猪窝,难不成猪窝里还会金屋藏娇。他他没有那个心思去看呢!不过……没人的时候她还是禁不住好奇,上去摸摸那把丑陋的大锁,切!有什么好保密的!要我看我还不看呢!

那人看着屋内的设计,想找个地方坐下,却又没有地方可坐,想了半天说:“那个……我走了,希望莫先生能尽快回复,我家老板等着呢!”

“恩……”林可可没抬头,专心的打着电脑,过了一会,他见那人走了出去,迅速的把桌子上的那堆名片一股脑的扫到打开的抽屉了,“卡查查”上了锁。

她拨通了莫东风的电话“叔,成大集团的老总想约你吃饭,说是有事相求,恩?奥……好的,那我回他们说你去不了?什么?不行……真的可以吗?恩!那好吧!知道了!恩……挂了。”林可可挂了电话,向后倚去,看着刚刚自己输到电脑里的电话号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