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19-08-17

情痕难断 完结

情痕难断

来源:掌中云作者:单一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简介:六年深爱,她却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忍痛放手,可是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被囚禁,被折磨,无论如何他都不肯放她走。“你是我的女人,孟初夏,这辈子你躲不掉,也逃不掉。”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 虐恋 爱情 纠葛 阴谋

精彩章节试读:

席容自认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但此刻,她还是选择了退一步,不完全是因为可怜佟希娅,还有安中杰,她相当的了解他,即使今天他狠下心肠不理佟希娅,日后他也会对她有所内疚。爱情都是自私的,她不想自己的夫婿心里有别的女人存在,更不想自己的婚姻隐藏蒙在她的阴影之下。

未来的事谁也不能预测,但是现在,她还是做出了选择,她这样做并不是说她要留在安中磊身边,只是暂时留在他身边却是让安中杰死心的最好方法。即使她没有开口,她也知道他会明白自己的选择。

安中杰着急了,“容儿,你怎么了?难道你想留在我哥身边吗?昨晚的事我不会在乎,我也知道你不是为了一次错失就甘愿付出一生的人,和我走吧!”

佟希娅听到安中杰的说话,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这一边拜过堂的夫婿不理她,那一边昨晚和她一夜缠绵的男子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她该何去何从?难不成让她在新婚的第二天就带着不明不白的屈辱跑回娘家去吗?

想到这,泪水又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她想到了死,发生这样的事,她已经没有生路了,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如果她现在跑回娘家去,她要如何面对她的家人?向来骄傲自负的她如何能承受世人鄙夷的目光?

于是她站起身,泪眼朦胧的看了一下四周,发觉自己果然是多余的人,于是一声悲戚哭泣,掩面跑了出去。

席容吓了一跳,刚才看着她绝望的神情,就知道她想自寻短见,可是等不及她的担忧,旁边的安中杰已经追了出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席容的心还是忍不住一痛,泪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迷糊了她的眼睛。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份,注定了要擦肩而过……

就是样呆愣的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屋外有几个丫环在向这窥视,席容苦笑了一下,刚才安中杰粗暴踹门的时候,自然惊动了安府上上下下的人,昨晚的事,不到明天就会路人皆知了吧?本城的人又多了一条茶余饭后的话题……

席容不知要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外的丫环像见了鬼似的,飞一样的走开了,然后房门被掩上。她顿了一下,知道肯定是那些丫环看到了他,现在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偌大的空间里却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让她感到紧张和害怕……

所以在他触及到她的时候,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警戒地看着他的眼睛,那里还是相当的淡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席容有点疑惑不解,那佟希娅可是他千挑万选来的,如今新娘换了人,他就没有不甘吗?对于自己,他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或许这事过后,他会娶另外一个像佟希娅一样的女孩吧?这样也好……

安中磊无视她的纠结和沉默,他拿着一件她的衣衫,然后拉着她的手:“走。”

席容僵了一下,好在他带走的脚步不是往床边的方向,而是旁边的一个小门,进了里面,竟然是一处温泉山洞。

“洗个澡吧。”他冷冰冰的声音响起,说完,便把手中的衣衫塞入她的手中,然后转身出门。

他背影消失了好久,席容都还感到迷茫,她看不透这个男人。

再看热气腾腾的温泉,她不想再去考虑什么了,因为一切都已成定局

晚上八点盛寒深回来,屋里没开灯,也没开冷气。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却冰冷冰冷的。

他打开灯,看到孟初夏呆愣地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察觉有些异常,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走过去,“怎么了?”

孟初夏看向盛寒深,眸子如一汪清泉,平静没有半分波澜,但是心底里却是波涛汹涌,“寒深,你要结婚了是吗?”

盛寒深正在脱西服的手一顿,继而转身向床边走来,“是。”

“……长林集团的千金?”孟初夏的鼻尖一酸,眸子一下子就红了,深吸一口气,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是。”

她本以为盛寒深会和她解释,会安慰她,甚至还傻傻的期待着他告诉自己他要娶的人是她。

但盛寒深的眸子平静,没有半分情绪涌动,孟初夏的心陡然凉透。浑身都觉得冰冷,像是身处寒冷的北极。

“寒深,我们在一起了六年。你现在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孟初夏的语气有些许指责,话语变冷。

这是她六年来第一次这么对盛寒深说话。

六年了,她从出了校门,到现在工作稳定,一直都和这个男子在一起。她坚信,盛寒深是她能相伴一生的人。她知道,他是盛世集团的总裁,而自己……所以从来都没有提过结婚。可是她万万没有她最爱的男人要结婚了,却是和另外一个女人。

盛寒深眉头微触,有些不悦,“无论我和谁结婚,你都还是我的女人。”

盛寒深说的是那么不动声色,听在孟初夏的心里却是肝肠寸断。

他们在一起六年,这个男人竟然这般无动于衷,往日的深情和温柔此时都化做了一把刀子,狠狠的刺向孟初夏的心,每一下都皮开肉绽,每一下都鲜血淋漓。

孟初夏再也无法平静,胸口一上一下剧烈的起伏着,“那你告诉我,你和林馨然结婚了,我算什么?”

小三吗?明明她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人,可是从此以后却要背负万年骂名。

“我说过,你还是我的女人,这一点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盛寒深有些不耐烦,轻抚着孟初夏的手骤然收回,起身向门口走去。

“盛寒深……”孟初夏在他的身后喊着,好似无声的抗议。

“别再无理取闹,今天你自己睡。”盛寒深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砰”的一声关门离开。

孟初夏望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

这一晚,孟初夏在房间里面一个人就那么呆呆的,傻傻的坐着。泪一滴一滴无声的落下。

一夜无眠,第二天天亮,孟初夏看着夏日清晨的阳光,心疼的嗜血。

她洗漱完毕,上了妆,走到楼下看着那个已经在用餐的男人,心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她走到餐桌旁,咬着牙,良久才艰难的开口,“盛寒深,我们分手吧。”

盛寒深拿着刀叉正在用餐的手一顿,辗转若无其事的开口,“不要闹了,吃饭。”

盛寒深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像是一把刀子,直击孟初夏的心脏。

孟初夏忍不住一把从盛寒深的手中夺过去刀叉,“我没有闹,盛寒深!从你亲口承认你要和林馨然结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要和你分手了。”

孟初夏的态度很是坚决,盛寒深忽然间怒意涌上心头。

此时的孟初夏真的像极了那一个夏天对他勇敢表白的时候的样子。眼神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坚决,斩钉截铁。

依旧是和六年前一样无比清澈的眸子,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不停的扑闪着,小巧却又不失坚\/挺的鼻梁,还有这鬼魅般的带着诱人的色泽的红唇。

盛寒深一把将孟初夏禁锢在怀里,眉头紧触,薄唇紧抿,“不可能,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

盛寒深此时这么动听的情话,听在孟初夏的耳朵里面却是莫大的讽刺。

孟初夏再也忍不住,情绪有些激动,心疼的要死,但却面色平静,好像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盛寒深,我不是你的宠物,不是你的玩物。也不会那么傻,明知道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还自欺欺人,若无其事。我更加做不到和别的女人来分享我最爱的男人。”

孟初夏的话像是激怒了盛寒深,盛寒深一下子就堵上了孟初夏的唇,不再给孟初夏任何反驳的机会。

盛寒深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不同于以往的温柔,似乎是带着惩罚,啃咬,磨擦,一点一点的折磨着孟初夏。

孟初夏唇上\/传来一阵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但是心更疼。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不肯放弃和林馨然的婚姻。即使是自己要分手。

孟初夏拼尽全力从盛寒深的禁锢中挣扎开,想要逃离,逃离这所有的一切。

可是刚刚走到客厅门口,就被盛寒深一把拉了回来。

盛寒深一个动作就把孟初夏一下子压在了沙发上。

像是被捊了逆鳞的洪水猛兽,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刺啦”一声就撕开了孟初夏的衣服。

雪白的香肩裸露在空气中,盛寒深张口就咬了上去。大手不断的在孟初夏的身体上摩挲着,隔着夏天薄薄的意料,不一会儿孟初夏的脸色就无比通红,身子发颤,脸色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

这个男人总是轻而易举的能找到她的敏感点,让她招架不住。

“嗯!”

随着盛寒深一阵接着一阵不断的撩拨,孟初夏终于忍不住一声嘤咛。

盛寒深听到声音,眼底一丝得意,手上粗鲁的动作也渐渐温柔下来。

孟初夏却是为自己这种声音感到无比的耻辱,这个男人即将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但是自己还是这般不争气。

接下来,无论盛寒深怎样的撩拨,孟初夏都闭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孟初夏的倔强再一次惹怒了盛寒深。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终是让孟初夏忍不住惊呼。

而盛寒深却丝毫都没有要放过孟初夏的意思。

终于在孟初夏忍不住快要昏厥的时候,盛寒深放过了她。

“从今以后,分手,想都不要想。你逃不掉。”

盛寒深穿上笔直的西服,看了孟初夏一眼,转身离去。

孟初夏望着盛寒深离去的背影,心如刀割,终于眼中的滚烫落了下来,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泛滥成灾。

这是六年来盛寒深第一次对她用强。

但是肚子忽然间一抹难以承受的钻心的疼痛,猛烈的袭来。

孟初夏感觉下神有一丝温热的液体流出,摸了摸,看到了血。

她忽的想起自己十六号就该来的生理周期,今天已经二十九号了,都没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