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8-17

随身空间:天降娇女 连载中

随身空间:天降娇女

来源:掌中云作者:花柒迟迟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林家万倾草地一朵花,孙女孙子都是顶呱呱。偏偏金贵皇子被放逐,可见最是无情帝王家。好在有空间作弊器在手,娇娇和八皇子这对儿命定姻缘的小儿女,一路混合双打,踩小人,斗BOSS,成长的彪悍又凶险。最终登上帝王宝座,带领大越奔向现代化,威震四海八荒。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古言 种田 架空 皇权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的雨夜,就是最忠诚守着岗位的老狗也起了躲进狗窝偷个懒的心思,更别提平日叫个不停的鸡鸭,脑袋都缩进翅膀下,睡得昏天暗地。

但林家正房隔间里的娇娇却是睁开了眼睛,穿好衣裤鞋子,蹑手蹑脚路过爷爷奶奶头顶,然后开门溜出了家门。

雨水浸泡了几日的土路实在有些泥泞,一脚踩下去,拔出来都很困难。而暗夜里的山林好似张牙舞爪的鬼怪,看着更是恐怖至极。

但娇娇极力忍着,一边给自己壮着胆子一边往前努力走着。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她累的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不愿意起来了。

这是一个废弃的山神庙,离得林家村有五六里路,几年前还有香火,但后来大伙儿日子越来越艰难,自家都吃不饱饭,哪里有多余的孝敬给山神爷呢。于是,这庙里就慢慢破败了,除了偶尔赶路的旅人错过了投宿会在此将就一晚,就再也没人理会了。

娇娇琢磨了好几日,就要借这个财神爷的地盘做个幌子,以后她从空间里拿东西有了理由,林家老少的衣食无忧也就有指望了。

这般想着,她就咬咬牙脱了鞋子,光脚踩在门槛上,眼见先前的泥脚印被雨水冲刷干净,这才闪身进了空间。

鞋子刷干净,赶紧和衣衫一起晾起来,娇娇一溜烟的抱了一堆零食钻进被窝。

虽然夏季炎热,但山雨还是很凉的,万一染了风寒,她即便能从空间里找药吃,也必定会惹得家里人心疼。

她可不舍得这些疼她入骨的亲人如此,她还要带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笑傲大越…

娇娇吃得欢喜,想起以后的好日子就笑的合不拢嘴。

外边的雨还一直在下,空间里的时间被抻得很长。娇娇睡了两觉,甚至整理了自己的小窝,才算盼得外边天亮。

她生怕错过了机会,赶紧穿了干透的衣衫鞋袜出了空间,然后躺到了神案前的几个破旧蒲团上。

再说林家,林老爷子保持了半辈子早起的习惯,今日照旧是第一个爬起来,惦记着昨日小孙女腹胀,于是打算进隔间探看一眼。

想起以后孙女大了,不但要挪出隔间,他也不能这么随便探看,老爷子心里还有点儿不是滋味。

结果,那炕上歪斜的枕头,空无一人的被窝,惊得他胡子都竖了起来。

“娇娇呢?”

“大早晨的嚷什么?”

董氏睡得正熟,突然被吵醒,顺口就问了一句,不想却被老头子直接拎到了隔间门口,吼道,“我说娇娇呢,娇娇哪里去了?”

董氏也是被惊得彻底醒了瞌睡,她扑到炕上就去翻检被褥,实在没找出孙女,于是就道,“是不是去外边茅厕了?”

她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娇娇这孩子自小就与众不同。五六个月时候就不肯随便在襁褓里拉尿了,每次都会给个声音,也从来不随便哭闹。小小的人儿刚满周岁就学着走路,学着自己吃饭不撒饭粒不撒汤,干净又懂事的让人疼进心坎儿里。

而年岁又长一点儿,无论冬夏,她都不肯在屋子里如厕,每次家里人说起,都说这孩子天生是个富贵人,只不过投错了胎。

林老爷子听得董氏这么说,也是得了提醒,出门就冲着院角的茅厕喊着,“娇娇?娇娇在茅厕吗?”

可惜,茅厕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董氏随后出来,直接进了茅厕,出来时候脸色白的纸一般。

“娇娇…娇娇不在!”

这时候,听得动静,冯氏也揉着眼睛从房里出来了,问道,“娘,大早晨的怎么喊娇娇,她昨晚不是肚子胀吗,让她多睡会儿吧。”

“娇娇不在你屋里?”

“不在啊,”冯氏疑惑,“娇娇不是一直跟着娘睡吗?”

东厢西厢都开了门,连同住在后罩房的林保都带着兄弟们过来了,院子里一时人满为患,但林老头儿同董氏却是看的心里油煎一样。

家里人人都在,除了…娇娇!

“快找,娇娇不见了!”

董氏哆嗦着嘴皮子,到底说出了这句话。

而这句话也彻底引爆了整个林家,甚至整个林家村。

林家上下,无论男女老少,就是六岁的林佳林园都拿了小棍子去翻了鸡窝猪圈,大一些的林保林平林荣则奔出了院门儿,去问询平日娇娇常去的几个女娃家里。

可惜,娇娇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半点儿影子都没有。

冯氏想起先前城里流言说有拐子,再也忍耐不住,扑在地哭得撕心裂肺,“俺的娇娇啊,你去哪儿了,你若是有事,娘也不活了!”

董氏也腿软,脸色白透,嘴唇泛青,几乎喘进一口气,却吐不出,眼前一阵阵发黑。

不说她平日最疼爱娇娇,如今娇娇是在她眼皮子底下丢的,这让她以后怎么活,怎么面对儿子儿媳啊。

林老爷子也是全身骨头没有不疼的,即便当年面对野兽一般的蛮人,他也没有这般恐惧,一想起昨日还趴在他怀里软软糯糯喊着爷爷的孙女丢了,再也回不来了,他就觉得满腔热血都冲到了头顶。

“拿起柴刀,跟我出村去找,但凡有可疑的外人,先绑起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娇娇!”

这会儿村里其余各家各户听得消息也聚了过来,林家村大半是林氏宗族的人,就是有外姓也是姻亲,说起来同枝连气,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于是,不等林老爷子开口请求,各家男人就跑回去拿了柴刀绳子等物,一起冲出了村子四处搜寻。

偶尔有早起赶路的外乡人看到,都是吓得厉害,但也没有多惊奇。毕竟含山关因为靠近蛮人生活的草原,气候寒冷,民风简直是大越最彪悍的一处。

又因为多半根据姓氏聚居,所以,每次有个纠纷,倾巢出动也是常见。

甚至听了这般吵闹是因为丢了孩子,还有外乡人主动提供消息说早晨在哪里遇到了带孩子的人…

娇娇对这一切根本无从得知,她这几日琢磨如何为空间找个说辞,日夜不得安眠,这会儿定了计策也就放松了心神,趴在破旧蒲团上,居然又睡了过去。

待得半梦半醒间被晃醒,她还有些发懵,迷迷糊糊看向满脸惊喜的爷爷,就嘟囔道,“爷爷,我还想睡。”

林老爷子眼圈都红了,一把抱了小孙女,“好,好,爷爷抱你回家睡。”

盛夏六月,即便处在大越最北的含山关,也是酷热难当。老天爷也依旧像是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

上午还是晴天瓦亮,下午就开始阴云密布,显见大雨要来了。

林家村里,各家媳妇儿眼见天色不好,都是扔了手里菜刀或者扫帚,赶紧忙着抱柴火,撵鸡鸭入笼,又不敢太过吆喝在外疯玩的小子们,生怕把这点儿好不容易盼来的雨水吓跑了。

淘气小子们许是也知道这一点,硬是装作听不见老娘的吆喝,围在村口大树下,恨不得下场大雨,让他们在雨里洗个澡才欢快。

林家村村西有座大院子,住了一个大家族。林老爷子是这个家族的主心骨,如今五十岁开外,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却脸膛红彤彤,精气神十足。

这会儿他吧嗒着手里的黄铜烟袋锅儿,偶尔眯着眼睛望向廊檐下一溜读书的孙儿,笑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六个半大小子,都是七八岁的年纪,灰布衣裤,这会儿跟着廊檐下的小丫头一起,背着着小手摇头晃脑,很是可爱。

小丫头年岁更小一些,瞧着也不过四岁多,桃红色的衣衫,象牙色的裙子,头上扎了两个小花苞,耳侧垂了两根细细的小辫子,趁着她的小脸越发白净圆润,眉眼清秀,特别是一双大眼,仿佛会说话的水晶,明亮之极。许是天热,她偷偷挽了袖子露出一截小手臂,仿佛刚出水的莲藕,一节节,白嫩得让人恨不得想啃一口。

“贵哥哥,你今日是不是没背书?再跟着哥哥们滥竽充数,我就打你手板儿了!”

小丫头发现某个小子偷懒,毫不客气的指了出来,可惜她的奶声奶气,听起来根本没什么威胁,反倒分外的可爱。

小子们都是指了偷懒的兄弟,幸灾乐祸笑起来,惹的偷懒的小子挠挠后脑勺辩解道,“哪有,我就是最后一句忘了。”

林老爷子最是心疼孙女,哪里舍得孙女这个小先生的权威受到质疑,于是放了烟袋高喊一声,“偷懒就是偷懒儿,哪那么多借口?你们妹妹只跟着四叔学了一年,就给你们做小先生了,你们不觉丢脸啊,再不好好学,不许吃饭。”

小子们齐齐缩了头,再张开嘴巴读书,就吼得更大声了。

老爷子顺手把孙女搂进怀里,伸手替她整理乱掉的小辫子,夸赞道,“俺家娇娇真乖,比你这些哥哥聪明多了。”

“爷爷,哥哥们很聪明,他们让着我。以后哥哥们读书考状元,还要给我买点心吃。”

娇娇扭头冲着爷爷笑的灿烂,巴掌大的小脸粉白儿,开口就是护短,惹得老爷子笑得更是厉害了

“好,好,你哥哥们都能考状元。”

院角忙碌的两个儿媳冯氏和刘氏,偶尔扭头看见了,忍不住都是笑起来。

冯氏是林老大的媳妇儿,也是娇娇的亲娘,许是不愿弟媳妇怨怪公爹偏心自家闺女,就道,“娇娇这孩子,别的不会,哄人儿是第一,别人不说,咱爹那么硬的脾气都让她哄得团团转。”

刘氏是林家老二的媳妇儿,平日也是疼爱娇娇,就赶紧摆手道,“大嫂可不许这么说娇娇,你要是嫌弃她,赶紧送来给我当闺女,我还乐不得有这么个娇娇软软的宝贝整日里喊我娘呢。”

冯氏也是笑起来,“她就算不是你亲闺女,平日也没少喊你婶娘啊。”

林家老太太董氏从外边回来,门口儿碰到邻居三婶子,免不得说两句闲话儿。

三婶子翘脚瞧着林家院子里,忍不住羡慕的恨不能眼睛泛红。

“你说说,老嫂子,你们家里这也太让人眼气了。村里谁家都是,盼个孙子都要整日里求神拜佛。你们家倒好,你生了四个儿子不说,娶了媳妇又个个能生养,这孙子跟结葡萄一样,一拎一串儿,真是…唉!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最后还添了一个娇娇,人精一样聪明,还长的跟城里那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惹人疼,真是让人都不知道说啥了。”

董氏年纪五十左右,家里虽然日子不算富裕,但儿孙都孝顺,这心里舒坦,脸上皱纹就少,笑起来分外和气。

她心里也是喜滋滋,嘴上却嗔怪,“你是只看到孩子多热闹了,你是没看见我家那米缸,恨不得几日就吃空一次。孩子这东西啊,就是缘分,不能着急。咱们林家村祖上开始就在十里八乡有个好名声,没少做好事,放心,保证谁家里也不会缺小子。就是大伙儿家里小子来的晚,我家不是还有这么多吗,有事喊一声,都是一家人,谁还能看热闹啊。”

这话说的熨帖,林三婶被哄的欢喜起来,又闲话几句,就扭头拎了泥猴子一样的孙女红英进了自家院子。

虽然比起娇娇,自家孙女简直就是土坷垃一样,但孩子再不好也是亲生的,不能嫌弃啊。

董氏进了门,娇娇跑过去抱了她的大腿,“奶奶,奶奶,你怎么才回来,我都想你了。”

“哎呦,奶奶的乖妞,奶奶这才出门不到半个时辰就想了,就是嘴甜会哄人。”董氏抱起孙女,摸摸她后背衣衫汗湿,又在她脑门上亲了一口。

林娇娇笑嘻嘻,眯起月牙一样的小眼睛,回亲了她一记下,惹得老太太喜的脸上笑开了花儿。

她顺手抱了孙女,坐在老伴儿旁边,说起村里的闲话儿。

淘气小子们没了人监督,一边背书一边挤眉弄眼的做了怪样子,结果妹妹一看过来,就立刻恢复了原样。

娇娇趴在奶奶怀里,眼睛盯着淘气的哥哥们,其实心神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说起来,她来到林家已经快五年了。

原本前世她也算是自强不息的女金刚一个,自小家里父母重男轻女,她就自己打工赚钱读书,毕业后更是拼到金领阶层,小有积蓄,可惜三十大龄没有尝过爱情滋味,又因为工作累得身体不好,于是下了狠心放弃一切,回家乡接手了父母和兄嫂一家住的二层小楼,外加五亩水田五亩旱田,还有一小片果园和山地。

父母同兄嫂一家拿了她的小半积蓄进城了,她倒是扎根农村,一楼开了食杂店,二楼拾掇的温馨舒服,准备隐居避世,安静过后半辈子了。

可惜,她打算是挺好,但某天睡梦里就觉得被什么拉扯,怎么挣扎都没用,醒来就成了林家第三代里刚出娘胎,最小也是唯一的幺女。

她得了同前世一样的名字林娇娇,然后一直长到如今。

林家老爷子年轻时候上过战场,打过蛮人,伤了一条腿,走路微微有些跛,但因为曾经救过主将一命,卸甲归田的时候得了一笔丰厚的谢礼,于是在林家村建了大院子,买了十亩地,娶妻董氏,生了四个儿子,彻底扎下了根儿。

娇娇的父亲是林家老大林大海,憨厚勤快,母亲心粗又泼辣,但是善良孝顺。二叔林大江是个十里八乡都有名的木匠,二婶性子温柔,话不多。三叔林大河和四叔林大山是双生子,三叔在城里布庄做掌柜,娶的是东家的独女。四叔林大山读书有天分,如今已经是秀才,在城里大户做西席,娶的是县衙一个老吏的女儿。

这么看来,林家也是个普通人家,但一定要找出不普通的,那么也有一点,就是子孙太过繁盛。

林家四子,每家都生了三个小子,又因为有双生的遗传,老三和老四家的小子也都有双胎,加一处就是十二个孙子。这足以让那些子嗣不丰的人家嫉妒之极,但许是物以稀为贵,林家上下偏偏就喜欢宠着娇娇这唯一的小女娃。

娇娇爹娘自然不用说,三个叔叔婶婶也都把她当亲闺女,十二个哥哥事事让着她,护着她,更别说爷爷奶奶简直就当她是心尖儿了。

按理说,娇娇该知足了,毕竟前世没有体验过的疼宠,这一世上天如此加倍补偿于她,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贪心了。

只不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