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19-08-13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 连载中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

来源:掌中云作者:糖果果啊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简介: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传闻,穆先生权势滔天,神秘莫测。传闻,穆先生诡异狠辣,不近女色。传闻......后来,传闻,穆先生独宠一女,姓许,名念安。展开

本书标签: 婚姻 言情 虐恋 情感 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慢慢朝许念安靠近,许念安只觉如芒在背,心跳加速,捏着检查报告的手指渐渐用力,几乎要将手中的纸捏碎。

就在她以为自己被抓个正着的时候,穆延霆脚步一转,带着一行人拐进了另外一个出口通道。

察觉到人已经走远,许念安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是,只是一晚上,那种男人怎么可能会记住自己这种小角色。

许念安自嘲的笑了笑,转过身从医院的另外一个通道走了出去。

那个男人太危险,即使他昨天晚上才刚刚救了她,但是,她却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牵扯。

许念安走出医院,将手中的检查报告放进手提包里,刚想去路边拦车,突然眼前出现两个人。

统一的黑色西服,黑色墨镜,标准的保镖打扮,对许念安倒还算客气,公式化的口气道:“许小姐,先生有请。”

许念安心里咯噔一下,终究还是没能躲开。

限量版迈巴赫停在不远处,在一众车中,显得异常耀眼。

即使心里不愿意,许念安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朝那辆车走过去,她甚至有种感觉,如果她现在拒绝的话,两个保镖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打晕,然后像昨天晚上一样扔进后备箱。

许念安站在车旁,有片刻的迟疑,其中一个保镖主动帮她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许念安挤出一丝笑,弯腰钻了进去。

一进去,那股子强烈的压迫感再次袭来。

穆延霆倚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许念安手心全是汗,她紧紧攥着,静悄悄的坐在车门边上,尽量与他保持距离,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就怕打扰到他。

“坐那么远干嘛?”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车里响起。

许念安一惊,侧头看他,只见穆延霆依旧闭着双眼,俊朗的容颜就像一幅画。

许念安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一眼,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细看,现在才发现,男人的唇形棱角分明,饱满红润,异常性感。

许念安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就是这张性感的唇,吻遍自己········

许念安顿觉脸上一片火热,赶紧摇摇头,将不该有的杂念驱逐出脑海。

“过来。”穆延霆闭着眼睛冷漠的开口。

许念安有点好奇他闭着眼睛,是怎么看见自己离他远的,虽然不情愿,但是她硬着头皮,稍稍朝穆延霆那里挪了一点,笑着跟他打招呼:“穆先生,好巧啊。”

穆延霆睁开双眼,一双黑眸盯着她,冷冷的开口:“躲着我?”

被人当场揭穿,许念安只能干笑:“穆先生说笑了,穆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躲着您呢?只是医院那么多人,我真的没有注意到您。”

穆延霆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没有注意到我,怎么知道我刚才在医院?”

许念安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穆延霆的眸光渐渐冷下来,伸手抚上她的唇,带着薄茧的指腹在她娇嫩的红唇上摩挲,声音淡淡的,“我不喜欢说谎的女人。”

许念安拱了拱身子,她真的不想说谎,可是她更不想被这个男人玩弄,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旦与他有了牵扯,她将万劫不复。

男人温热的指腹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许念安只觉得又酥又痒,忍不住轻轻咬了一下下唇。

穆延霆眼神一暗,薄凉的开口:“吻我。”

啥玩意?!

脑子有片刻空白,许念安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穆延霆看着她,声音比之前又淡漠冷冽了几分,他说:“许小姐好像很喜欢让我把话说两遍。”

这已经是警告了。

许念安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羞耻,即使在他面前,她渺小而无力,但是并不代表,她可以任他玩弄。

可是她却不能得罪他,只好找了一个拙劣的借口:“我刚从医院出来,身上有细菌,穆先生金人贵体,还是不要沾惹上的好。”

女人脸色绯红,很明显是动怒了,她的眼睛明亮而生动,在生气的时候,更显得灵动。

不过是片刻之间,穆延霆的耐心却早已经被耗尽,他的手指伸进她的长发里,忽地一用力,下一刻,许念安已经被他抱进了怀里。

低头咬在她的唇上。

许念安痛的惊呼一声,穆延霆趁机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勾起她的小舌与之飞舞。

他的吻蛮横霸道,不容拒绝。

许念安如遭雷劈,整个人都被穆延霆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她皱眉,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她抬起手想要打下去。

男人似乎早有预料,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另外一只手将许念安的双手固定在头顶。

许念安又急又气,车子这么小的空间,即使后座与驾驶室有东西隔开,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前面的司机不可能听不到。

许念安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温怒:“先生你放······唔······”

几分钟后,穆延霆撑起手臂,从她身上离开,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甚至还破天荒的跟许念安解释了一句:“嘴里没有就可以。”

即使这根本算不上解释。

许念安仰面躺在后座上,怔怔的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大概有病。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同一个问题: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干嘛?

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了许念安二十四年来对三观的理解与接受的范围,她觉得有些事情,是有必要重新强调一下的。

许念安整理了一下衣服,坐起身,认真的对穆延霆说:“穆先生,您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已经结婚了,我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女人,您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不应该跟我这种女人有什么。”

穆延霆静静听她说完,脸上除了淡漠,没有什么表情,他说:“那你告诉我,你是哪种女人?”

许念安一愣,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他根本不管她是哪种女人,区别只在于他想不想要。

果然,穆延霆继续道,“在我这里,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想不想。”他说着,突然低头直视许念安的眼睛,“还有,记住,你是我的,我昨天晚上没要,不代表我今后不会要。”

帝都,百成山庄。

寒风中,许念安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文件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让妻子给情人送合同这种事情,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季丞钰能做得出来。

这种羞辱人的方式并不高明,但是却成功的恶心到了她。

她许念安的爱情,再一次被人踩在了脚下,碾压。

到了房间门口,许念安抬手想去敲门,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女人的娇喘声传入耳膜,许念安抬头,整个人如五雷轰顶瞬间怔住。

大床上,几乎赤.裸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一室旖旎。

心,被狠狠凌迟,分不清是痛到了麻木,还是已经接受现实。

许念安料到了季丞钰会在里面,却没料到他为了逼她离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季丞钰一双黑眸冷飕飕的看向她,丝毫没有被自己妻子捉奸在床的羞愧,他用身体挡住身下的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瞪着许念安,捡起床头的烟灰缸朝她砸过来,“你瞎吗?没看见老子正在兴头上?滚出去!”

烟灰缸擦着许念安的额头摔到门框上,瞬间四分五裂。

这一刻,许念安才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多狠!

她的心就跟那个烟灰缸一样,碎成了冰渣,绝望到无以复加。

许念安被气到浑身颤抖,强忍着泪水:“我确实眼瞎,才会嫁给你这种渣!”

奋力将手中的文件夹扔到地上,高傲的扬起头颅:“季丞钰,我们完了!”

直到进入电梯,许念安终于卸下所有的伪装,双手紧紧捂住胸口,那里几乎痛到她无法呼吸。

一楼咖啡厅处,许念安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暗暗鼓舞自己振作起来,即使为了妈妈,她也不能被打败。

落座后不久,服务生给她端来一杯水,许念安没有多想,接过水杯,一口气喝完。

可没一会儿,她就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一股燥热感迅速在四肢百骸蔓延,并且越来越强,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她的心尖上,挠啊挠。

直觉告诉她,这水里,有东西!

许念安眼神一暗,她被人暗算了,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不动声色的将玻璃杯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她不是傻子,很清楚给她下药的那个人十有八九还有后手。

口袋里握着水杯的手又紧了紧,她的脚步也越来越急,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伤害自己。

可是,她刚走出山庄,就有人跟了上来,“妹妹,一个人啊,不如跟哥哥玩玩?”

许念安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滚。”

“哟,还挺辣,哥几个,一起上吧。”

许念安的心里咯噔一声,果然!她拔腿就跑,可是药性上来,她的腿越来越软,没几步就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几个流氓一边yín笑着,一边慢慢朝她靠近。

“啪!”的一声,许念安将手中的玻璃杯摔碎,锋利的碎片抵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她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颤抖,“你们谁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哈哈哈哈,不仅辣,而且还烈,我喜欢!”小混混说着,慢慢蹲了下来,一双小眼睛,闪着恶毒的光,“我知道你舍不得死,你死了,你那个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老娘该怎么办?”

许念安浑身一颤。

突然,两道刺眼的强光快速朝这边逼近。

许念安像见到救星一般,毫不迟疑,扬起手,将玻璃碴狠狠刺进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她暂时清醒。

她顾不上疼痛,快速起身扑向了往这行驶的车。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限量版的迈巴赫稳稳地停在了马路中间。

男人慵懒而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高阳,发生了什么事?”

高阳往前看了一眼,侧头恭敬道:“先生,前面有人拦车。”

“死了?”

“没撞上。”

“不用管。”

“是。”

见汽车重新启动,许念安顾不上痛疼,慌忙爬过去,双手用力拍着车窗,她太怕了,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害怕这希望一闪而逝,快的让她抓不住,“先生,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

躲在暗处的几个流氓暗暗地看到许念安的举动,看样子今天晚上不用他们动手,许念安一样会死的很难看。

因为车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穆家家主穆延霆。

帝都三大家族,穆家当属第一,新任家主穆延霆,更是长相俊美,人中龙凤,无数女人使出浑身解数,为他献身,只可惜穆延霆冷厉狠辣,二十余年不近女色,甚至传闻有几个孤注一掷的女人用尽各种手段接近穆延霆,竟然被当场剁去双手。

传闻不知真假,但从此以后,穆延霆这三个字,成了帝都所有女人最想嫁又不敢嫁的男人。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不怕死的拦下了穆延霆的车。

车内的男人神色冷漠的收回视线,就好像车外不过跑过来一只小狗小猫,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

“先生,求您救救我·········,先生············”

迈巴赫缓缓启动,将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慢慢甩在后面。

几个无赖赶紧跑上去,拽着地上的女人往后拖。

“滚,放开我·········”

“撕拉”一声,女人的外套被扯裂,整个后背暴露在夜空中。

穆延霆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后视镜,女人左肩那块狰狞的伤疤顿时映入眼眶。

“停车。”穆延霆突然开口,“带上她。”

在穆家的人面前,几个小混混根本没有资格说不。

很快面色惨白的许念安被带到了穆延霆的车前,还没等她说一句谢谢,穆延霆的手下将她双腿一绑,扔进了后备箱。

大腿伤口上.传来的痛疼,让许念安暂时保持着清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性重新慢慢反上来,她缩卷在后备箱里,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只觉得整个人蚀骨一般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许念安来说,却是最难熬的一段路程,恍惚之中,后备箱被打开,她被人抱起,上楼,随后被人扔进了浴池之中。

温热的水,让她暂时恢复神智。

她抹了一把脸,抬头环视四周。

门,被人轻轻推开。

男人夹着一支烟,慢慢朝她走近。

异常明亮的房间内,她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只那一眼,她便觉得,这世间上在没有什么东西,比他更耀眼,甚至房顶的夺目的水晶石大吊灯都让他夺取了光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