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9-05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完结

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余情未撩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上官夭夭:本妃要养小哥哥!古承煜:看来,本王昨夜未能伺候好爱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等!”

上官夭夭忽然喊住他。

她盯着暗九苍白却略显稚嫩的脸,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就是前几天身受重伤的那个暗卫吧。”

当时暗九没有蒙面,但上官夭夭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救人上面,压根没去关心被救的人是丑是美。

“是,王妃。”

暗九一顿,重新跪在上官夭夭面前:“属下还未曾谢过王妃救命之恩。”

“起来吧。”

看他虔诚跪拜的模样,上官夭夭两眼直放光。

林儿被她放在她买的别院里了,这偌大的王府,她正愁没有能用的人呢,古承煜就给她送来了一个。

暗九不光是欠着她一条命,最重要的是……

上官夭夭直勾勾的盯着暗九的脸。

暗卫长期不见阳光,导致暗九皮肤白皙细致,鼻子挺拔,嘴唇粉嫩小巧,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把整个人的气质都提上来。

虽然没有古承煜仙气儿,但也是个活脱脱大美男。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上官夭夭思索了片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看着前面满是蛇虫鼠蚁的道路。

暗九可是她救回来的大帅哥,可别还没派上用场呢,就GG了。

毕竟,她研究的这个黑球,没有经过测试,鬼知道威力如何。

“那什么,你们暗卫,都会轻功的吧?”

走了两步,实在无处下脚的上官夭夭,可怜巴巴的盯着暗九问道。

暗一是会轻功的,暗九同为暗卫,应该不会差太多才对。

“属下……”

暗九脸上一僵,满是悲伤的盯着地面:“王妃若是怕蛇,属下可背王妃过去。”

“成。”

见他这样,上官夭夭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忽然眼睛一转,直接跳到暗九背上。

暗九也没说什么,小心的托着上官夭夭的腿,背着她来到厨房。

从他背上下来的时候,上官夭夭抓着他的手腕,趁机探了把脉搏。

原来,内力尽失,武功废了。

难怪他刚才不回答,上官夭夭暗暗在心里嘀咕着,还好没让他自己过来,不然真有可能被炸死。

“你,去那边站着。”

上官夭夭用药粉清理了下脚边的地方,又把药粉塞在暗九手里,指着距离厨房十米多远的树说道。

“是,王妃。”

暗九虽然不明白,但也知道服从命令。当然,他也没忘把药粉仔细的洒在地上。

王府的厨房,是个单独的小院,院子外面有许多晾晒东西的地方。厨房里面,大大小小几个灶台,中间有一张长条形的大桌子。

这会并没有下人在里面忙活儿,但也看得出,这个厨房做个饭至少需要十几个人。

“妈的,奢侈!”

上官夭夭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这么铺张浪费,你妈知道吗?”

搞得她都不舍得下手了。

不舍得归不舍得,做,还是要做的。

上官夭夭就站在厨房的院子外面,瞅准地方,把手里的黑球扔出去,转身拔腿就往暗九那跑。

暗九见她跑这么快,还一脸不解。

然而,就在下一秒。

轰……

一声巨响,整个厨房绽放成一团火花,暗九所站的地方,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怎么回事!”

在书房看书的古承煜,听到那声巨响,紧皱着眉头从房间里出来。

只见厨房方向,缓缓升起一团巨大的黑色蘑菇云。

“暗五!”

他脸色铁青的一字一顿道:“跟本王去看看,本王的爱妃,又在做什么!”  

古承煜赶到地方的时候,上官夭夭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的拍打着满身灰尘。

“王,王妃……”

看到她动弹,暗九才回过神,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暗一不断重复的叮嘱他,王妃很可怕。

刚才那颗黑球,若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跑远,恐怕现在他已经不存在了。

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也越觉得上官夭夭善良,虽然也很恐怖。

“傻愣着干嘛,过来扶我一把。”

上官夭夭拨开挡在面前的头发,冲暗九嚷完,还喃喃自语:“mmp的,一不小心把量放多了。”

“看来真是生疏了,以后还是要多多练习才行。”

暗九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在地。

就这,一次还不够?还要在练习?

练功之人,听觉要远比常人敏锐,古承煜自然也听到这句话了。那张谪仙的俊颜,更黑了。

“爱妃,这……厨房……”

古承煜笑容灿烂,眼中却是一片寒意,他指着厨房的方向,实在不知该如何形容一片废墟,只好说道:“爱妃可否给本王一个解释?”

“哦,刚才我正做饭呢,忽然来了几个老头,说我侮辱厨房,侮辱王爷您,就要把我赶出来。”

上官夭夭朝他眨了眨眼睛:“我不出来,他们就把我扔了出来。我要回去,他们……”

她无辜的摊开双手:“然后就这样了。”

“……”

暗九紧咬着牙关,死活憋着笑意。

“好,好,很好!”

古承煜哪里能不知道上官夭夭在扯,但王府的下人被遣散了,只有暗九在场。

他要质问暗九,暗九必然说实话。只是这样一来,在想让上官夭夭替暗九诊治,怕就难了。

思前想后,在面对王公贵族,都不曾吃过亏的邪王,只能生生认了这个哑巴亏。

“你看,臣妾什么都做不好,你还是赶紧休了我吧。”

上官夭夭问道。

“不可能!”

古承煜直接回绝。

虽然知道他答应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亲耳听到被拒绝,上官夭夭还是有点失望。

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王府啊。

“爱妃虽笨手拙舌,但岳父陪嫁甚多,这厨房重建的花销,就由爱妃一人承担好了。”

古承煜伸手勾起上官夭夭的下颚,凑到她面前,四目相对无比柔情的说道:“在厨房建好之前,本王的吃食都会从外面送进来,当然,费用也是爱妃的。”

“纳尼?”

上官夭夭瞬间变脸,让她掏钱?那是要她的命啊:“厨房就算了,凭什么你吃的东西,也让我给钱,我不!”

“厨房没了,本王才需要委屈本王的胃,吃外面的食物。”

古承煜轻笑。

夜深人静时,戒备森严的‘邪王’府内。

上官夭夭一身黑色紧身衣,小心的趴在书房房顶上。待侍卫散去,她看准时机抱着房柱,轻手轻脚的滑下来,像书房摸去。

就在她手指碰到房门的瞬间。

刀光剑影,人影晃动……

待她回顾神来,人已经被踹到书房内,面前抵着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

“我类个乖乖。”

她惊讶的一个激灵,盯着那长剑的主人暗一嘟囔道:“你特么属阿飘的咩?”

房间内的书桌后面,古承煜一袭银白色长衫坐在书桌后,剑眉星目,在柔和的烛光下,俊美的宛若谪仙。

“你是何人,为何夜探王府?”

他淡淡的打量着上官夭夭问道。

“你是‘邪王’?”

上官夭夭狐疑的盯着那张俊美的脸:“传言‘邪王’男生女相,异常丑陋宛若恶鬼。你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你该不会是假的吧?”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像发现了新大陆般,惊讶的捂着嘴巴轻呼。

“放肆!王爷岂是尔等可以编排的。”

架着她的暗一黑了脸,不悦的呵斥道。

“说,何人派你来的。”

古承煜面无表情的再次询问。

“没有幕后主使。”

确认了古承煜的身份,上官夭夭兴奋的盯着古承煜的脸,没想到邪王这么帅。

别说跟他假结婚了,就是真结婚,她也愿意啊。

“王爷,我要嫁给你。”

她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扔出去。”

古承煜微愣,他眼里划过丝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黑着脸冲暗一摆手道。

“诶诶,别急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

眼看着暗一伸手要抓她,上官夭夭急了,手指微动,打开袖口里自制的迷药,往暗一的方向一洒。

淡淡的花香袭来,暗一整个人像是没了骨头般,软趴趴的跌坐在地上。

“你做了什么!”

古承煜半眯起眼睛,阴郁的盯着上官夭夭说道。

身为他府中的暗卫统领,暗一本是百毒不侵之身,这女人究竟用了什么东西?

“跟你说了别着急,我就是让他休息会而已。”

上官夭夭丝毫不畏惧他的怒气,把药粉收好后,认真的说道:“王爷你听我说,你不想娶妻,我不想嫁人。”

“咱们合作,成亲后,聘礼还给你,你一纸休书,我带着我的嫁妆走人。”

说完,她冲古承煜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我这主意不错吧?”

不错?

古承煜冷哼一声,面色阴郁的打量着上官夭夭。

这女人,居然打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了。

许久未见古承煜说话,上官夭夭有些着急,暗自想着莫不是她给的条件不够诱人?

“要不……嫁妆分你一半?”

略微思索了片刻,她咬了咬牙,满脸肉疼的说道:“怎么样?”

一半的嫁妆诶!

按照她那个便宜丞相爹爹对她有求必应的态度,她的嫁妆肯定不会少诶!

想到这,上官夭夭就觉得胸口疼。

若不是她穿越过来,就已经及笄!

若不是府中有消息,皇上有意暗示她那个便宜爹,把她送进宫!

她才不会这么着急找人假结婚呢!可惜了她的银子啊。

“……”

古承煜嘴角一抽,衣袖下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手背上青筋暴起:“本王,不缺银两。”

“那……”

“王爷!不好了,暗九受伤了!”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两个暗卫抬着个浑身是血的暗九进来。

看清楚受伤那人的模样,古承煜眼神微冷,豁然起身。

“王爷,属下……属下不负所望……”

暗九顶着惨白的脸,颤巍巍的从怀里摸出几张纸,还没等他交出东西,脑袋一歪,便昏了过去。

“传太医!”

古承煜快步从书桌后面走来,抬手谈了下暗九的鼻息后,沉声吩咐道。

“没用。”

看到他这么着急属下,上官夭夭对他多了些好感,便开口提醒道:“经脉具断,命脉重损,神仙也难救。”

古承煜身形微顿,随即转身灼灼的盯着她,脑海里飞快闪过刚才暗一倒下的情形:“花香!”

“你懂医术?”他目光如勾,紧盯着上官夭夭问道。

“那自然。”

上官夭夭傲娇的扬了扬下颚,就算在现代,她的医术都值得众人称赞,更何况是落后的古代呢:“神医都没我厉害。”

“救他。”

得到满意的答案,古承煜直接命令道。

“啥?”

上官夭夭愣住,不敢相信的看向他,这死男人居然命令她?

“救活他,本王娶你。”

古承煜眉头微皱,黑着脸催促道:“快些!”

上官夭夭咬了咬牙,来到暗九身边简单的做了个检查后,思索了片刻,点头道:“ok,说话算话。”

“OK?”古承煜一愣,但看着越发虚弱的暗九,也顾不上其他:“本王言出必行。”

“准备热水、酒、锋利的匕首、绣花针……”

为了达到目的,上官夭夭也不在推辞,语速飞快的交代了些东西后,便从怀里摸出瓷瓶,取出她备用的救命护心丸,塞进暗九口中。

眼看着那颗碧绿色的丹药,被暗九吞下去,她心疼的皱起小脸,委屈的望着古承煜:“这颗药丸,你要付钱!一百两银子!”

这话让对她刚有点好感的古承煜,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治好他,本王给你一百两黄金。”

黄金!

上官夭夭手上动作一僵,瞬间笑开了花,黄金诶!卧槽!

“一百两黄金,够我潇洒好久,还能包养不少小哥哥!”

她满脸期待的掰着手指头盘算:“等我自由了,我要养一堆帅哥哥,一个喂水果,一个……”

听着她的细数,古承煜脸上一阵青红,这女人,完全不知何为三从四德吗?

不多时,暗卫就把她要求的东西送了上来。

着手救治伤员的瞬间,上官夭夭变得格外认真,她手法熟练的剪开暗九的衣服,手指一寸寸检查他的伤势。

看到这一幕,古承煜心里忽然梗了下,这女人,手段这么娴熟,是摸过多少男人的身体?

“按住他!”

此刻上官夭夭哪里知道他的想法,她看暗九就像是在看金灿灿的黄金!

那叫一个爱不释手!

两个多时辰的治疗,她只觉得眼睛都要瞎掉了,才结束缝合。

放下绣花针的刹那,她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眼前也开始泛着金星。

“好了。”

她急喘了几口粗气,才开口说道:“剩下的,要慢慢调理。”

“本王明日便派人上门提亲。”

看着她湿透的衣服,古承煜不由软了声调,轻声说道。

这话成功让上官夭夭放弃了下毒要挟的想法,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吞下,恢复了些体力后起身:“恩,我在家等着。”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就在她消失后,古承煜扫了眼站在屋外的暗一。

暗一了然的上前,单膝跪在地上行礼道:“主上,那女人是丞相家嫡女上官夭夭,但丞相府暗子描述的嫡女,跟刚才那人似乎有些不符……”

“起来吧。”

古承煜摆了摆手,淡淡的道:“把暗九带下去,让大夫好生照顾。”

说完,他转身离开书房,那张如刀削般的脸上,却多了丝玩味:这女人,倒是个有意思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