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9-05

娇商 完结

娇商

来源:掌中云作者:莫小瑜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人称“商业奇才”的苏盈盈一朝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事无成的庶女。且看她如何虐渣男斗小人,顺道做做菜经经商,一朝走向巅峰之路。——私房菜?那得看你能否出得起价格。——苏绣合作?放眼整个临南城,皆是我苏盈盈的门铺。——做小妾?我只做当家主母,辅佐夫君一路财运昌盛。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古言 庶女 厨娘 经商

精彩章节试读:

苏简乐的开花,接过妇人递来的十八文钱,苏盈盈则将包子用油纸包好递给妇人,李氏并未来,她一个妾室抛头露面确实不妥,出门前再三叮嘱他们要以和为贵,切勿冲撞旁人。

苏盈盈的包子摊排起了长龙,不到半刻钟的时候,包子便卖的一个都不剩,整整三大笼包子,一笼足足有五十个,三笼便是一百五十个,再瞧苏简拿的大布袋里,已是被塞的满满的,苏盈盈算了算,如今也应有四百五十文钱了,远远超过苏盛每月的俸禄,除却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净赚一百多文钱。

排队的人见包子卖空了不由得大失所望,更有人在问明日她姐弟俩何时再来,苏盈盈面容和善道:“大家别着急,明日我们还是早些这个时候来,今日没买到的明日优先来我这摊位买。”

“苏家姑娘可真会做生意,我先提前订二十个包子,明日带回去等给我妻儿尝尝鲜。”

“好嘞,根生哥。”

苏盈盈一边应着,一边心里盘算着材料购买问题,如今家里的材料估计所剩不多,野菜虽然有,但一直这样挖下去难免会坐吃山空,她要尽快想出一个解决办法。

而包子的种类也应该增多,避免单调,众口难调,她要尽快摸清这山村乡民的喜好,等包子铺的生意好些,她就去县上卖。

她与苏简吃力地推着厨笼,往家里赶去,这厨笼着实不好推,来时还是李氏托人与他们一起,苏简毕竟还是个孩童,因长期营养不良身子薄弱,而苏盈盈腰身更是削瘦不容一握,正待苏盈盈快推不动之时,她忽而感觉到轻松了不少,抬眼望去,瞧见了一白面儒雅的男子正帮她们推着厨笼。

苏盈盈面露讶色,这山村竟有长的如此眉眼清秀,清风俊朗之人,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眸子里却无一丝波澜,笑道:“多谢。”

“苏姑娘别客气,举手之劳。”

苏盈盈瞧着他的语气,似乎认识她一般,可她寻遍了原主曾经的记忆并未有一丝此人的踪影,难道,这人暗中调查了她,不可能,她一个苏家庶女,怎么会值得他大费周章调查她。

“姑娘莫怪,我是村口处医者堂的大夫徐清风,听闻你卖的这包子乃有一味野菜,唤作荠菜,特来相问。”

苏盈盈听到这,立马心知肚明,却并不急着点破,耐心听此人讲完。

“姑娘有所不知,这荠菜全株都可以入药,具有明目、利尿、解毒等多种功效,且它的花与籽更是止血的良药啊。”

苏盈盈听到此处,倏地停下,道:“你是要买我余下的荠菜?”

“正是,如若姑娘每日余下一些,送予我医者堂,我愿以每两三文钱的价格收购。”

“三文钱!”

苏简惊呼,这可比卖包子划算啊,不需要起早蒸煮,也不需要人力等各种费用,单单上山收割野菜,便可以挣到一两三文钱的价格。

苏盈盈却并未对蝇头小利而冲昏了头脑,反而问道,“我知道蒲公英也可入药,倘若我寻得更多材料,不知徐大夫可否答应小女与我合作。”

“哦?说来听听。”

徐清风眼前一亮,仿佛寻到了一块璞玉,侧耳倾听,知觉告诉他,眼前的这名少女他日定会不凡,而他,在这山村忍辱负重多年,终该有出头之日了。

“我这主要还是经营包子铺,余下的菜若是有药用价值一律都卖予你,你也不必每日东奔西走亲自去菜药草,而我这包子铺,你只需在看病时多给病人提及一下,我所卖包子的盈利抽成三成给你如何?”

徐清风听得苏盈盈如此言语,不由得暗暗佩服这姑娘的头脑如此了得,三成,按照她第一天卖包子的火热程度来看,这简直是个极大的诱惑,稳赚不赔的买卖。

“好,成交。”

苏盈盈见清风这般爽快答应,不由得对他好感度提升了几分,聪明人是绝对不会再与她一个姑娘家斤斤计较的,何况她开出的条件绝对够诱人。

“娘,娘,我们回来了。”

将厨笼推进简陋的屋子内,李氏迈着并不平稳的步子迎了过来,见着徐清风,面露讶色,“徐大夫。”

“苏夫人,别来无恙啊。”

苏盈盈有些意外,原来李氏竟认识这医者堂的大夫,她开口道:“娘?你认识徐大夫。”

“昔日在苏宅时,我身子羸弱,没少麻烦徐大夫替我诊治。”

李氏提到这点,眸光便黯淡了下来,苏盈盈何尝不知,萧氏正因为李氏身子不好,才借由开销太大,将她们母女三人撵出了苏宅,苏盛则坐观虎斗,却并未有任何的阻拦之举,足足让李氏寒透了心。

“娘,这位徐大夫今日帮我们推厨笼回来了,不如就留他吃午饭吧。”

“是了,徐大夫请坐,家里简陋,别嫌弃。”

“夫人说笑了,能将屋子收拾的如此干净雅致,想必夫人定是个精致的人了。”

李氏笑笑,并未接话,倒是苏盈盈时不时的与徐清风聊些家常,苏简则帮着李氏生火准备做午饭,家里的存粮不多了,李氏正待犯愁,却看苏简捧上一布袋银钱,约有四五百文,她问:“这钱哪来的。”

“娘,这是我与姐姐卖包子挣得,共四百五十文,而且这徐大夫也说了,以后挖的像荠菜一类的可以入药,他都收。”

“这野菜也可以卖钱?”

“是呢,娘,我觉得姐姐真的了不起,娘,我不想回入宅,母亲对我们实在太不好了……我不想……让娘和姐姐再受委屈。”

苏简的话犹如针扎一般刺进了李氏的心里,她摸了摸苏简的头,哽咽道:“好,好,我们不回去了,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这。”

“真的吗!太好了。”苏简雀跃道。

苏简自幼便对苏盛这个父亲印象淡薄,原因是苏盛一直对二房极为不上心,似乎有什么隔阂,具体隐情他不知,只是十分不喜他这个父亲。

“盈盈,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

“娘,徐大夫来了,不如我们晌午就做红烧肉,再炒一个素菜如何?”

“好,听盈盈的。”

“姐姐,姐姐,你醒醒啊。”

苏盈盈醒来时,只觉得头昏昏沉沉,她极力得睁开双眼,还未开口,便见床边围着一个男童,衣衫破旧,灰头土面,瘦骨嶙峋,不过一双水灵的眼睛宛若天上星辰,令人沉陷。

不对!

她环顾四周,顿时面露惊色,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就连最基础的陈设都尘土满布,再瞧这孩童,显然是许久未吃上一顿饱饭,面色蜡黄,就连这衣衫,也极其不符合他瘦削的这身材,想来是何人穿旧剩下的衣服。

“你哭什么?”

她动动嘴唇,竟发现自己的声音柔软万分,娇甜无比,顿时更加惊异,那男童此刻嚎啕大哭,一头扎进苏盈盈的怀中,“我以为姐姐掉进湖里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以为姐姐不要我和娘了,呜呜……”

苏盈盈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如此一来,她已经确定,她穿越了,同时继承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全部记忆,想到这,她目光锐利如刀,让原本泪流满面的男童蓦得一震,“姐姐,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

“阿简乖,姐姐渴了,你去替姐姐盛碗水好不好。”

苏盈盈看向男童目光顿时变得柔和。

“啊呀,我方才光顾着哭了,竟忘了姐姐睡了这么久,我这就去替你盛水。”

看着男童瘦弱的身影,苏盈盈收敛起方才的笑意,心下一沉,极力回忆她穿越前的那一幕。

“苏盈盈,这是苏氏集团的转让合同,你只要在这上面签字,我保你父母无性命之忧。”

“李裴骏,你这个王八蛋,老娘我栽培你器重你爱护你,你竟这样对我!”

苏盈盈被反绑在废弃车库的椅子上,面前站着的正是她的未婚夫李裴骏,不得不说,李裴骏有一副极好的皮囊,不然苏盈盈也不会对他一见倾心,可惜如今才知苏裴骏接近她只是一个圈套。

她十二岁精通经商之道,被商圈誉为“奇女怪才”,经她手的买卖,不论是餐饮业、娱乐业、还是文化业,都可赚的一发不可收拾。

苏氏集团自她接手起,名声业绩迅速席卷了整座A市,而恰恰她春风得意时,李裴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用男人惯用的伎俩将苏盈盈芳心掳获,继而一路攀升,成了商业界大佬。

苏盈盈想到这,却是一脸冷笑,好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逼她签了转让合同,却在离开的同时燃尽了一车库的汽油,让她活活烧死在车库里,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定要报。

可叹,她如今穿越至古代,继承了原主苏氏的身体,这原主苏氏,竟也唤作苏盈盈,却天生性子软弱,不爱言语。

父亲苏盛原是山水县上的一个芝麻小官,因开罪了知府,被罢黜成平民,好在做官时没少搜刮民脂民膏,因而有些家底。

苏盛年轻时风流,纳了两房妾室,如今因贬官,便索性将三房分了开来,苏盛与大房住在了购置的一所宅子里,而三房妾室因无子嗣又身患重疾,早些时候便过世了,唯剩下二房,住在这家徒四壁的草屋里。

正房妻氏萧元莺是个厉害的主儿,苏盛在官职时,苏盈盈和她弟弟苏简没少受萧元莺虐待,而苏盈盈的娘亲李氏是个善良坯子,总是受了委屈不愿吭声,这更让正房肆无忌惮得虐待二房。

苏盈盈取过碎了一半的铜镜,不可置信得看着镜中发丝凌乱,脸颊肿了半边,不修边幅的自己,心中的惊诧愈发明显。

苏盈盈啊,苏盈盈,想来你在这受尽了委屈,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嘴角勾丝一丝冷笑,捧起木梳,将发丝一缕一缕梳顺,从木匣子中取出唯一一件褪了色的钗子,给自己简单打扮了一下,便缓缓起身。

从今天起,我,苏盈盈,一定要活的风声水起,谁敢拦我,我定要他跪着给我唱征服!

“姐姐,水来了。”

苏盈盈接过残破的碗,再看着她弟弟苏简削瘦的脸庞,心头不由触动,她将碗放下,揽过苏简,柔声道:“阿简,你受苦了,都是姐姐无能。”

“不,姐姐,要不是母亲非要把姐姐送到谢家老爷那做妾,娘她也不会……不会……”

娘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苏盈盈这才想起这一会竟未见到原主的亲娘,想来苏简口中的称呼的所谓的母亲便是那正房萧氏,她若料想的没错,此刻,她的亲娘应该去跪求萧氏放自己一条生路。

“娘……娘去母亲那里求情了,谁知你听了消息急匆匆出了屋门,我一路上寻你不见,后来在湖边看到了一个大哥哥将你自湖中救了上来。“

“大哥哥?”苏盈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问道,“我为何会落水?”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那个大哥哥说你似乎是被旁人打晕扔进了湖中,若不是大哥哥救了你,阿简就再也见不到姐姐了。”

苏简小声抽泣着,随后忽而想到什么,从破旧的衣戴中取出一枚精致的玉佩,交到苏盈盈手中,“那个大哥哥说,日后若是有难,便让你我前去临南城寻他。”

“临南城……他可有说他的名字?”苏盈盈问道。

“不曾……”苏简摇摇头。

苏盈盈接过苏简递来的玉佩,细细打量,这玉佩做工精细,质地考究,绝非凡品,凭她在现代混迹于珠宝界的商业水平,能随随便便送一块上乘玉佩的人,绝非池中之物。

临南城……想来是如此遥远的城池,待她日后定要前去瞧上一瞧,只不过眼下凭自己的财力和身份,怕并不适合贸然前去,她将玉佩收好,沉默良久,她才开了口,“阿简,如今,娘还在那里跪着?”

“是啊,姐姐,父亲去了临南城,怕是十天半月回不来呢,这苏宅就只有母亲一人掌管。”

“走,我们去苏宅。”

“啊,姐姐,你还要去?”

“难道你还想要娘在那里一直跪下去,她身子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办。”

“嗯,听姐姐的。”

苏简总觉得苏盈盈醒来以后怪怪的,但他说不出来苏盈盈哪里怪,只是发觉她浑身上下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人也聪明伶俐的许多,不管怎样,想到自己姐姐没有原先那么软弱,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此时苏盈盈并不知苏简的想法,只是打开木匣子,拿出里面仅剩的几十文钱,塞到苏简手中,“去雇辆马车,可能会不够,但你和车夫说,你是苏盛的儿子,那车夫自会会意。”

苏简虽不明白姐姐为何要这样做,但却有一种很信任她的感觉,当下点点头,拿了钱便去寻马车,苏盈盈舒了口气,眸子里百转流离,暗暗握紧拳头,颔首。

“萧氏是吗,且看我如何让你身败名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