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19-07-31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完结

豪门隐婚:追妻成狂

来源:掌中云作者:小妖女王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简介:隐婚三年,他始终态度淡漠。她以为他只是冷漠无情。谁知,他也有过情深似海,只是那份深情,从不属于她。所有的心死如灰都化作那一纸契约,沐浅夏勾唇递到他面前,笑的刺眼“离婚吧。”他看着她,眸底染着清寒,道:“现在离婚,晚了。”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 婚恋 婚姻 虐爱 虐心

精彩章节试读:

答案显然不是容谦想要的,他狠狠甩开她,目光冰冷。

“沐浅夏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妻子,如果连最起码的嫉妒都没有,那这段婚姻就算维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呢?他是要和她离婚了吗?

“阿谦,发生什么事了?”

樊若水在外面早就沉不住气了,听见容谦厉声冷语,马上跑过来伸着脖子往里看。

容谦烦躁的扯了扯颈间的领带,看了她一眼,“没事,出去吧。”

砰!

门突然发出巨大声响,沐浅夏猛的站起身跑出去。

容羽恰巧从楼梯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不见了人影。

见樊若水和容谦同时从浴室走出来,容羽气的蹙眉,扯尖了嗓子叫道:“贱女人!假好心也不看看场合,好不容易吃顿团圆饭全被你毁了!”

“哥!你还不快去追夏嫂嫂!”

“喊什么呢?”叶茜闻声从厨房出来,雍容华贵的脸紧绷。

容羽赶忙告状,“这个贱女人把夏嫂嫂气走了!她正在气头上,自己又没有车,万一不小心出了事可……”

容谦听到这里眸色一沉,“我去找她。”

樊若水立刻跟出去,尴尬的冲叶茜笑了笑,“伯母,那我也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这么久。”

出了门,容谦腿长步阔。

樊若水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阿谦等等我!你真的要去找那个女人吗?”

男人脚下的步子倏然停住,一双森寒阴鸷的眸子盯的她脊背发凉。

樊若水怯怯的开口,“阿……阿谦……”

“若水,无论怎样沐浅夏都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以后做事不要再像今天这样没有分寸。”

“可是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吗?”樊若水一把搂住男人的脖颈,声音激动,“曾经你为了我学做饭,为了我学唱歌,难道你都忘了吗?”

男人双手自然下垂,没有回抱她,只是淡淡的说,“三年足够改变很多,当你选择为演艺事业离开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这次回来我答应照顾你,但……”

说到一半,容谦将她轻轻推开,薄唇抿的僵直,最终也只说了句,“我先去找她。”

沐浅夏不知跑了多久,老宅附近没有交通工具,因为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驾车过来。

眼泪不停的被风吹干,又不停的落下。

她坐在路边缩着,嘲讽勾唇,没想到,她竟然又为男人落泪了。

“浅夏?”

一只温热的大手落在肩膀,沐浅夏抬头,急忙抹泪:“学长……”

来人是苏修,沐浅夏大学时候的学长,待她很好的人。

男人目光温润,黑曜双眸映着自己瑟瑟发抖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修伸手将她拉起,沐浅夏双眼空洞的看着他,半晌也只是摇了摇头。

“生病了吗?”苏修一脸担忧的将她抱进车里。

从大学开始他就是这样,温柔无害,对沐浅夏宠到了骨子里。可惜天意弄人,她最终却嫁给了那个冰冷的男人。

见她从始至终一言不发,苏修微微慌神,

“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了。”沐浅夏摇了摇头,“我要回家。”

“好,我送你回家,但你要先陪我去吃饭。”

D市。

南郊偌大的别墅区灯火通明,低调奢华的建筑风格在深浓的夜色里更显神秘。

这样一片灯海里,却唯独有一处荒黑无比,没有一星半点的光亮,愈加显得格格不入。

沐浅夏打开门,屋内漆黑一片,她伸出手臂顺着冰冷的墙面摸索,还没等摸到开关就听到‘啪’一声,整个屋内的灯全部亮了起来,她微微眯眼,仰头看见面前高大的男人。

“你怎么回来了?”

她声音平静,这三年守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已经麻木到淡漠。

容谦扯了浴巾往浴室走,英棱的俊脸毫无波澜,薄唇轻启:“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浴室的门被哐当一声关上,沐浅夏嘲讽的勾唇,是啊,只有在每月的今天他才会回来,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倒是忘了。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里的水声突然停了,沐浅夏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冰凉的大手覆上她的腰间,一路往下。

突如其来的陌生触感让她浑身战栗,猛的清醒过来,沐浅夏下意识的双臂环胸,男人性感薄唇在她耳根处轻擦,她甚至能看见他深邃双眸里泛起的欲色。

“一定要这样吗?”

沐浅夏闭眸,任由他在颈间轻啃慢咬,男人的动作倏然一滞,双眼迷离的看着她。

“怎么了?”

他声线暗哑,明显压抑至极,沐浅夏沉默,这三年来她就像后宫里天天盼望帝王临幸的王妃,比起妻子,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指定的生育工具。

只是可惜……三年来她也没让自己怀上容家的种子……

“没事。”

半晌,沐浅夏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双手主动环上他的脖颈,感受到他的炙热,她轻轻嗯了一声,而这哝软声音似乎打开了他欲望的闸门……

男人深深浅浅的吻落在她身上,唇舌带着潮湿和濡烫让她心尖发麻。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电话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容谦幽眸扫了一眼,本来不打算理会,可是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赫然映入瞳孔,他身体微微一怔,随即停了动作从床上下来。

沐浅夏微愣,这还是第一次,容谦会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中断。

毕竟,他需要一个孩子。

“若水?”

容谦温沉的嗓音,带着几分犹豫喊出那个名字。

床上的沐浅夏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集中听力,却见容谦随手捡起地上的衬衣往落地窗走去。

她只隐约听见他温声细语的说:“嗯……没事,我有时间……别急,我马上过去……”

沐浅夏起身,看着那头的背影。

景院中的灯光照射下来,映的他侧脸柔和,就连声音都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结婚三年,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也可以如此耐心温柔。

心抽了抽,沐浅夏下床,披了一件衣服朝他走去。

容谦却先一步挂了电话,越过她开始穿衣服。

沐浅夏拽住他的手臂,眉头紧蹙:“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