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09-05

终极护花狂徒 连载中

终极护花狂徒

来源:掌中云作者:中华小当家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简介:植物人可以苏醒吗?当然可以!因为我苏醒了,不仅苏醒了,还拥有了意想不到的能力!貌美的妻子,无数的少女都聚拢到我的身边,是缘分吗?还是因为......展开

本书标签: 女婿 护美 异能 变强 打脸

精彩章节试读:

郑宇打了个激灵,双腿开始哆嗦起来。

楚浩问道:“你们是不是经过了坟地?还做了一些对死者不敬的事情?”

“小宇,赶紧说!”

吴瑞山盯着郑宇,眼睛里冒着火。

这个外甥没给自己惹事,本来自己不想管他,无奈吴夫人多次央求自己,只能给他在公司找了个闲职。

平时没少惹麻烦,但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没想到这一次闹得这么大,对女孩子骚扰的事情还没问清楚,竟然还跑到坟头去闯祸!

郑宇还在犹豫,吴瑞山发火了。

“行了!别说了,马上让小刘来处理!”

郑宇砰就跪下了,“姨父!别别别!我说我说!”

两人离开橡胶厂后,本来要回家,可郑宇突发奇想,问吴斌要不要去看坟头蹦迪?

吴斌根本没有心情,但是经不住郑宇精虫上脑,郑宇已经听说了附近正有人下葬,专门找了脱衣舞去表演。

两个人绕到了一个城郊的坟地,那里正在进行脱衣舞表演,看得人还真是不少,郑宇看过瘾了,等到人散了,他跑过去跟女孩搭讪,结果差点被对方打了。

吴斌过去帮忙,碰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楚浩意识到问题来了。

郑宇叹了口气,“吴斌拉我离开,不小心踩踏了坟头,踩坏了一部分……”

楚浩明白了,估计是坟头中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吴斌,至于那些具体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那个地方离附属二院最近,我就直接开车去了那里……”

“哼!这算是你唯一做对的事情!如果没有碰到这个小兄弟,估计我儿子性命不保啊!”

吴瑞山转过身给楚浩深深鞠了一躬。

“吴叔叔,这也是我举手之劳,不必如此的!”

吴瑞山突然想到一件事,问吴斌不会在犯病了吧?

楚浩又摸了摸吴斌,说吴斌体内已经干净了,但是身体太弱,以后远离那些阴气重的地方就行了,甚至包括古书,最好都不要让吴斌见到。

吴瑞山点点头,这些都牢记在心。

“以后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小兄弟尽管开口!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你的名字呢!”

楚浩赶紧回答,我叫楚浩!

吴瑞山哈哈一笑,“楚浩,嗯,我记住了!”

楚浩离开的时候,郑宇跑过去拉住了楚浩,“有事找我就行!不管H道白道的,我还是认识不少人……”

郑宇满脸的真诚,楚浩点点头。

刘子豪开车将楚浩他们送回了肯德基,下车时特意跟楚浩热情地握手、寒暄。

既是让别人看到楚浩确实没事,同时自己也是为了给楚浩一个好印象。

刘子豪已经知道了,这位楚浩可是吴公子的恩人。

回家路上楚浩都在想着怎么跟齐珊珊解释,实在想的头疼,干脆不再想了。

其实楚浩还是了解齐珊珊,当时的齐珊珊正在气头上,等到过去了,应该就没事了。

敲了几下门,齐珊珊打开门冷冷地看了楚浩一眼,两个人进了屋。

丈母娘刘英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老丈人齐国风正在喝茶。

刘英看到楚浩进来的一刻,呆住了。

“爸、妈,我回来了。”

刘英张了张嘴巴,没说话,蹭就从沙发上跳下来,顾不上穿鞋,光着脚噔噔噔走到楚浩身边。

摸了摸楚浩的胳膊,捏了捏楚浩的脸,又看了看楚浩脚下的影子。

“你,你真的……”

看到刘英魂不守舍的样子,楚浩咳嗽了一声,“妈,张医生把我治好了,嗯,谢谢妈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刘英呼了一下,手心都出汗了。

其实在齐珊珊回来的时候,就问过刘英楚浩是否回来。

当时刘英还问齐珊珊是不是傻了,人都已经安乐死了,怎么可能回来?难不成是魂魄回来吗?

齐珊珊将在医院的事情哭着告诉了刘英,尽管说的绘声绘色,刘英还是不信。

她觉得齐珊珊就是太累了,另外就是人刚死,一时接受不了,才胡言乱语的。

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女婿竟然真的活了!

缓过神来的刘英,第一个念头,就是心疼。

说好的配阴婚的剩下的15万彻底黄了!

“楚浩,我可没有照顾你,你看看你这皮包骨头的样子,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了呢!我可担不起!”

楚浩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行了,别愣着了!”

楚浩抬起头撸着袖子就往厨房走,习惯性地要去做饭,被刘英拦住了。

“你这刚出院还能让你做饭?”

听到这句话,楚浩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到确实是刘英说的,心里觉得暖暖的。

可刘英下一句,让自己回到了现实。

“咱们出去吃饭吧,姗姗姥爷八十大寿,你怎么也该出席一次了。”

楚浩上楼去换衣服,看到齐珊珊已经换好了,今天妻子的衣服很漂亮,红色长裙,显得身材更加完美。

楚浩进屋后,齐珊珊并没有说话,一直在照镜子,楚浩看到了床上摆放的新衣服。

正要回头说声感谢,齐珊珊已经走到了门边。

“别以为这事过去了,今天姥爷生日呢就算了,我已经请好假了,明天就去办手续。”

“砰!”齐珊珊摔门出去了。

楚浩看着镜子里瘦弱的自己,叹了口气,开始换衣服。

在去饭店的路上,齐珊珊开着车,楚浩坐在副驾,老丈人和丈母娘坐在后排。

“今天是你第一次见到亲戚,能不说话就不要说话,知道了吗?”

楚浩答应一声,看向了窗外。

刘英看到楚浩就来气,心想十几万呢,全都泡汤了,还要继续养着这个窝囊废。

自结婚以来,楚浩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场合,刘英不让,楚浩也确实是拿不出来。

刘英姐妹三人,自己最小,生的还都是女儿,等于有三个女婿,论平辈来看,自己算混的不错,两个姐姐跟自己没有拉开差距。

但是下一辈就不一样了,姐姐们的女婿,一个公司白领,一个做生意,都比自己这个窝囊废女婿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平时一直藏着掖着,生怕被人说了笑话,但这次不一样了,老爷子八十大寿,如果女婿还不露面,实在说不过去了。

“哎,听说还是马跃请客,这风光全让他占了……”刘英白了楚浩一眼。

马跃是刘英大姐的女婿,一家私企部门经理,从前凡是宴席,都是他来买单。

说是买单,其实也都是走公账罢了。

半小时后,楚浩一行人来到了福满楼,这是昆州排的上名号的酒楼,装修一流,风味独特。

包间内已经坐满了人,主位自然是今天的老寿星,刘长山。

身边做的两边分别是刘英的两个姐姐的家人,刘英很自觉地领着自己人坐在最远的地方。

所有人的眼神齐刷刷看向了楚浩,终于看到传说中的上门女婿了!

刘英的两个姐姐恨不得把楚浩扒光了仔细来研究,当然,研究的目的,还是为了更好地让自己的女婿来吊打这个不入流的窝囊废。

可两个女婿好像对于楚浩根本就不感兴趣,毕竟不在一个维度,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有人落座完毕,一个长相白净斯文,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站了起来。

“还是我来主持一下吧,今天是姥爷八十岁大寿的好日子,让我们拿起酒杯,祝姥爷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精彩!”

“大家一起干杯。”这个人就是今天的实际主角,大姐的女婿马跃。

吃了几口菜,喝了几杯酒,话题就到了马跃的身上。

“小马,听说你升官了,以后多多关照啊!”

“这几个兄弟姐妹都要好好跟你学学,你这样的才是他们的榜样啊!”

马跃很享受这种感觉,频频举杯。

很快,他注意到了楚浩。

别人都在拍他的马屁,只有楚浩,一直安安静静坐在角落吃着菜,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肉。

“咳咳,妹夫!妹夫!”楚浩抬起头,看到马跃拿着杯子对着自己。

刘英率先紧张了,低声叮嘱道,少说话!

楚浩皱了皱眉头,心想我根本就不想说话啊。

“咱们初次见面,认识一下,我叫马跃,吴氏集团旗下的,希乐公司的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

说道吴氏集团的时候,马跃特意看了下周围,周围人露出笑容,纷纷表示太谦虚了太谦虚了!

“妹夫,你呢?在哪里高就呢?”

昆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某VIP病房。

“这个倒霉玩意儿,死透了吗?”

“是的夫人,您的女婿已经去世了。”

刘英用手绢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看着病床上的楚浩。

几分钟前,一股浑浊的液体进入楚浩的身体,先是冰冷刺骨,接着灼热难耐,楚浩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一幕幕过往闪回到了眼前。

第一幕,逛商场时突遇大火,自己冒死救出一个名叫齐珊珊的漂亮女孩。

第二幕,被救女孩突然跟自己联系,希望楚浩入赘齐家,恰逢楚浩老母病重,急需用钱,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嫁”入豪门。

第三幕,巧合的是,入赘一周后,他便从三楼窗台摔下,成了植物人……

张医生再次确认后,告诉刘英,楚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

“哈哈!可算死了!”刘英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兀自说道,“这肯定能卖个好价…”

张医生马上明白了,这种事情在医院里见多了,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要提醒刘英。

“夫人,私自贩卖尸体的可是犯法的……”

刘英眼睛一瞪,双手叉腰,嚷道,“犯法?老娘就是法!你们院长是我表哥,少管闲事!我跟你们院长都是一家子,你要是不想干了就直说!”

刘英朝门外招了招手,一个身着名牌的中年男人拎着个箱子走进了病房。

“你看这腹肌,你这看皮肤,你看着身材,啧啧啧……绝对是上等货色!”

中年男人连连点头,“不错不错,给我老娘找个这样俊俏的小伙子配阴婚,才显得我脸上有面儿……”

刘英直直地盯着箱子,男人赶忙将箱子抱起打开给了刘英。

“这里面是10万,等到并骨的那天,我再给您剩下的15万。”

刘英冷哼了一声,“真小气!这点钱还分成两次……”

说着,刘英跟中年男人离开了房间。

门刚一关上,楚浩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不但没有死,反而身上充满了力量。

楚浩坐起来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胸脯,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疼。

缓了几秒钟,楚浩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一个小护士经过正好看到了一丝不挂的楚浩。

“诈尸啦!啊!”小护士一嗓门把张医生喊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场景,张医生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走到楚浩面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人没事,各项指标都正常。

“不可能啊,安乐死的药物可是剧毒……”张医生寻思着。

“医生,我能走吗?”楚浩盯着张医生问道,人没事,在这里待着也就没有必要了。

“可以可以!”

楚浩随手找了一件病号服套在了身上。

楚浩不知道的是,注入自己体内的,并不是安乐死的药物,而是一种尚未经过人体实验的神秘药物。

而发明该药物的人,是医院中备受尊敬的杨天信教授。

他在看到昏迷的楚浩之后,偷偷将安乐死药物,换成了自己研发的神秘药物。

没想到,植物人居然醒了?药起效了!

至于这药物后面会有什么作用,杨教授还不得而知,他打算继续观察。

此时,楚浩告别了张医生,快步朝外面走去,他打算将自己没有死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妻子。

尽管妻子平日对自己看似冷淡,但是他心里知道,在那个冰冷的家中,只有妻子对自己是友善的。

刚到医院大厅,楚浩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一直挂念的妻子!

齐珊珊,楚浩的妻子,是附属第二医院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医院的院花,此时正低头打着电话。

“妈,我们毕竟夫妻一场,今天他安乐死,我当然要来看他最后一眼……”

一抬头,齐珊珊愣住了。

“楚浩,你,你还活着?”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以毒攻毒吧……”楚浩紧张地看着齐珊珊。

齐珊珊上下打量着楚浩,慢慢的,她的脸上立刻恢复了平日的冰冷。

“你真是命大。”说完,齐珊珊转身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楚浩赶紧跟了上去,在齐珊珊前面打开了车门。

车子快速开动着,坐在副驾的楚浩眼睛盯着齐珊珊的动作。

让楚浩自己吃惊的是,他竟然学会了齐珊珊的开车动作。

“你看什么呢?”齐珊珊扭头不满地看了一眼,她感觉今天的楚浩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

楚浩把头转向了车窗外,摇摇头说没什么。

“饿了吗?”齐珊珊问道,楚浩一愣,轻轻点了点头,没想到齐珊珊多日不见,竟然会关心自己。

平日里妻子很忙,忙到几乎一天都见不到人。

今天却专门来看自己,让他很感动。

“去吃饭吧。”两个人下了车,“等等!”齐姗姗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件黑色外套,披到了楚浩的身上。

楚浩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齐姗姗没有跟上来,一回头,看到的竟然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用手帕捂住了齐姗姗。

齐姗姗瞬间晕了过去,被那人拽上了一旁的面包车,随后面包车直接开离了现场,整个过程不过几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