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7-31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完结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来源:掌中云作者:春雷雨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破军星私自下凡,天煞星奉命捉拿,授权召回伏魔星。兄弟二人因为一把神兵利器而比武论输赢。哥哥狠下杀手,弟弟却步步相让,父亲危急之时出手相救,却被哥哥一剑封喉,至死不瞑目。 姐弟二人为报父仇,初出江湖,却引出一场感情纠纷,致使姐弟分散。 哥哥遭人陷害成为朝廷通缉犯,无奈只好远走金国,却又失手杀死驸马,索性将计救计,易容改貌,偷天换日做起了金国附马。一朝手握重兵,便野心勃勃,企图吞并大宋。 姐弟三人,沙场之上,兵戎相见,又将如何演绎一场手足相残的悲剧?展开

本书标签: 乱世 命运 争霸 江湖恩怨

精彩章节试读:

话分两头,再说潘天战战兢兢的离开“将军坞”便一路朝南走去。他真是三步一回头,二步一顿足,哭哭涕涕的,不是担心老虎、豹子出来把自己吃了,便是害怕遇到老鼠和蛇。再加上他出门的时候,因为紧张,也忘记带干粮和水了,走着走着,便感觉腹中空空,饥饿难耐,看看回去的路,想回家取些水和干粮,却又害怕受到潘擎苍的责罚,只得坚持着向前走,更别提找什么书了。

这样一直走到了下午,仍然是一无所获,此时肚子也饿的实在受不了,只好坐下休息,却突然发现一只野兔,就在脚下的不远处,他童心顿起,连忙上去抓野兔。等抓到野兔的时候,却又发现它的腿在流血,不由一时心疼,顾不得许多,用力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了一块,给野兔包扎了一下,这才心疼的问道:“小兔啊,是不是又有小花猫欺负你了,你疼不疼啊!”

哪知话音刚落,却突然听到有什么声音在响,抬头一看,不由吓的大叫一声,抱着野兔起身撒腿就跑。

原来有只老虎闻到腥味,顺着野兔的血迹,追踪到了这里,此时看到潘天,不由分说便扑了上去。

潘天见老虎在后面跟着自己,一边使命的跑,一边哭着求道:“小花猫,不要吃我。”

那老虎似乎在故意戏弄潘天,也不太着急吃他,只是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潘天一边抱着受伤的小兔子,一边拼命的向前跑,跑着跑着突然想到娘亲的坟墓便在前面,又想起二娘曾经说过,如果遇到什么害怕的事,便到娘亲的坟前找她,娘亲自然就会帮助他的,这才连忙又改口叫道:“娘,救命啊!”

不一会功夫,潘天便跑到了庄梦蝶的坟前,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野兔,吓的浑身发抖的靠在母亲庄梦蝶的墓碑前,眼睛一眨不眨战战兢兢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老虎,生怕它会把自己吃了,吓得是两腿乱蹬,浑身发泠,大气也不敢出。正紧张间,突见老虎牙裂嘴的朝自己扑来,顿时吓的昏厥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潘天这才醒了过来,看到周围漆黑一片,知道已经天黑。再仔细看看,发现刚才还要吃自己的老虎也不见了,而周围却有着不同动物的怪叫声,让他听的是毛骨悚然,很是害怕,此时想走两腿却又吓的发软,腹中空空,想动却又动不了。突然摸到身边有一些馒头和水果,这才想起,是前天爹爹带着自己和哥哥一起来看娘亲的时候放下的,说是给娘亲吃的。再也顾不得许多,拿起一个馒头便啃了起来,却发觉坚硬无比,难以下咽,便又拿起盘里的桃子吃了一口,顿时觉得好受一些。

就这样,潘天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就着桃子,吃了几口,肚子这才饱些。又想到临走时爹爹说过,天黑的时候,一定要回去,不然就会挨骂,此时刚吃了东西,腿上也稍稍有了力气,刚想站起身,却发现远处有几只绿莹宝的东西在周围盯着自己看,知道有狼在四周守着,不由吓的再也不敢动了,又哭了起来。哭了一会,竟似累了,这才迷迷糊糊抱着野兔又靠着庄梦蝶的墓碑前睡着了。

这一睡便是一夜。

到了第二天早晨,在太阳光的刺射下,潘天这才醒了过来,看到周围狼也没有了,便不再害怕,想到已经整整一夜没有回去了,又恐怕再不回去,爹爹会责罚自己,便连忙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哪知刚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脚下有一样东西,原来昨夜因为一时太过紧张,双脚乱蹬,便在脚上蹬出一个坑来,而那东西正好就在坑中。不由很是好奇,迟疑着伏下身去捡了起来,拆开外面的包装一看,竟然跟前天晚上在家里爹爹拿出来的书本是一模一样,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念了一遍,才知道这便是爹爹让自己找的《孤独一剑》,不由很是高兴,想到自己终于找到书了,回去之后便不会再挨爹爹骂了,这才高兴的抱着野兔,朝家走去。

潘炅在慕容轩那里吃过早饭之后,一直和小宝玩到下午,苏浅雪怕潘炅回去晚了,潘擎苍他们会担心,便催着慕容轩将他快些送回去。

慕容轩本想留潘炅在家里多玩一会,见苏浅雪催,便只好送潘炅回家。祖孙二人边走边聊,慕容轩跟潘炅讲些潘擎苍小时候的趣事,听得潘炅是眼睛一愣一愣的,不由很是佩服爹爹。而潘炅跟慕容轩讲些姐弟三人的乐事,听得慕容轩是连连点头,喜上眉稍,二人聊的是不亦乐乎。

到了傍晚的时候,慕容轩这才带着潘炅来到“将军坞”,而此时潘擎苍他们却都在院子里焦急的等着他们兄弟二人回来。

潘擎苍看到潘炅被师傅亲自送了回来,连忙上前迎道:“徒儿拜见师傅。”说完便跪了下来。

慕容轩连忙扶起他道:“苍儿啊,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让炅儿一个人跑这么远,说是上山找什么书,到底是为何呢?”

潘擎苍见师傅责怪,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徒儿觉得他们兄弟二人年纪已经不小了,是到了该学些东西的时候了,便准备教他们学些武功,又怕他们吃不了苦,所以便想用此法来锻炼一个他们,另外也想知道他们到底该学什么,徒儿这才好应材施教。”

慕容轩听后,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说完便又朝四周看了看,发现不见了潘天,连忙问道:“怎么没有见到天儿呢?他难道出去找书还没有回来吗?”

这时旁边站着的潘婷,连忙跑出来说道:“是啊!师公,弟弟从早上天没亮就出去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出门的时候也没有带干粮和水,娘和二娘都好担心他呢,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慕容轩听潘婷说完,不由有些担心,便一时忘记了师妹苏浅雪的交待,责怪潘擎苍道:“苍儿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天儿还这么小,你让他一个人上山,万一在山上碰到什么豺狼虎豹,伤到了他,这可如何是好呢?还不赶紧去找!”

天庭之上,金阙云宫灵宵宝殿正歌舞升平,一派欢乐景象。玉皇大帝正陪着王母娘娘宴请群仙,大殿内广寒仙子嫦娥正载歌载舞,众仙饮酒赏舞,好不热闹。

今日王母宴请的众仙有:托塔天王李靖、太白金星李长庚、老上老君李耳、三太子哪吒、二郎神杨戬、风、雷、电等几位神仙。

此时大殿内每张五彩描金桌上都陈放了味鲜肉美的水果和美味,有从潘桃园新摘的潘桃、有外形酷似姓姓的人参果、还有熊掌与猩唇等各种百味珍品。

桌上的酒壶里装的是刚刚酿制而成专门从瑶池送来的琼浆玉液。

此时虽然已酒过三巡,可众仙仍然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仙官慌慌张张的从南天门外跑了进来,一下子搅乱了这歌舞升平的好景象。

玉帝见如此盛宴被他搅的失去了兴致,不由勃然大怒,仔细打量了一番此仙,却发现他一张脸黑似锅底,两张薄唇欲张又合,两只眼睛不时一眨一眨的,一刻不能停下来,又见他尖嘴猴腮,哪像是什么仙人,根本就是从妖怪堆里爬将出来的,不由顿时被他这幅尊容弄的没了胃口,手中端起的酒杯顿时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刚想发怒,却被王母笑着阻拦,无奈之下,只好挥了挥手,令广寒仙子退下。

广寒仙子嫦娥领玉帝命,带着众仙女飘然而去。

玉帝这才没好声的问那仙官道:“大胆奴才,你慌慌张张的跑来灵宵宝殿,搅了寡人的雅兴,若是吓坏了娘娘的玉体,你担当得起吗?说!到底所为何事急急闯殿?”

这仙官本是天庭里一个芝麻小官,在专门负责记录各位上仙早朝的签到以及各个天兵天将的调遣记录,本无资格进入这灵宵宝殿之内,无奈自己的上属被王母请到这里来喝酒了,又事出紧急,这才冒死闯宫,如今见玉帝责怪,连忙跪下答道:“启禀陛下,破军星君因嫌陛下日夜歌舞不休,觉得天庭太过喧哗,竟私自下凡去了,请陛下速速定夺!”

玉帝一听,不由大惊道:“有这等事?这可如何是好?众位爱卿有何妙策?”

众仙一听,也都不由纷纷交头接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太白长庚星见玉帝担忧,连忙上前奏道:“启禀陛下,微臣建议立刻派出天兵天降将破君星捉拿归案,以免他在凡间祸害百姓。”

玉帝听后,不由很是赞成道:“李爱卿此计可行,不知可派哪位将军去人间走一趟将破军星捉拿归案,押回天庭呢?”

这时太上老君李耳听后,连忙掐指一算,站出来献策道:“陛下不必如此着急,老臣刚才算过一卦,破军星此次下凡乃是顺应天意。”

玉帝一听,似乎很是不解,连忙问道:“李爱卿何出此言?”

太上老君这才缓缓道来:“微臣前些日子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近日暗淡无光,恐不久将功德圆满返回天庭,而又算到新帝好大喜功,乱施新政,加大平民赋税,以至于民冤载道,民愤四起,再加上妖后乱政,任用奸臣,以至民不聊生,已现改朝换代之迹象,而破军星君一直以来便野心勃勃,不甘于人下,此次下凡,定可有助朝代更迭,有益于民,此乃天意也!”

玉帝听后,不由眉头一皱,似乎不大赞成李耳的话,立即反驳道:“李爱卿此言差也,既然凡间有妖人作乱,孤王正好派天兵前去剿灭,以免天下万民遭殃,而破军星君此番偷偷下界,势必会引起一场大战,致使百姓的日子将会更加难过,为何却又说是顺应天意呢?以爱卿的意思,不是要致孤王于不仁不义之境地吗?我等众仙平时广享凡间百姓供品,吃喝不愁,自然便要为天下百姓着想,岂能助纣为虐呢?”

这时风婆听后,连忙也上前奏道:“启奏陛下,破军星性格猖狂,野心勃勃,又屡屡触犯天条,行事嚣张跋扈,一意孤行,早已人神共愤,此时又私自下界,定会造成凡间动荡,还望陛下早日派兵将其捉拿归案,押回天庭,严加惩处,以儆效尤。”

太上老君见玉帝误会,又见风婆在一边添油加醋,连忙解释道:“陛下,微臣并非此意!想当年,女娲娘娘眼见纣王荒Y无度,性情残暴,为了加速大商的灭亡,便派了天下第一妖姬苏妲已下凡,这才引得周文王兴天下义兵讨伐纣王,救万民于水火,此乃正是顺天应时。”

玉帝一听,刚想再反驳,这边托塔天山李靖手捧玲珑宝塔也上前奏到:“启禀陛下,老君所言确实如此。自古以来朝代更迭,都讲究顺天而行,逆天而亡,大宋王朝连年征战,却又屡战屡败,早已致使民不聊生,想必此次破军星君私自下凡,实属天意,陛下又何必为此担忧伤神呢?”

玉帝听后,这才释然道:“众爱卿所言极是,既然破军星君此次私自下凡纯属天意,倒也不便横加阻拦。但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将日、月、星、辰归为天,将、金、木、水、火、土归天地,又各自订了条律,分别管理,一直以来,两界都是相安无事,和睦相处,岂今已有亿万年之久。如今破军星君此次私自下凡,总归触犯了天条,理当派出天兵天将将其捉拿归案,然后带回天庭,听候发落,方才显得天庭戒律之威严,否则今后又岂能服众?不知众爱卿是否有适合人选,可助寡人下凡将其捉拿归案?”

太上老君这才又掐指一算,想起一件事来道:“陛下可否记得一个多月前,曾派伏魔星君下凡一助紫微星避过一场浩劫,现在伏魔星完成使命,如今已功德已满,可回天庭听封,此时正好可派天煞星下凡间走上一遭,一则为催促伏魔星回天庭,二则为降伏破军星君速回天庭,以免破军星君在凡间待的太久,会引起凡间更多不必要的动荡,此乃一石二鸟之计,还请陛下恩准!”

这时玉帝旁边的王母娘娘突然也对玉帝笑道:“陛下,本谷主身边的一只玉兔月前也因太过调皮,私自跑到凡间去玩耍了,现在正好可派天煞星一起将她催回,我看李爱卿此计可行!”

玉帝听完太上老君和王母的话,不由恍然大悟道:“经李爱卿这么一提醒,寡人现在也想起来了,一个多月前,有妖魔私自下凡,企图危害人间,兵犯紫微星,后来寡人便派了伏魔星下去降伏妖魔,如今他确已功德圆满,是该回天庭报道了。不过,寡人担心,破军星君法力高强,天煞星恐无力将他降伏,万一到时兵败而归,岂不扫了天庭的威严?寡人那时也不好向凡间的百姓交待啊!”

这时,太白长庚星见玉帝担心,连忙又说道:“陛下大可放心,天煞星与破军星君素来不合,二人功力相当,且武功绝伦,再说到时有武曲星君之子可助他一臂之力,自然功到垂成。”

玉帝听后,这才放心道:“既然天煞星有武曲星君之子为之助阵,寡人再无忧也。李爱卿,寡人现在就给你拟一道旨,速派天煞星下凡,前去捉拿破军星君,并速速召回伏魔星君和娘娘的玉兔,以免夜长梦多。”说完御笔轻提,瞬间一道圣旨一挥而就,传给了太白长庚星。

太白长庚星主管天庭一切杀伐,又兼作特使,负责传达帝命,如今听到玉帝命,连忙手执圣旨,前去向天煞星宣旨。”

此时天煞星正独自一人在天河边想事,突见太白长庚星手执玉帝的圣旨到来,不由寻思:“刚才王母派特使来邀我去赴会,我因不习惯那里太过吵闹,这才推脱身体不适,没有去赴宴,现在特使又持圣旨到来,莫非是娘娘见我不去赴会,已然责怪,这可如何是好?”一念至此正在担心之时,见太白长庚星已飘然而至,不由连忙站起身来忐忑不安的上前迎接。

太白长庚星见到天煞星,连忙展开圣旨,大声宣读到:“玉帝有令,天煞孤星接旨。”

天煞星听后连忙跪下道:“末将接旨!”

天煞星听宣:“今破军星君违反天条,私自下凡,危害人间,寡人特命你速速下凡,将其捉拿归案,并派武曲星君之子助你一臂之力。另伏魔星君自上月被派下凡斩妖除魔,如今任务已圆满完成,你可速速催他回天庭接受封赏,不得有误!接旨之日,即刻起程。钦此!”

太白长庚星宣读完玉帝的圣旨之后,便将圣旨合了起来,递给天煞星道:“将军,陛下命你即刻起程,望你早日凯旋而归,老夫在灵宵宝殿恭候大驾回庭,接受玉帝的封赏!另外娘娘有一只心爱的玉兔前些日子也因太过调皮私自跑到凡间去玩了,你随便也催催她早日回天庭,以免惹娘娘生气。”

天煞星听后,见不是娘娘责怪的圣旨,不由松了一口气,连忙站起笑道:“多谢特使提拔!属下这就立刻下界,捉拿破军星君,催回娘娘的玉免,决不辜负玉帝和特使的厚望。”

太白长庚星听后,似是很满意,连忙点头笑道:“既然如此,老夫便回去向陛下复命了。将军,请!”

天煞星恭送道:“特使,请!”

二人说完,便各自去了该去的地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