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09-05

少年圣医 连载中

少年圣医

来源:掌中云作者:七宝浮屠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简介:山村走出的少年林树,因被陷害惨遭学校开除,回村之后更是被多方欺凌,绝望之际融合神秘阴阳珠,从此双手控阴阳;阳可生万物。治尽天下病;阴可惩恶人,除尽世间邪,从此风生水起,美女财富滚滚来,踏上人生巅峰!展开

本书标签: 奇遇 神医 变强 打脸 反转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张志强也就是三十刚出头,牛大壮之所以叫他强叔,是因为人家是村长,辈分自然就高了一些,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事情。

而夏金花本来就比张志强还小,所以牛大壮和夏金花也就差了几岁而已。

屋子里就他们两个孤男寡女,想到之前在大壮家里的暧昧,两个人都有些不自然,特别是夏金花,喝了一点酒的她现在全身都火热无比。

“婶子,这小鸡炖蘑菇香啊!”牛大壮有些不自然,赶紧转移了话题。

“啊,我都炖了半天了,来,大壮,你强叔虽然不在家,但是你也别外道,再喝点!”夏金花也反应过来,连忙招呼着牛大壮,又给牛大壮倒满了酒。

牛大壮表面上没动静,但是心里却暗想着,这现在自己都快控制不了,要是再喝点,岂不是完蛋了?

“算了,婶子,不喝了。啧啧,真香,婶子你坐下来吃吧,不用招呼我!”牛大壮夹了一块鸡大腿的肉,放在嘴里,柔软可口。

牛大壮虽然也没有正眼看夏金花,但是却知道她一直看着自己,心里却有些紧张,这是张志强的女人,不是村里其他的小媳妇,自己千万要忍住,这要是真做出点出格的事来,以后也不用在靠山屯混了。

“大壮,上次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夏金花实在是忍受不住内心的寂寞,就问了起来。

“啊!”牛大壮正在喝着鸡汤,听夏金花这么一问,差点呛了出来,他没想到张志强没在家,夏金花要跟自己讨论这样的事情,“婶子,强叔不在,等他回来我好好的跟你们说下!”

但是夏金花却是铁了心的要问,她再也不想过这种活寡妇的日子了,村长咋了,村长也是人,他媳妇更是人,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大壮,都不是外人。你强叔找你来,就是想让你给俺好好瞧瞧,他在不在都是一样的!”夏金花说完,还故意往前凑了凑。

牛大壮心里这个不自在啊,夏金花这明显是要自己犯错误不是吗?“强叔啥时候回来啊?要不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不用等他了,他这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你跟俺说是一样的!上次我为啥那样啊?还有,为啥我总是觉得很需要呢?还有我老是胸闷,烦躁。”酒意上头,夏金花再也不矜持了,直接问了出来。

突然西厢房传来一阵的咳嗽声,夏金花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虽然脸上还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还是麻利的站了起来。

牛大壮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可是在村长家啊,要是真的办了村长老婆,自己也要滚出靠山屯了。

幸好,村长的老爹平时都是在西厢房,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把菜端过去。

“那个婶子,我吃好了。其实你平时的时候多出来走动走动,最好是有个兴趣爱好什么的,对你的健康会很好,当然,最好是找个工作什么的,这样的话,你的情况会好很多。还有,这是几方药,你早晚给强叔坚持服用,少行房事,很快,他也会好起来的,具体的我以后再说吧!”牛大壮借着说夏金花和张志强的病情,稳了稳情绪。

“哦!”也不知道夏金花是不是真的听了进去,反正答应了一声。

“那啥,婶子,我回去了!”牛大壮现在心里还砰砰跳呢,跟夏金花说了一声,就赶紧溜回去了。

夏金花看着牛大壮的结实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特别的失落。

晚上的时候,那个女神如约而来。

“大壮,我知道小青咬了你,你的欲望会强烈很多,而且以后你可能有很多的女人,所以今天我要先交给你一个法术,这样你就不会因为房事频繁而坏了身子!”说完,就说了一串咒语,牛大壮心下高兴,连忙急忙,这可是好东西啊,哪个男人不想自己金枪不倒,一夜七次呢!

这一晚上,牛大壮就在修炼着那个可以让自己持久作战的咒语了,甚至都有些忽略了怀中的女神。

第二天一早,牛大壮还在被窝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旺财的疯叫声。

“大壮,大壮,你在家没?”是李月华,她正在院子外面,冲着屋子里面喊着,显然是怕旺财,没有走进来。

牛大壮坐了起来,看到窗外李月华焦急的样子,也没管那么多,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就出去了。

“月华姐,这么早,你咋来了呢?”牛大壮先对旺财吼了一声,接着笑着问向了李月华。

李月华看着牛大壮结实壮硕的身材,脸不禁的有些红了,她男人在家成立承包了工程,这一走都大半年了,也没回来过,一个女人在家,就算是再正经,也耐不住寂寞啊!

“这还早啊?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对了,大壮,你快点穿衣服,俺妹子找你。”李月华走到牛大壮的身前,就往屋里推他。

牛大壮心里一动,李月眉找自己干啥,昨天的情况他也看了,按照脑海中的方子,她应该好了才对啊?

不过,他还是飞快的回屋穿了个背心,换了个大裤衩又出来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李月华家里,还没等进屋,牛大壮就停住了,他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房子上空又一层淡淡的黑雾,这黑雾把整个房子都包围住了,显然,这是不正常的。

“大壮,你看啥呢?快进屋啊?”李月华见牛大壮站在门口,还以为他不想进去呢,心里就着急了,催促了说道。

牛大壮心里已经有了猜想,但还是走了进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既然插手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管到底的。

朝阳村,面朝红叶河背靠落霞山。

据老辈传下来的说法,曾有风水高人路过,说这是个依山面水的风水福地。

而这福地的地眼,说是就在村子南头靠山脚的老槐树那。

果不其然,穷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老槐树旁的孤零零老宅里,竟走出了个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学生,而且还是市高考状元!

这无疑让几辈子离不开土坷垃的村民们羡慕至极,当然也多的是眼馋这老宅的人,谁还不想占个风水宝地呢?

傍晚的天空压满了厚厚的乌云,山雨欲来。

“你们来干什么?!”一个黑瘦少年拄着根木棍,忍着身上的伤痛,强撑着断腿堵在老宅院门口,警惕的看着来人。

“哟,伤的不轻啊林树!别紧张嘛,听说你这高考状元打架被学校开除了,我这当堂哥的,怎么也得来慰问慰问不是!”

门外站着一帮吊儿郎当的杂毛青年,为首阴笑的胖子叫林大志,跟林树算是本家兄弟。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慰问,你们走吧。”

林树说着话就准备关门赶人,爷爷走后这些年他看管了人情冷暖,特别是对这堂兄一家更没好感,知道他铁定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别急,不需要慰问是吧?”林大志半只脚跨进门槛,肥胖的身躯压住了门板,嘿笑着道:“那就赶紧收拾滚出去吧,别占着我们老林家这块风水福地了!”

林树冷冷看着他没吭声,林大志瞪过来冷笑道:“早知道我上学的时候该住进来的,说不定高考状元就是我了,也不至于像你这个废物这么不争气被开除掉,呸,真够丢人败姓的!”

“学,是我考出来的!这宅子,也是爷爷留给我的!”林树想起被开除的事就无比憋屈,压抑着痛苦说道。

“留给你?哈哈哈,林树你可真没数啊,你就是二爷爷捡来野崽子!让你姓林让你占我们老林家福气考了大学还不知足?原本想着你是大学生了以后能给我们林家脸上贴金呢,现在,你就是个屁!”

林树死死攥着手里拄的木棍,眼睛里几乎喷火,因为爷爷走后的存款的事,他这些年受尽了林大志一家的辱骂欺凌,考上大学之后情况才算是好转了,现在,一切都又回到原点……

忍下眼中升腾起的雾气,林树又攥紧支撑身体的木棍,咬牙切齿道:“林大志,做人别太过分,爷爷留的钱你们昧了,现在还想让我无家可归吗?!”

嘭!林大志突然一脚踹出,直接把猝不及防的林树踹的仰面跌倒,狞笑着走过来踢开那根拐木棍,冷声道:“野崽子长本事了,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二爷爷跟我们是一家人,他的钱凭什么留给你这条野狗?!”

倒地的林树新伤旧痛混合在一起,疼的直冒冷汗,他倔强的抬起头死死瞪向这个所谓的堂哥,内心愤怒不已。

“瞪什么瞪,有本事起来打我啊!”林大志狞笑着抬脚,直接踩在林树的断腿上!

使劲发力看着林树痛苦的低吼出声几乎要昏厥,他冷笑道:“看二爷爷的面子上,给你一天期限滚出老宅,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对了,以后也不许你再姓林,你就是个野崽子,少他娘的给我们丢人败姓,听见没!”

“听见……你娘!”林树几乎要疼死过去,他被冤枉开除之后又被暴打,原本想着回到自己长大的这个小山村里舔舐伤口,可谁料,却又遭受这些!

憋屈,恼怒,愤恨,所有的情绪混合成力气,他咬着牙爬起身来,瘦弱的身板第一次朝肥胖壮硕的林大志扑去,即便拼了命,也要反抗一次这种欺凌!

“啊!野崽子竟然敢咬我!打,都给我打!打死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狗!”林大志一巴掌把瘦弱的林树再次抽倒在地,随即便跟那些镇上的混混一起,对着他开始疯狂的拳打脚踢!

阴沉的天空终于开始下雨,仿佛是老天爷可怜林树留下的泪水一般,雷声隐隐,却怎么没有一道雷劈下,惩罚这世间的做恶之人?

林树不明白,他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痛苦的蜷缩成一团,任凭比雨点更密集的拳打脚踢倾泻在身上,痛到麻木时,他脑袋却无比清醒,紧紧攥住脖间挂着的黑白石珠;

这石珠是爷爷生前最喜欢把玩的物件,也是当年襁褓里,唯一可能跟他身份有关的东西。

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被疯狂痛殴的林树,麻木的看着眼前地面上溅起的雨滴,痛苦的想到,这石珠,竟成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

天空坠落的雨点愈发紧密,可林大志和那帮混混却没有停手的迹象,他们似乎打定了主意要一次把林树打怕,甚至打废打死都不重要,只要能让他滚走腾出老宅来。

旧伤已经麻木,一次次恶狠狠的踹打下,五脏六腑仿佛都破碎了似的,林树艰难的摸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艰难的看看黑沉沉的天空,心想,这个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吧?不应该如此啊!

雨下的越来越大,已经开始模糊视线,肥胖的林大志和他那些同伴也都打累了,拳脚终于停歇,可林树却仿佛没了声息般一动不动。

“大志哥,这小子不会真被打死了吧?”刚才打人打的亢奋,现在停下来,旁边一个混混有些担忧。

林大志眼中有些慌乱,随即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又踢了林树一脚,狞声道:“死了更好,他就是条野狗没人关心的,何况原本他就带着伤回来的,死了只会让咱们更方便,还赖不着咱们!走吧,这雨下的真他娘邪性,明天再来给他收尸!”

几人匆匆趁着大雨离去,过了好久,院子中的林树才终于有了动静,他勉强攒出些力气来,抹了把满脸混着鲜血的雨水,咬紧牙关强撑起身,一点点朝门外爬去。

爷爷说,当年就是在这老槐树下捡到的他,所以给他起名叫林树。

林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他几乎耗光了所有力气才爬到老槐树下,想着既然从这里生,那便,也从这里死吧……

可是,他不甘心啊!

凭什么,行医积德一辈子的爷爷,不得善终便匆匆去了?凭什么,生而为人的他要被遗弃,爷爷走后更是受尽欺凌?

凭什么,林大志这个泼皮和他那泼妇的娘恶事做尽,还能心安理得挥霍着爷爷的积蓄还要来霸占老宅?

凭什么,欺侮女同学的那个家伙反被表彰为见义勇为,而自己这个见义勇为的,倒成了替罪羊被开除还被报复……

“老天爷,善恶有报终究只是一个笑话吗?你若有眼,便睁开来看看,看看这人世间啊!”

林树睚眦欲裂,握着珠子的手疯狂捶击地面,拼着最后的力气对着倾泻大雨的天空怒吼着质问着,不甘的咆哮着!

咔嚓~手中珠子悄然碎裂,与此同时林树瞥见那阴沉的天空陡然划过一道光,撕裂了压在整片村庄上的的阴云,随即在震耳欲聋的轰鸣中,一道雷光如天罚降世,朝老槐树直劈而来。

虚弱的林树直接被这巨大的轰鸣的声震的昏死过去,而雷云却仍在朝阳村上方聚集不休,无数雷蛇犹如魔神降世般,疯狂的朝着老槐树倾泻。

诡异的是,这铺天盖地的雷芒并未能伤及林树分毫,原来是他鲜血淋漓的掌心浮起一团黑白交织的古怪光球,光球散发刺目的光芒,将他笼罩包裹起来。

天边异象渐歇,那光球散发的刺目光芒也渐渐收敛,最后全部汇入林树眉心!

至于此刻的林树,他恍若死了,却也终于真正的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