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19-08-17

最恨长情东流水 完结

最恨长情东流水

来源:掌中云作者:砂糖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简介:她是个哑女,庞大的身世背后,隐藏的是惊天的秘密。十九岁就被继母和姐姐出卖嫁给了他,浮华的婚姻下面,隐藏的又是一个惊天的阴谋,四年的夫妻,却从未得到过他的认可。作为国内首富的他,为了利益选择了商业联姻,本是步步为营,奈何变成了步步沦陷!他阅女无数,却迷上了一个满心伤痕的她,是执迷不悟,还是万劫不复?展开

本书标签: 爱情 纠缠 小虐 阴谋 婚嫁

精彩章节试读:

“沉溪哥”

舒媛素白的小手挽着厉沉溪的手臂,娇滴滴的嗓音,像含了块蜜糖,“我妹妹她不会流产吧?”

几个字,震痛了蒋文怡的耳膜。

“舒媛,你说什么?”

她慌乱一怔,接连解释,“伯母,您别生气呀,我只是实话实说,毕竟妹妹怀孕月份这么大了,如果流产应该会堕胎吧?”

柔柔的语气,却带着惬意的痕迹。

柔弱单纯模样的舒媛,却无法逃过蒋文怡的眼睛!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舒窈肚子里的,是我们厉家的骨血,日后要成为继承人的,你再敢胡说诅咒,就给我滚!”蒋文怡心情不爽,话语也带着狠戾。

舒媛不敢再造次下去,只是佯装凄楚的拉着厉沉溪手臂,“沉溪哥,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啊!伯母,您快消消气吧!”

纯良无辜的样子,让厉沉溪也不忍责备。

他只好说,“都别说了!”

而此时,医生也从抢救室走出,摘下了口罩,“产妇暂时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导致宫缩,再预产期前,一定要照顾好,安抚住产妇的情绪。”

蒋文怡可算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我的小孙子总算没事了!”

医生的视线落向了厉沉溪,犹豫的神色略显凝重。

欲言又止。

厉沉溪看出了端倪,冷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厉董啊”中年的女医生未等开口,脸颊略闪过些绯红,最后才说,“产妇身体虚弱,切记不可再行房事了!”

“”

厉沉溪俊脸当即沉了。

蒋文怡也一怔,然后长叹了口气。

待医生离开,她才说,“虽然你们是夫妻,但非常时期,沉溪,你就委屈一下,一切都以孩子为主!”

“”

一片阴霾在厉沉溪的俊脸上肆虐,冷冽的气息无需掩饰。

舒媛眼眸骨碌转悠,一想到沉溪哥和舒窈小贱人做那种事,她心里就像塞了个臭袜子,恶心又不敢吐!

蒋文怡空闲下来,目光在舒身上逡巡,忽第开口,“舒窈出事时,舒媛,你在哪里?”

“我?”

舒媛一惊,脑中闪过什么,不由心虚起来。

蒋文怡注意着她的细微表情,又问,“你和舒窈历来不和,这次她出事,你倒是跑来的很快啊!是谁告诉你消息的?”

“这个”

“这次的事情,除了厉家的人,再无他人知晓,舒媛,你是不是”

蒋文怡的话没等出口,舒媛就心下惶恐,连忙拦阻,并解释,“伯,伯母,你误会了!我只是心念妹妹安慰罢了!”

说完,又小手拉着厉沉溪,娇嗲的央求,“沉溪哥,你快帮人家解释下呀!人家不可能害妹妹的,是吧?”

娇柔温婉的如一朵温室盛开的小花,我见犹怜的样子,怎能不让男人有种怜香惜玉的冲动?

“好了!”厉沉溪终究开口,低冷的嗓音,满含气势,“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然后就吩咐黄毅送母亲回去休息,临走前,蒋文怡还有些疑惑,在黄毅耳畔低语了几句。

被刺目的远光灯照耀的感觉又一次侵袭,舒窈冷汗淋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纯白的一切,消毒水气息沁入鼻息。

她慌乱的抬手抚向小腹,一道男声传入耳畔,“孩子没事!”

清冽,冰冷。

舒窈松了口气,弥蒙的循声望去,看到床侧立着的男人,和俊逸无双的脸庞,冷冽的染满冰霜。

“孩子是你想要留的,那就平安的将他生下来!”

厉沉溪的沉冷的视线,犹如冰封的寒刀,一字一句,狠厉的砸向她心口。

倏然,高山般的身形俯了下来,擒住了她尖尖的下巴,“事到如今,别出尔反尔,孩子如果出事,我绝饶不了你!”

接着忽地收力,将她狠甩一旁,待舒窈再抬眸,看到的只是他向外离去的高大背影。

冷漠的犹如陌生人。

“沉溪哥,妹妹她怎么样?”

“死不了!”

舒媛和厉沉溪的对话,声声字字,如出鞘的钢刀,狠狠戳着舒窈的心口。

鲜血淋漓,疼的发颤。

“那我们去吃宵夜吧!我都饿了呢!”舒媛露齿一笑,继续挽着男人的手臂,向外走去。

碰巧黄毅从楼下上来,手上拿了个文件,看着厉沉溪的脸色有些异样。

“厉董,这是刚刚调出的酒店后门监控录像,还有那辆差点撞伤少夫人的车牌号,您看下。”

厉沉溪接过翻开,入目的内容,蕴怒瞬间爬满冷峻的轮廓。

“沉溪哥,怎么了?”舒媛还纳闷的歪头询问,却在看到文件内容的一刻,愣住了!

接下来,她慌张的杏眸转动,下一秒,忙说,“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开车撞舒窈的!”

太过于慌乱,舒媛的声音不稳,磕磕巴巴的还带着颤音。

厉沉溪深眸瞬间一沉,阴冷的脸色,古井无波,却异常瘆人。

仿佛周围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度,舒媛紧张的抓着他的手,“沉溪哥,你相信我”

“呵!”

厉沉溪不动声色的拨开了她的手,清冷的嗤笑,宛若地狱爬出的恶魔,薄唇翕动,“你还真是聪明啊,我们谁都没说,你就能知道是有人开车要撞舒窈”

舒媛惊愕,自己一时着急,说错了!

“沉溪”

‘哥’字都没等道出口,就被男人低冷的嗓音喝断——

“闭嘴!”

厉沉溪一把将手上的文件扔到了舒媛脚边,决然的从她身边,迈步离开。

舒媛讷讷的愣着,想过去叫住他,却完全没了勇气。

一股愤懑的气息在她心底攒聚,发狠地咬牙,拂袖朝着病房方向迈步,却被黄毅箭步追上。

“舒小姐,我劝您最好不要这么做!”黄毅警告的道。

舒媛气愤郁结,咬牙,“你算什么东西!让开!”

“我不算什么东西,只是希望舒小姐不要再打扰少夫人休息!”黄毅言辞凿凿,满含警告。

顿了下,黄毅又补充了句,“这也是厉董的意思。”

“什么?我”

舒媛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无措的身形踉跄,感觉好冤枉!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病房里,舒窈听到了外面的吵闹,不禁皱眉。

黄毅敲门进来,恭敬地行礼,道了句,“厉董让少夫人好好休息,注意养胎!其他的事情不要乱想。”

其他的事情?

舒窈一愣,就看到黄毅身旁多了个女人,对方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深沉的夜。

男人拾起了地上的西装,径直向外,快速地扯身离去,回了他睡的主卧。

结婚两年,舒窈和厉沉溪,一直都是分开睡的。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翌日的天明了,耳边传来手机定制的广播:

“亲爱的宝妈,今天是您怀孕二十七周零两天,还有八十九天就是预产期了,在此期间,希望您……”

莫名的,舒窈的脑海中,浮现的是那日她从医院归来,将化验单递送他面前,男人注视着上面‘阳性’二字,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他只漠然的扔下一句话,‘做掉!’

那一刻,舒窈仿佛真的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一心一意的选择嫁给一个丝毫不爱自己的人!

复杂的心境,被门外保姆的一道声音所惊扰——

“太太,该用早餐了!”

舒窈下楼时,男人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此时的他穿着正统的西装革履,白色的衬衫,袖口挽起,拿着报纸翻看,面前是一份手撕芝心奶酪和半熟熔岩挞。

这是他历来的早餐习惯。

她的视线快速从男人身上略过,走过去,在一侧入座,保姆将做好的小笼包子端过来,同时说,“太太,今天产检,我陪您去吧!不然,您一个人也不方便的!”

舒窈点了点头,余光就注意到男人蹙起的眉头,舒窈立即垂下了眼眸。

保姆又端着热粥过来,舒窈一个没注意,直接和保姆撞上,滚烫的热粥泼溅在手上!

“啊!”

难听的声音,如老式弹棉花时发出的刺耳噪音。

注意到男人眉宇间的折痕加深,她下意识噤了声,疼的跑去厨房,用冷水冲汤到的手指。

她本来就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的!

唯一能发出的声音。

就只有像刚刚那样,难听,又刺耳!

用过了早餐,厉沉溪拿着公文包出门,保姆一边收拾着餐桌,一边说,“太太也上楼准备下,我们这就去医院吧!”

舒窈点点头,起身上了楼。

八点半左右,她在保姆的陪同下,来到了市最大妇产医院。

她抚摸着自己高耸的小腹,她很清楚,这个孩子,是凭着自己一己之力,勉强保住的,他永远都不会接受。

当初,她拿出了厉沉溪奶奶过世前的遗嘱,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楚,厉舒两家联姻,生下的孩子,作为他日厉氏未来的继承人。

秉承这一信念,他才无奈娶了她,也才无奈放弃了让她打胎的想法。

看着彩色超声显示器屏幕中,胎儿实时动态活动图像,小小的样子,美好的让她心颤!

“宝宝很健康哦!还有两个多月就是预产期了,这期间一定要多注意休息!”

医生检查结束,将检查单据一一交到舒窈手中。

她微笑的点点头,耳边又听医生叮嘱,“夫妻房事方面,要尽量避免,为了宝宝的健康,让孩子父亲也要学会忍耐哦!”

舒窈脸颊涨红,想到昨晚的一切,不禁快速的点了下头,美眸微敛。

她转身向外,马上出门的瞬间,身后的医生也拨通了电话,压低声道,“夫人,检查过了,胎儿是健康的,没有语言方面的障碍……我懂得,您放心,孩子不会像舒窈那样是个哑巴的……”

一字一句,都在舒窈耳畔萦回,是厉家人联系了医院,瞒着她为孩子做了基因鉴定!

所以,刚刚的例行检查,才会如此繁琐!

胸口传来钝生生的疼痛,她不得不伸手扶着走廊墙壁,痛彻心扉!

从医院再出来,天气阴的厉害,风呼呼的,俨然要下暴雨的节奏。

舒窈一个人站在路边,狂风吹卷着她的裙摆摇坠不已,保姆说去开车,却一去不返。

她等了又等,噼里啪啦的雨点落下,打在身上,凉凉的。

但更让人心凉的,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速不疾不徐的从她身边驶过,舒窈清晰的看见,车上厉沉溪沉冷鸷酷的轮廓。

旋即,一颗心如坠冰窖,脸上的表情也惨淡到了近乎绝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