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09-05

异道神眼 完结

异道神眼

来源:掌中云作者:愤怒的喜洋洋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简介:身怀透视眼,穿梭美人间,逍遥乐无边。恩,哥是一个博爱的人,我努力做到雨露均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加一酒吧能在江城立足,老板沈鹏可不是吃醋的,沈鹏的干 爹是江城公安局局长贺建国,分分钟能弄死肖志远。

王耀武一听赵飞的话,立刻拿起手机给沈鹏打电话,“老板,不好,出大事了,有个王八蛋在酒吧闹事,还打伤了我们的保安,对,他有功夫……”

“让开……让开……”几声狂叫传来,几名彪形大汉拥簇着一个驴脸男子,从一辆劳资莱斯里出来,浩浩荡荡冲了过来。

这人是酒吧老板贺鹏。

贺鹏正在不远处自己另一家私人会所里请政界朋友吃饭,一接到王耀武的电话,立刻赶了过来。

妈了个逼的!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还打伤老子的保安!

“什么人在闹事!”贺鹏脸一沉,大喝一声,走了过来。

围观的客人一看贺鹏带人赶来,纷纷躲远。

年轻人,敢在贺鹏的地盘上闹事,还是毛嫩呀。

“老板,就是这个家伙,他不是这里的会员,要硬闯贵宾区,我们不让,他就殴打我们的保安。”王耀武立刻上前去向老板贺鹏告状。

肖志远一听这家伙恶人先告状,顿时冷笑一声,道,“我朋友就在这间包厢里,我们要进去,你们不让,还动手打人!”

“贺总,事情是这样的……”高龙上前来,在贺鹏耳边嘀咕了几句。

贺鹏明白了。

“任何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我们这里也有自己的规矩,贵宾区只有持有会员卡的贵宾才能进入,既然你没有会员卡,就不能进入,我们的保安劝阻你,你不听,反倒硬闯,你说是我们的保安先动手殴打你,你不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在我的地盘上闹事?”贺鹏阴森森盯着肖志远反问。

贺鹏是生意人,极其精明,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背景之前,不会轻易采取武力。

“老板,他没有会员卡,还打伤我们的保安,你快通知派出所,把他抓起来!”王耀武狠狠盯着肖志远,在老板贺鹏耳边煽风点火。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任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张精致的会员卡,狠狠砸在了王耀武的脸上。

肖志远也是一愣,这小丫头哪里来的会员卡?

当任婷甩出这张会员卡的时候,王耀武顿时一呆。

钻石金卡?

怎么可能?

一个学生妹,哪里来的钻石金卡?

王耀武来不及躲闪,就被这张钻石金卡砸在脸上。

一加一酒吧的钻石金卡,数量有限,拥有钻石金卡的,非富即贵,都是江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总共不过二十张,拿二十张卡的主人自己都认识。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有钻石金卡?

王耀武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小丫头,弯腰捡起卡片检验了一下,竟然是真的?

这让王耀武大吃一惊。

“老板,这张卡肯定是假的,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有金卡呢!”赵飞嗷嗷大叫道。

王耀武连忙拿着卡片递到老板贺鹏面前。

贺鹏一看这张卡片,也是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这个小丫头的钻石金卡是真的?

王耀武一看老板的脸色变幻不停,脑子一转,低声道,“老板,有可能是这小丫头捡来的。”

任婷扬起小脸蛋,得意地问道,“怎么样?不是假的吧?”

贺鹏微微一笑,道,“会员卡是真的,既然这位小姐有我们这里的钻石金卡,就是我们这里的贵宾,让这位小姐和这位先生进去。”

“贺总,这不太好吧?”高龙一脸焦急,连忙低声道。

眼看只要包厢里的小妞儿喝了杯酒,王峰就能拿下她了,要是让肖志远进去,王峰就不能拿下小丫头。

贺鹏低声道,“高总,先让他们进去,不要让我为难,你们见机行事。”

高龙点了点头。

“滚开!”肖志远拉着任婷,牛气冲天,推开了包厢门。

两人刚一冲进包厢,顿时脸色一惊。

赵雨溪正被王峰抱在怀里,大叫着拼命挣扎。

“不要……不要碰我……我只是个学生……求求哥哥了……”小丫头被王峰抱在怀里,泪流满面,大哭着求饶。

包厢门一推开,王峰愣住了。

小丫头趁机狠狠在王峰手背上咬了一口。

“啊!”王峰一声惨叫,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小丫头趁机冲出王峰的怀抱,一转身,一只雪白的小手狠狠抽在王峰脸上。

“啊!”王峰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脸上多了几道血印。

赵雨溪的指甲很长,一巴掌抽过去,直接把王峰的脸划出了几道血印。

“志远哥哥,小雅,呜呜……”赵雨溪冲过去,一下子抱住了任婷,委屈的哭了起来。

其他人听见里面的动静,立刻冲进来。

贺鹏的十几个保镖一下子围住了肖志远。

“啊!小贱人,敢抓破我朋友的脸,老子抽死你!”

王峰是自己的贵客,竟然被小丫头抓破脸,这让高龙顿时暴跳如雷,大喝一声,冲上去,一巴掌抽向小丫头。

“你们这些王八蛋,竟敢起伏人家女孩子,真是禽兽不如!”高龙的巴掌刚一挥来,肖志远大喝一声,一扬手,抓住了高龙的手腕。

高龙一用力,竟然没有抽动,手腕就像是被铁钳卡主一样,半边身子都麻了。

“妈的比,快松开老子!”高龙恶狠狠瞪着肖志远,一声怒吼,一脚踹向肖志远的裆部。

“滚!”肖志远一看这狗东西竟然要废了自己,顿时脸色一沉,大喝一声,抢先一脚,狠狠踹在了高龙身上。

“啊!”高龙一声惨叫,身体如同炮弹一样倒飞出七八米远,砸在了地上。

“骂了隔壁,你敢打我,贺总,这小子敢在你地盘上闹事,当着你的面殴打我,快让你的人上呀!”高龙挣扎着爬起来,对贺鹏张牙舞爪大呼小叫。

贺鹏的十几个打手,一看老板的朋友被这家伙一脚踢飞,愤愤目瞪口呆,面露凶相,把手伸进衣襟,等待老板贺鹏发话。

王耀武从包厢外跑了进来,低声道,“贺总,查出来了,这张会员卡的编号是金花制药集团任总的卡。”

贺鹏一听王耀武的话,顿时脸色一变,低声疑惑道,“任总的会员卡怎么会在这个小丫头手上?”

“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个小丫头捡来的?”王耀武瞥了一眼任婷,低声道,“要不老板你打电话问一下任总?”

金花制药集团是江城排名第三的制药公司,老板任兰虽然和自己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人脉很广。

贺鹏这家伙极其狡猾谨慎,轻易不会得罪任何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是高龙是自己的朋友,今天高龙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当着自己的面殴打,这件事要是不妥善解决,会很麻烦。

贺鹏想了想,对高龙低声道,“龙少,这小丫头的会员卡是金花制药集团董事长任兰的,我恐怕不能出面帮你,看在兄弟的面子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看?”

“哼,贺总,我们高家在江城还没人敢欺负,就算这小丫头是任总的人,那又如何?我不能被人拜拜殴打!”高龙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目光极其凶恶,死死盯着肖志远,仿佛要吃了对方。

怎么可能?

这个小丫头是金花制药集团老总任兰的人?

金花制药集团也是人民医院妇科药最大的供应商,董事长任兰和自己的叔叔、人民医院副院长王万山关系不错。

这件事闹大了,恐怕对自己不好吧?

王峰想到这里,上前来附在高龙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高龙皱了皱眉头,考虑片刻,狠狠扫了肖志远一眼,冷笑道,“好,今天老子看在贺老板的面子上,绕了你们,但是贺总,走出你地盘的大门,兄弟我谁的面子都不给。”

“喝了这杯酒,给我们道个歉,立刻滚蛋!”王峰悄然无息将那杯下药的啤酒端了过来。

贺鹏一听高龙的话,立刻抱拳笑道,“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年轻人,你殴打了龙少,龙少看在我的面子上,暂且放你一马,不要不识抬举,快喝了这杯酒,给大家道个歉,立刻滚蛋!”

“我为什么要道歉?”肖志远冷笑着反问道。

“曹尼玛,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王耀武狗仗人势,恶狠狠冲着肖志远大声咆哮。

贺鹏一把推开王耀武,来到肖志远面前,露出一丝诡笑,低声道,“年轻人,不要不识抬举,好汉不吃眼前亏,喝杯酒,立刻带着两位小姐离开,不要把事情搞得不好收场,明白吗?”

“志远哥哥,我怕……”哭花脸的赵雨溪,一想到王峰要强上自己,立刻贴紧了肖志远。

肖志远明显能感觉到小丫头很害怕,娇躯在剧烈颤抖。

为了小丫头,肖志远正想答应,就在这时,任婷一马当先站了出来。

“不就是一杯酒嘛,我喝!”任婷很是不屑,一把夺过酒杯,一仰头,咕噜一下,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嘿嘿,小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难受死你!

王峰楞了一下,眼中透出极其猥琐的目光。

“可以走了吧?”任婷放下酒杯,大声问道。

贺鹏见王峰和高龙不说话,道,“快滚!”

“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刘浩看着手里的检查结果,满心的忐忑。

对面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了刘浩一眼,叹息一声,说道:“你这是恶性脑瘤。”

轰的一声,刘浩犹如雷击,目光呆滞,一脸的不可置信,好久之后,才轻声问道:“还有救不?”

“脑瘤已经很大了,接近晚期,不容乐观啊……不过,要是积极治疗的话,是能大大增加存活时间的。”医生的话语让刘浩的心更加的冰冷。

“治疗的话,需要多少钱?”刘浩说话的音调,出乎意料的平静。

“这病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填不满的。”医生看着刘浩破旧的工作服,悄然叹息了一声。

“恩。”刘浩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如果我放弃治疗的话,大概还能活多久?”

“最多三个月。”医生如实回答。

“我会怎么死去?会不会很悲催?”

“大多数脑瘤患者都是因为肿瘤引起的颅内压力增高,出现脑疝,压迫呼吸循环中枢,呼吸心跳停止所致……”医生看着刘浩,轻声说道:“你的脑瘤位于中线位置,现在已经影响到了脑脊液的循环,如果不接受治疗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造成脑疝猝死。”

“恩,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我最多能活三个月,而且随时有死去的可能,是这样子吧?”刘浩看着对面的医生,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你要是积极配合治疗的话,情况是会好很多的。”医生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稚嫩的少年,心中也是一阵难受,小心翼翼的说道:“住院吧……”

刘浩摇摇头,颓然的笑笑,轻轻说道:“这是命,不是病,我还有一个病,那就是穷……”

说完这话,刘浩轻轻对面前的医生鞠躬,然后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走出医院,外面阳光明媚,车水马龙,刘浩愣愣的看着街上匆忙赶路的人们,听着卖水果小贩们的叫卖声,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炫目的太阳,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从脑门之处传来,整个脑袋就像是想要爆炸一样,让人痛苦万分,疼的刘浩龇牙咧嘴,冷汗直流,很久之后才慢慢恢复。

刘浩不知道的是,此时在他额头正中间的位置,一个小小的突起正不断的蠕动着,最后,硬生生的从脑门里面挤出来一个突起,像极了一只眼睛!

随时可能死去呵……刘浩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一脸的苦涩笑容,下一秒,刘浩满心愤怒的就将手里的检查结果撕成了碎片,然后狠狠扔到了地上。

生命只剩下不到一百天,兜里钞票只剩下不到五百块,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此了吧?

去你的生活,小爷我不陪你们玩了!你不是想让我死么?小爷我偏要潇洒的活着,哪怕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

伸出手掏出口袋里面仅剩的五百块钱,刘浩想了想,咬牙发狠,将兜里的半包大前门就扔到了垃圾桶。

走到一家商店里面,刘浩看着老板,再没有了之前的谦卑懦弱,大咧咧的说道:“老板,给我来一包中华。”

老板看了看刘浩破旧的衣服,犹豫了一下。

原本按着刘浩的性格,他会讪笑一下就过去了,干民工这些年,他已经受尽了各种白眼,已经对这样的眼神免疫了,不过今天不同。

小爷我现在不是为受你们白眼活着的!

只见刘浩一瞪眼,冷哼一声,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狠狠的就拍在了桌子上,看着老板,满脸的鄙视:“赶紧拿,再给我来一瓶可乐,剩下的钱别找了。”

老板被刘浩吓了一跳,慌忙拿烟,递水,满脸堆笑。

刘浩接过递来的香烟可乐,斜眼睥睨,看着商店老板,冷哼一声,就离开了商店。

剩下老板在商店里面各种凌乱,这年头的富二代们,真的会玩,这位小爷,肯定又是体验生活的有钱公子哥……

虽然他穿的破烂,但是那高贵的气质,那不羁的眼神,那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尊贵……啧啧啧……

既然快要死了,那么多少也要体面一点!买完烟之后,刘浩揣着兜里的四百块,直接来到火车站附近的步行街置办了一身的行头,鞋,阿迪达的,裤子,普希金的,衣裳,克林顿的,皮带,叶利钦的……以上通通都是高仿的……

至于那一件陪了自己好几个工地的战袍,被刘浩直接撇进了垃圾堆。

然后又去理发店,理了个五十块档次的发——以往他都是找十块钱的学徒工理发的。

从今天开始,我要和过去的我说拜拜!

看着剩下的钱,刘浩直接走到了一家饭馆中,奢侈的要了一盘酱牛肉,点了一瓶白酒一碗面,大吃二喝起来。

反正随时都能死去,能享受一会是一会了,万一今天睡着,眼睛一闭,没睁,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嚎……

人死了,钱没花了,那该多么的悲催……

走出饭馆,夜色朦胧,刘浩一瓶白酒下肚,整个人熏熏然,点燃一支中华,就这样,蹲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往来的人群,满脸留恋和不甘。

他今天二十一,是他一生中的黄金时代,他有好多的奢望,他想要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他以为自己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居然就要结束!

长这么大,还有好多好吃的没有吃呢,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呢,还有好多事情没做过呢——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呢!

想到这里,刘浩就是一阵心酸。

要是就这么死去了,那真的是白在这个世界走一趟了!

想着心事,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看着那些或清纯或妖冶或婉约或性感的女人们,刘浩的心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不,不能就这样死去,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事情,短暂的考虑之后,刘浩就做出了一个荒诞无比的大胆决定。

他决定今天要把保存二十多年的童子身给破了!他要去找女人,去最豪华的地方,睡最漂亮的女人!

人生不能留有遗憾!

看着兜里仅剩的十几块钱,刘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充满嘲讽的笑容。

霸王餐什么的都弱爆了,是的,小爷我今天,就是要霸王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