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09-05

全才高手在校园 连载中

全才高手在校园

来源:掌中云作者:杀猪刀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简介:一滴神血改变了叶昊的人生。 考试满分,彩票必中,篮球天才,游泳健将,选一个? 不,老子就是全能。展开

本书标签: 奇遇 异能 透视 变强 爽文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一米九的光头壮汉手中持着一柄弹簧刀正冷冷地看着叶昊。

弹簧刀在他的手中如同玩花一般地旋转,他的眼中流露出猩红的光芒冷笑道:“小子,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滚。”

“我带她一起滚,好吗?”叶昊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得不说这个光头壮汉给了叶昊一种巨大的压迫。

更不用说他的手中还拎着一柄弹簧刀了。

“滚。”光头青年看到叶昊还敢讨价还价,他两步上前就冲到叶昊的面前,接着大手就朝着叶昊的脸抽去。

光头青年是个混混不错。

但他还没有强到动不动地就捅人刀子的地步。

叶昊吓了一跳。

他没有想到这位说出手就出手。

可是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在叶昊的眼中那个光头青年的大手抽来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这就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样。

叶昊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不妨碍他躲开对方的一巴掌。

“咦。”光头青年显然没有想到叶昊能避开他的这一击,不过他也是怔了怔就再次朝着叶昊抽了过去。

叶昊这次清晰地看到了对方的攻击轨迹,因此他再次轻轻松松地避开了对方的一击。

“该死。”光头青年怒了。

人在愤怒的时候就容易不理智。

叶昊的两次精妙的避开使得光头青年怒从胆边生,他手中的弹簧刀狠狠地朝着他的胸前捅去。

“这也是神血带来的改变吗?”叶昊这时已经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了。

因此在光头青年朝着自己捅去的时候他的大手朝着他的手腕切了过去。

砰地一声光头青年惊愕地看到手中的弹簧刀被震掉,而就在这时叶昊的大手朝着他的脸上抽了过去。

啪!

叶昊抽的光头青年在原地旋转了两圈接着瘫坐在地上。

“我们走。”叶昊转身看向李芊芊道。

李芊芊一脸崇拜地看着叶昊道,“叶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个问题待会再讨论。”叶昊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示意李芊芊坐上来。

李芊芊没有丝毫迟疑地就坐了上来。

等到叶昊带着李芊芊来到主干道之后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叶昊之所以这么着急离去实在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种状态能持续多长时间。

这种事叶昊可不敢冒险。

毕竟这可是拿生命当赌注啊!

“芊芊,你怎么会在那里?”叶昊轻声问道。

“那条小道不是近道吗?”李芊芊说到这里俏脸上还满是一阵后怕,“谁能想到我就抄一次小道就碰到这种情况。”

“你的自行车呢?”

“自行车气没了,我走着回来的。”

“以后别抄近道了。”叶昊警告道,“那里出现的治安案件不是一次两次了。”

“下次打死我都不从那里过了。”李芊芊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

“嗯,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你从这条街直着走第二个路口左拐三百米就到了。”李芊芊把自己家的位置指了出来,接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叶昊,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一直都这么厉害,只是我这人低调罢了。”叶昊说这话就是纯粹的装比了。

不过谁不想在漂亮的女孩面前表现自己呢?

“你的功夫跟谁学的啊?”李芊芊眼中露出了一丝炽热。

“这个——保密。”

叶昊哪里会什么功夫,因此他只能这样说。

“好吧。”李芊芊有些失落道。

“芊芊,我记得当年你的成绩就是第一,现在你在一中成绩怎么样?”叶昊转移了话题问道。

听到叶昊问这个李芊芊的嘴角不由地上扬,“在一中还可以。”

“争取考上重点大学。”叶昊笑着说道。

“叶昊,你呢?你想考哪个大学?”李芊芊轻声问道。

“现在还没想好呢。”叶昊没有跟李芊芊说自己的目标是六大顶级学府,毕竟要是说出这样的话有些惊世骇俗了。

李芊芊可是知道自己的底细。

“到时考上哪个大学一定要告诉我。”

“好。”

“到了。”李芊芊指着前面的一栋公寓道。

“再见。”叶昊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心中产生了一阵淡淡的涟漪。

眼前的少女很美。

美的有些不真实。

李芊芊看着有些失神的叶昊脸蛋不由地红了起来,“我回家了。”

叶昊尴尬地想要说什么,李芊芊却是已经远去了。

“以后也不知道会便宜谁?”叶昊脑海中莫名奇妙地产生了这个念头,不过旋即他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因为明天就是决定班级的月考考试了。

……

“小昊,今天考试不要有压力。”叶志国看着大口吃着包子的叶昊轻声道。

正在给叶昊倒粥的郭秀瞪了叶志国一眼道,“说什么呢?”

“我这。”叶志国还想再说什么,但在郭秀警告的眼神下,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爸妈,你们不要担心,我考试没压力。”叶昊笑着说道。

“没压力就好。”叶志国迟疑了一下就说道,“今年就算考不上本科,来年复习一年就是了。”

叶志国生怕叶昊对高考有心理压力,因此他早早地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嗯。”叶昊想了想突然想给父母一个惊喜,因此也就没有就这件事进行反驳。

等到叶昊离去之后郭秀没有如以往一样收拾碗筷,而是坐在叶志国对面以一种凝重的语气说道,“小昊,这次考试之后就要分班了吗?”

“嗯。”

“要不我们再找找马校长。”

“马校长只是副校长,真正做主的是周校长。”

“但我想哪怕周校长也得给马校长一些面子吧?”

“咱家跟马校长搭不上线啊。”

“马校长不是大哥的朋友吗?”

“大哥现在对我避而不见了。”

“你家这都是什么亲戚?”郭秀不由地怒了,“小昊可是他的侄子啊。”

叶志国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低头叹气。

正在考场中的叶昊根本就不知道父母为了他分班的事操碎了心。

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放到了面前的语文考卷上。

“蓝小蝶,150分。”一个戴着黑色边框的中年妇女脸上挂着浓浓的笑容把手中的数学考卷递给了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

蓝小蝶双手接过了试卷。

“再接再厉,继续保持。”许丽越看蓝小蝶越是满意。

聪明,漂亮,还知书达理,这样的女孩这年头可不多了。

而当许丽看到下一份试卷上的分数的时候脸上顿时阴云密布起来。

“叶昊,38分。”

全场的学生当即大笑了起来。

“38分。”

“叶昊还真是个奇葩啊!”

“叶昊这次恐怕又是咱们重点班的倒数第一了吧?”

“这个有悬念吗?”

在同学的嘲笑中一个满脸通红的少年神情不安地走到许丽的面前。

许丽看着叶昊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试卷在叶昊的脸上拍了拍。

“拿着试卷去门口站着。”

叶昊正欲去接试卷,许丽却随手扔了。

叶昊只好蹲下捡起试卷默默地走出教室。

站在墙边叶昊的脸上阴晴不定。

没有谁不在乎脸面,尤其在这个年龄段。

而这时叶昊听到了许丽的总结。

“这次大家考的不错,要不是叶昊这个累赘拉低了咱们班级的平均分,这次咱们重点二班说不得能超过一班。”

叶昊突然觉得心口好疼。

许丽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了他的心口。

他踉踉跄跄地朝着学校的小池塘走去。

站在小池塘的面前叶昊久久都无法平静,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想要大喊一声。

但是他不敢。

他担心招来学校保安队。

叶昊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阵憋屈。

父亲通过关系把他送到了重点班,就是希望叶昊能够考上大学,但是叶昊根本就没那个天资,以至于屡次遭到同学的嘲笑。

他有一种受够的感觉。

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就颓然地坐在了草地上。

茫然中的叶昊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根藤条涌出了水面,沿着草地缓缓地朝着他的脚踝位置爬去。

当那根藤条距离叶昊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就闪电般地缠上了他的脚踝,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拉着叶昊朝着池塘边拽去。

叶昊瞬间惊醒。

惊慌中他不断地扒拉沿途中的泥土和青草试图阻止这根藤条的拉拽。

但是没用。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叶昊就被拉到了池塘中。

叶昊呛了几口水之后就连忙闭上了嘴巴,而这时他的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身影正冷漠嗜血地看着自己。

下一刻这道身影就缠上了叶昊的身躯,接着他张嘴就朝着叶昊的脖子咬去。

叶昊惊恐之下甚至都忘记了反抗。

而就在对方的嘴巴即将咬到叶昊的时候一道惊雷般的炸响在池塘中震响。

“孽畜,大胆。”

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缠着叶昊的身影砰地一声就破碎了。

什么情况?

叶昊瞪大了眼睛。

这时一道柔和的力量包裹了叶昊的全身把他送到了草地上。

叶昊一眼就看到一位穿着华丽长袍的中年。

中年的身形虚幻如同隐藏在云里雾里,他淡淡地扫了叶昊一眼便蹙眉道:“资质这么差?罢了,相见就是缘。少年,张开嘴。”

叶昊连忙张开了嘴巴。

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个中年是传说中的神仙了。

这是要赐予灵丹妙药?

这时中年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精美的匕首,他持着匕首朝着一根手指轻轻一划。

一滴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少年,饮下这滴鲜血。”

“这。”叶昊有些为难起来。

这是让自己吮吸他的手指吗?

恶不恶心?

不过叶昊想到这滴鲜血对自己肯定有大用,因此他便忍住心中的恶心握着那个中年的手指就要吮吸。

那个中年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睛,接着一巴掌就抽到了叶昊的脸上。

“你做什么?”那个中年骂道。

“你不是让我饮下这滴鲜血吗?”叶昊有些懵比地捂着脸颊道。

那个中年有些无奈地弹了弹手指,顿时那滴鲜血就脱离了他的手指。

叶昊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那滴鲜血才意识到自己二了。

他连忙张嘴把那滴鲜血吞咽下去。

那滴鲜血刚一进到叶昊体内的刹那他就觉得全身都炽热起来。

“怎么回事?”

“神血正在逐渐地改变着你的身躯,不过前期你可能要痛苦一段时间。”那个中年说到这里身形就悄无声息地隐去了。

叶昊已经顾不得中年的离去了。

因为他忍受不了这种痛苦昏迷过去了。

……

叶昊记不清自己多少次活活地痛昏过去了。

他只是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被送到了医院。

随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志国,小昊的医药费医生催了几天了。”郭秀看着赶来送饭的一个中年轻叹道。

这个中年的样子跟叶昊有着几分相像,闻言他迟疑了一下就说道,“我去老周家借。”

“咱家已经借老周家五万了,怎么好意思再朝人家张口?”郭秀看着叶志国道,“咱爹不是有不少钱吗?”

“咱爹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叶志国苦笑道,“我要是能借来早就借了。”

“小昊可是他的亲孙子,难道他要见死不救吗?”郭秀说着说着就怒了。

叶志国沉默了下来。

郭秀看到丈夫这个样子不由地流下了眼泪。

他落泪不是因为丈夫没本事,而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能力救自己的儿子。

医药费要是再交不上的话叶昊就得被扫地出门。

“别哭了,好好照看小昊,钱的事交给我。”叶志国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郭秀依然还是无力地哭泣。

原本叶昊的家庭还算小康。

但是叶昊住了六个月的重症监护室把这个小康之家彻底摧毁。

这些天他们夫妻已经把能借的都借了。

但是叶昊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郭秀哭泣的时候浑然没有注意到昏迷中的叶昊的眼角悄然划过了两滴眼泪。

父母的谈话叶昊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现在他的身体还在改造中,不过叶昊清楚改造已经快好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