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8-13

帝王燕归巢 完结

帝王燕归巢

来源:掌中云作者:焚不语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王爷,王妃杀人了!”“埋了!”“王爷,有人跟王妃表白了!”“砍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由于燕雨若的出场,刽子手在楚少阳指示下退到了一旁,而一直没见过燕雨若的苏宇航因好奇,也走到了楚少阳的身边。

燕雨若这个人他只是从楚少阳口中听说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本人,不过这女人的胆子可真大。

明知道来了可能会死,竟然还是来了,更好奇的是她背着藤条来做什么?

“贱民燕雨若,特来负荆请罪。”燕雨若说完后,卸下了背上的藤条,吧嗒一下就丢在了楚少阳的面前。

她还是迈不过自己内心的坎,不忍心六十九人为了她而白白牺牲了性命,反正她这命也是白捡来的。

再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负荆请罪,燕雨若,你倒是挺会和本王玩花样的。”

他还没开口,没治罪,这女人竟主动背着藤条说什么负荆请罪,她是故意想要在百姓面前陷害他,让百姓认为他是个残暴不仁的主吧。

“楚少……不王爷,这次贱民真没耍花样,贱民是真的知道错了,王爷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贱民这一次吧,贱民保证……保证以后不管王爷怎么对贱民,贱民都不跑了。”

燕雨若说完,直接将身子蜷缩成了虾米,然后恭敬的扒拉在地面之上,像极了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

其实她也想过解释,可时间紧迫,估计还没等她解释完,刑场上的一行人就早已脑袋搬家。

再说了……这里有这么多人,只怕她一开口,就算楚少阳不弄死她,京城的百姓也会认为她是个妖怪,将她活活烧死吧。

此事不能超之过急,等日后有机会她在慢慢向楚少阳解释好了。

“呵……少阳,没想到你这马上要过门的王妃……还挺有意思的。”

先是假装重病,双眼翻白,口吐鲜血,又是和老鸨娼妓串通,演了一出诈尸的好戏,现在更是直接背着藤条要负荆请罪,甘愿为楚少阳鞍前马后。

这女人也太有意思了吧。

“什么王妃,楚少阳,士可杀不可辱,若儿是不会嫁给你的。”

燕墨尘刚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那边就听到了苏宇航说什么王妃,这让他立刻猜想到了什么。

“哼……一个阶下囚而已,你觉得你能阻止本王想要办的是吗?”

如果可以,他另可杀了这个女人,也不愿意娶她为妻,可父皇的话到现在还在耳畔缭绕,如果他不娶,要如何向父皇交代,又要如何报杀母之仇。

“不是……等等,你们刚刚说他要娶我?我耳朵没毛病吧?”

他们的对话犹如晴天霹雳,瞬间让燕雨若呆滞住了身子,那两条跪在地上的大长腿,更是不听使唤的颤抖了一番。

那天的疯狂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一想到男人的快准狠,到现在她都不寒而栗。

“你没听错,婚期就在三日后,怎么,你怕了?”

看到燕雨若一脸惊慌的模样,楚少阳倒是很享受这一刻。

这女人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现在竟然会害怕成为他的王妃,简直可笑至极。

“若儿,你快离开这,别管大哥!”

跪在地上的燕墨尘有些激动,他试图想要挣脱身上的束缚,可无奈不管他如何用力,都于是无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楚少阳。

刚刚还一脸惆怅的燕雨若,顷刻间便笑容一脸道:“能成为楚阳王的王妃,那可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怕?大哥,你别担心。”

不怕,鬼都不会信吧,此刻她不但心跳加速,就连手脚都在微微的颤抖,只是事情现在已经弄成了这样。

现在六十九个人,不……七十个人的命都攥在她的手里,她能怎么办?

再说了,古人有云,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他要明目张胆的娶她做王妃,因该不可能轻易要了她的命吧。

“看来本王还是小看了你,你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此事。”

看到她惆怅,紧张,他心里高兴,可当他看到她一脸喜悦之时,他的脸瞬间就耷拉了下来。

“王爷,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这是各取所需,你想取我做王妃,无非是想要用我来稳住那些燕雨国的旧臣,而我,只是想你放了我大哥和这些无辜的百姓。”

她不傻,楚少阳为何这么做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敢威胁我?”楚少阳双眸眯出了危险的弯度,一动不动的瞪着眼前这个女人,接着道:“没有你,本王照样可以解决掉那些乱臣贼子。”

“是,就算没有我,王爷也能照样绞杀那些燕雨旧臣,不过王爷你是个聪明人,到底是娶一个亡国公主,回家当摆设要好些呢,还是王爷浪费个三年五载要划算些,想必王爷心中自有答案。”

燕雨若说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她的话却让在场几个人内心都微微一惊。

楚少阳是没想到几年不见,燕雨若看事情竟然看的如此透彻,一语就戳中了他心中所虑。

相反,燕墨尘是诧异,这才半个月没见,若儿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要不是她手臂上独有的纹身胎记,他一定以为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若儿。

而一旁一直未动声色的苏宇航,他倒是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更加有趣了几分。

“怎么样?王爷可想好了?”

见楚少阳半响没动静,燕雨若忍不住出了声,刚刚这些都只是凭着原主的记忆胡诌的,至于管不管用,此刻她内心完全没底。

就怕楚少阳不上道,一刀一个,将他们的命统统断送在这法场上。

“好,本王可以答应你放了一香苑的人,不过你大哥燕墨尘,必须留下来。”

他这是怎么了?

不是该他耀武扬威,气势凌人的强迫她答应吗?

为何事情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反而是她气势凌人的强迫了他答应。

算了,现在燕雨刚破,局势未稳,又有这么多百姓在场,这一次就不和她计较,等她进了楚阳王府,在慢慢和她算总账。

“好,成交。”既然楚少阳都这么爽快,她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可她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赶忙接着道:“不过你的对我大哥好点,不能在对他用什么刑法。”

燕墨尘不能离开,早在她的预料范围内,楚少阳不傻,放了大哥,就等同于放虎归山。

七月,透蓝的天空,高悬着火球似的太阳,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无疑加重了整个皇宫的血腥味。

紫怡殿,燕雨若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就被一个穿着怪异的男人掐着脖子,抵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更致命的是她此刻竟然一丝不挂。

“咳咳……混蛋,你谁啊?快放开我!”

她艰难的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来,双手拼了命的想要掰开钳住她脖颈的大手,怒瞪着那双男人锐利的黑眸。

“怎么,五年不见,你就把我给忘了。”男人嘴角微勾,愤恨的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为了今日,他可是整整筹划了五年。

“楚少阳?”

灵光一闪,这个名字脱口而出。

可她为何有这样的记忆?

“哈哈哈……你怎么不继续装了?”

男人的笑声入骨,说完就将她像垃圾一样丢弃在了地上。

身体和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她顾不上身体各处的疼痛,赶忙羞涩的一把拽下了旁边的桌布裹在身上后就准备跑。

“贱人,还敢跑。”

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对着她精致的小脸就是重重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啪!”

火辣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嘴角传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燕雨若这才发现她居然被人给打飞了!

她现在这么弱?

燕雨若彻底被眼前的男人给弄懵逼了,刚想开口解释,就被男人像拎小鸡一样,狠狠的抵靠在了大圆桌上。

坚硬的木头割的她后背传来硬生生的疼痛:“混蛋,你放开我,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她彻底慌了神志,一边怒吼着,一边玩命的反抗着,慌乱中,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男人的右脸之上。

“贱人,你竟然敢打本王!”

双手被反扣在头顶,双腿被男人死死的压在身下,此刻燕雨若完全成了别人案板上的鱼肉,除了不停的怒骂,她完全动不了。

“混蛋,流氓,你快放开……”

未尽的语声淹没在强取豪夺的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悸动,让燕雨若内心微微一惊。

她这是怎么了?

想到这里燕雨若又开始反抗起来,可她却不知她越是反抗,越是能挑逗起身上男人的欲望。

“燕雨若,这些不过是你当年对我的利息。”

男人的话让燕雨若微微一愣,四目相对,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

“啊……”

没有任何亲吻,没有任何前戏,男人就这样占有了她的身体。

“混蛋!无耻!……”她一声高过一声怒骂着。

“混蛋?无耻?哈哈哈……燕雨若你别把自己说的多高尚,当年你的行为和我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我说过,只要我不死,定让你生不如死,成为整个大陆人人都唾弃的女人。”

身体的虚弱,加上男人疯狂的动作,很快燕雨若就因承受不了力道,而昏了过去……

睡梦中,燕雨若被黑暗所吞噬的世界里,她无助的奔跑着,身后,一群牛鬼蛇神在追赶。

她柳眉紧锁,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不要……不要过来,滚开。”

倏然,她尖叫一声,一个激灵灵就坐起了身子,映入眼帘却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

鼻息间冲刺着浓烈的胭脂水粉味,而不远处一位打扮花姿招展的中年妇人正面目狰狞的盯着她。

动了动犹如车轮碾压般的身体,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好似走马观灯一样一拥而上。

怎么回事?难道他在现代摔一跤,摔死了?还倒霉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亡国公主身上?

一连串的疑惑在脑海里炸开了锅,她用尽力气从床铺上下来,刚准备开口问问,那边就听见了中年妇女不耐烦的声音:“醒了就好,快起来换衣服。”

今日燕雨国破,这姑娘是楼兰国六皇子楚阳王送来的人,她可不敢‘怠慢’。

“为何要换衣服?”

握着妇女丢过来的衣衫,她很是茫然。

“姑娘,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京城有名的一香苑吗?”

妇人说完,也不等燕雨若再次开口,直接动起了手,开始扒拉她身上的衣裳。

“等……等一下,我自己来。”

虽说都是女人,可她还是不习惯,尤其是经过了那莫名失身以后,她更像惊弓之鸟。

“好,不过你最好给嫲嫲我快点。”

妇人撇了她一眼,然后抬腿离开了房间。

一香苑,京城最大的妓院,看来楚少阳口中的唾弃,是指将她变成一个千人睡,万人骑的青楼妓女。

这男人心果然够狠毒。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能全怪楚少阳,十年前楼兰大败,楼兰皇帝为了稳住燕雨国的帝王,将楚少阳送到燕雨国当了质子,而这幅身体的主人先是假仁假义和楚少阳做了朋友,后来却暗地里找人挑断了楚少阳的手筋脚筋,让他变成了一个无法习武的废人。

她这么倒霉,到底是前世挖了绝户坟,还是踢了寡妇门,给她来个穿越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个亡国的公主。

不行,这个地方不能待了,尽管她不是恶毒的原主,她也不要穿的随意,死的随机。

“死丫头,你是想害死老娘么?”

过去半响,见房间里没动静,一香苑嫲嫲好奇,忍不住向里张望了一番,却意外发现她在翻窗:“来人,将她这个小贱人给我拖到柴房去。”

她可是楚阳王送来的人,楚阳王领走的时间还特意强调她,让她好好招待这女人,要是她跑了,楚阳王还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啊!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

身体瞬间被人架空,她拼劲全力反抗着,无奈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