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9-05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 连载中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

来源:掌中云作者:朝花夕颜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一朝嫁入帝王家,自此不是自由人。重活一世,不想重蹈覆辙,既然善人难做,不妨做个恶人。我曾失去的要亲手夺回来,试图伤害我的要扼杀在摇篮。复仇正开心呢,突然被盯上了,那个……太子殿下要不你娶别人吧?展开

本书标签: 重生 古言 复仇 女强 虐渣

精彩章节试读:

慕婉柔暗笑,看你怎么收场,琴艺不精,还敢出来招摇。

还不等众人做出反应,慕清娆就已经调整好了神色,就着断弦的古琴,继续弹奏,从头至尾,都不曾有过一丝慌乱的神情。

只是慕婉柔呆愣站在舞台中央,不敢置信的看着慕清娆,直至吕氏的呼唤声提醒了她,她才重整姿态,翩翩起舞。

琴音毕,大殿之中掌声四起,好似刚才的意外并不存在。

慕德安的面子大大被满足,给两姐妹都奖励了同样的嵌珍珠碧玉簪。

洗三还未办完,慕清娆无聊,自己只能赏着院中的桃树,靠着粗大的树干,看见林贵妃身边的王嬷嬷朝她暂时休息的客房走去,瞳孔深深的眯起。

王嬷嬷走后,慕清娆立刻进屋,从香囊中取出的涵菱忆秋链,心中冷笑,林贵妃这想陷害,也不找个聪明点的亲信。

拿着那手链,她思忖片刻,找出个锦盒,将涵菱忆秋链放入其中,起身离开。

远远看到迎面跑来的七皇子公孙泽,跑到太过急促,不慎被石子绊倒,摔在了地上。

慕清娆见状,便匆匆跑了过去,扶起七皇子,还帮忙拍打着公孙泽衣服上的灰尘:“七皇子跑这么急作甚?”

“看小弟弟啊!太子哥哥说了,小弟弟小小的,很可爱。”七皇子一脸兴奋的说着,完全没有因为摔倒而哭闹或者抱怨。

“泽儿,跑那么急作甚?正儿又不会跑。”太子朝着公孙泽走了过来,身为太子,只要一正色,威严气势便出来了。

公孙凌身躯凛凛,相貌堂堂,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见到慕清娆,微微一笑,“泽儿顽皮,打扰了慕小姐。”

“怎么会呢?”慕清娆福了福身,朱唇微勾。

“太子哥哥,我们快点走吧,不要和她说了!”这时七皇子扯了扯公孙凌的衣袖,焦急的插嘴。

“放肆!”公孙凌收起笑容,板着脸道:“难道没有人教过你礼数吗?”

七皇子见状,缩了缩脖子,面露委屈。

公孙凌抱歉的对着慕清娆笑了笑,“泽儿,本太子还要与慕小姐谈事,你先去吧。”

公孙凌说着,便叫随从的几名太监带七皇子先行离开了。

“慕小姐莫要见怪,泽儿有些顽皮。”

“没事,七皇子也是着急想见小弟弟。”慕清娆恭敬如初。

公孙凌看了看身后的一众太监,将目光定在了三皇子安插的眼线小德子,眯了眯眸,转头看向慕清娆:“慕小姐可知,最近北方大旱,饿殍满地,饥民反抗之事?”

“听下人提起过。”慕清娆轻轻点了点头。

公孙凌重重叹了口气:“只是这国库空虚,无法拿出更多的银子去赈灾。”

“既然如此,为何不开仓放粮?叫那些农民勤劳耕作,来年全部收回。”慕清娆说完,像想到了什么,忽然间惊醒,放大了瞳孔。

前世也是北方大旱,皇帝交于太子处理,太子提议开仓放粮。

而皇帝因为觉得三皇子的话更为有理,驳回太子的建议,最后灾民奋力反抗,打死了当地县官,三皇子又趁机在其间弹劾太子一番,皇帝勃然大怒,惩戒了太子。

“慕小姐竟与本太子想的一样。”公孙凌听了慕清娆的话,有丝惊讶,“只是父皇考虑边疆战局,与几万保卫国家将士,无法开仓放粮。”

慕清娆眯了眯眼,果然同前世一样。

公孙振,这一世,我定要你不得好死,你想登基为帝,那我定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这样饥民定会奋力反抗,”她对着公孙凌福了福身,“只是小女无能,无法替太子解忧。”

公孙凌倒是无所谓,自己刻意在小德子面前与慕青娆交好,就是为了让他告知公孙振,如今,就看公孙振会不会接近慕清娆了。

慕清娆装作无意的感叹道:“小女从来不知粮食竟如此贵重,只是每每看到米商的店铺,米都是满满当当,便觉得不会发生百姓会没有米吃,会饿肚子的情况。”

米商比比皆是,只要命令个个米商,捐赠一些米出来,积少成多,就可以赈灾,平息饥民的怒气。

慕清娆点到为止,公孙凌薄唇微勾,浅浅笑道:“慕小姐说的是,本太子说不定以后还要向你请教。”

此时,一个神色慌张的宫女上前来,恭敬作揖:“二小姐,林贵妃叫您过去问话。”

慕清娆嘴角弯了弯,似笑非笑,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她对着公孙凌恭敬的福了福身:“那小女先行告退了。”

公孙凌笑道:“本太子也同你一起去大厅,离开宴席太久,也不好。”

大厅之上,林贵妃盯着慕清娆,眸中有些深沉。

慕德安一脸沉重,吕氏与慕婉柔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可眼底的得意却掩盖不住。

慕婉柔见到慕清娆身旁的公孙凌,目光如钩,她一脸担忧的走到慕清娆身边将她拉到自己这边,与公孙凌保持着一定距离。

“妹妹,你怎么才来,快跟贵妃说你虽然撞了王嬷嬷,但涵菱忆秋链不是你偷的。”

慕清娆不得不赞叹,自己这个长姐确实机灵,不然前世也不会屡次三番陷害自己,还让公孙振独宠她了。

慕清娆一脸不解的看着慕婉柔,一脸天真无邪,故作疑惑道:“涵菱忆秋链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拿这个东西啊?而且,我没有撞王嬷嬷啊,是她撞的我。”

林贵妃不怒自威:“刚刚本宫命王嬷嬷前去取涵菱忆秋链,想要戴上,等拿过来,竟发现只剩一空盒子,王嬷嬷一路上只见到了你,你还故意撞了她,作何解释?”

王嬷嬷向前走了几步,朝着公孙凌和林贵妃作揖:“奴婢当时本来觉得没有什么,但是现在细想,当时自己确实向二小姐让了路,二小姐却还是与我相撞了。”

慕清娆暗自冷笑,张口一个故意,闭口一个故意,全然将罪责指向了她,话里话外都认定了那首饰是她偷的。

“我根本就没有撞王嬷嬷,她也根本就没有给我让什么道。”

“妹妹你可有证据,有的话赶紧拿出来啊!”慕婉柔倒是一直演着好姐姐的形象,若不是慕清娆见过前世她凶神恶煞的模样,估计也会被着伪善的面容欺骗。

“本太子作证。”公孙凌淡淡开口。

话语一出,众人愣住,太子竟然会帮慕清娆说话?

“本太子亲眼看见是王嬷嬷故意撞了二小姐。”公孙凌一脸的严肃。

林贵妃先是一愣,随后微皱柳眉道:“太子亲眼看到了?”

公孙凌直着身子,威凛的眸子,看着林贵妃:“当然。”

林贵妃随即看向王嬷嬷,眼中带着丝质问,王嬷嬷努力回想了一番,她当时确实没有看见任何人在场,只有自己与慕清娆在场,想着,便朝着林贵妃摇了摇头。

“就算如此,本宫的涵菱忆秋链不见了,为了证明慕二小姐的清白,搜身。”林贵妃毫不让步,咄咄逼人。

慕清娆垂眼冷笑,林贵妃像是认准了自己,连太子的面子也不给,见陷害不成,便打算直接上手。

“我为何要给你们搜?”慕清娆冷声怒斥着。

前来的丫鬟被慕清娆幽暗的目光吓的愣了愣,呆在了原地。

林贵妃嗤笑出声:“小小丞相府庶出小姐,当真好大的胆子。你还想拖延不成?”

“我怎么敢拖延呢?只是,根据王嬷嬷一人的说辞,王嬷嬷同娆儿都有拿它的嫌疑,为什么林贵妃不先搜王嬷嬷?”慕清娆瞪着大眼睛,显得有丝委屈。

林贵妃眯了眯深眸,看向慕清娆,摆了摆手,让下人先搜查王嬷嬷,王嬷嬷倒也是理直气壮的站在那里。

突然,众目睽睽之下,从王嬷嬷腰间掉落了什么闪亮的东西,丫鬟捡起一看,林贵妃突然青了脸色。

此物便是林贵妃寻找的涵菱忆秋链。

“原来是自家的奴才手快啊,王嬷嬷敢偷皇上赐的首饰,还想嫁祸于我,真是大胆。”慕清娆见状,嘲讽道。

林贵妃倒是愣住了,冷冷怒视着王嬷嬷。

“请林贵妃明察,老奴冤枉啊!”王嬷嬷一下傻了眼,立马跪在林贵妃面前,哭丧着脸,叫着冤。

林贵妃皱着柳眉,满眼怒色,厉声道:“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本宫自问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你竟如此忘恩负义,不仅做了偷窃的贼,还冤枉慕小姐!刚刚要是听信了你的话,岂不是让我对她一辈子愧疚。”

慕清娆眸色深沉如夜,林贵妃这般说辞倒是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全部推到了王嬷嬷身上。

“贵妃娘娘,老奴知道错了!”王嬷嬷连连磕了几个响头。

“杖责三十,以儆效尤,以后不得再犯糊涂。”

林贵妃吩咐完,拉着慕清娆的手,温和的笑道:“本宫糊涂,听信了小人谗言,是本宫的错。本宫深知你心地善良,定不会记恨本宫,对吗?”

“小女不敢。”慕清娆礼貌的笑着。

慕婉柔双手在衣袖里紧握成拳,面上虽然微笑着,却是皮笑肉不笑,她看着太子对慕清娆探究的目光,心中满是怒火。

慕清娆出了宴席的大厅,对着太子盈盈一笑:“谢太子相救。”

“不用我出手,慕小姐也是能解决的吧。”公孙凌看着树下的女子目光灼灼,机智如狐,心生趣味。

慕清娆故作不懂的看了一眼公孙凌,淡淡道:“小女不知太子在说些什么。”

“和本太子合作罢。” 公孙凌抛出了橄榄枝,他有种异样的直觉,眼前这个女子,是公孙振的克星。

慕清娆突然眯起了眼,眼里的阴冷一闪而过,很快就弯了眉眼,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样。

公孙凌回头一看,只见公孙振一脸冷漠,远远地走了过来。

“既然是合作,不知太子要期许小女什么。”慕清娆缓步上前,在和公孙凌擦肩而过时,用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开口。

痛!

她转动着干涩的眼睛,目光扫过自己已经腐烂的四肢,它们从未停止过疼痛,有时想想还真不如那场大火中同她的儿泓正一起死了。

牢房中阴冷的紧,几只老鼠窸窸窣窣的跑过。

叮当铁链响动,侍卫伸手拽着她的衣领就这么向外拖,慕清娆此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眼神不带一丝生气,三年了,从最初的恐惧到现如今的内心的死寂,这三年她经历了太多。

四肢接触坑洼的路面,又是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

慕清娆就这样一路拖到大殿之上,留下一道殷红的血迹,皇帝公孙振正襟危坐在龙椅之上,他好看的眸子中寒光凛凛:“你这个毒妇,柔儿待你那般好,你竟狠的下心谋害。”

慕清娆心艰难抬头,轻轻笑出声,也不知是苦笑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嘲笑公孙振的无知。

听到笑声,公孙振怒了,他将桌案上的盛着热茶的茶杯扔向慕清娆。

慕清娆想扭头避过去,但是身体乏力,被滚烫的茶水迎面泼下,原本烟熏火燎的丑陋面孔变得更加不堪。

“毒妇,柔儿初次怀孕,你骗她将堕胎药当做安胎药喝下,世间怎会有你这般狠毒之人。”

公孙振冷峻的目光显得极度无情。

慕清娆哈哈大笑,一边笑嘴角一边往外流血,声音冰冷:“我若狠毒,怎会千里奔袭救你性命。我若狠毒,怎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助你登上皇位,论狠毒我不及你万分之一啊!”

“你还敢污蔑朕,来人啊,把这个毒妇拉出去!”公孙振怒喝道,他一刻也不想再见到慕清娆。

冷宫,朝霞漫天。

太监总管站在牢房外,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不堪的她,身边的荷香蔑视上前:“慕氏,还不快接旨!”

慕清娆缓慢抬起空洞的眸子,看着眼前得意洋洋、曾经自己最信任的贴身婢子荷香。

荷香害怕的抖了抖,缩回了身子,心想自己是皇后的人,被派过来见证这毒妇最后的惨象,再说慕清娆已经没了手足成为人彘,自己没有理由害怕,便直了直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太监总管拦住了。

太监总管在尔虞我诈的皇宫之中呆了许久,怎会不明白其中来龙去脉。

只见他轻微皱了皱眉,清了清嗓子道:“皇后懿旨,废后慕氏,不思进取,日夜诅咒皇上,皇后仁德,念其丞相之女身份,赐鸩酒一杯!”

鸩酒一杯,她做了那么多,最后竟只落得一杯鸩酒。

她疯狂大笑,无一言一语,就这样狼狈笑着。

荷香见状端起酒杯,捏着慕清娆的下巴就将酒灌了下去,附耳小声说道:“小姐,听说喝毒酒死的人,只能投胎做畜生哦。”

慕清娆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吐在荷香的脸上,“我在下面等你。”

黑,好黑……

“娆儿,你醒醒!”急促的呼唤声在慕清娆耳边响起,何姨娘生怕摇不醒慕清娆似的,不停的摇晃着她。

“咳!咳!”慕清娆突然觉得嗓子发紧,呼吸困难,不停地激烈咳嗽着。

何姨娘如释重负,她兴奋的一把抱过慕清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温柔又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慕清娆内心似激过暖流,暖至心窝。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内心的悔恨与激动相互交杂着:“娘!”

慕清娆轻轻唤道,好似只要大声一点,便会吓跑眼前的人。

若不是寒冬的夜里,寒风刺骨,再加上她又落入冷水之中,衣物尽湿,浑身剧烈的疼痛感,她一定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

“赶快回去换干的衣物,感冒了可不好。”何姨娘紧张的拉起慕清娆,焦急的催促着她。

慕清娆红了眼眶,她依稀记得,前世自己入三皇子府后不久,母亲便因治疗过晚,病入膏肓,而死于丞相府中,谁知大夫人吕氏故意拖延,慕清娆连自己母亲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

何姨娘费力拉扯起慕清娆,还未踏出一步,便眼前一黑,向一旁倒了下去。

慕请娆只能搀扶着她慢慢的往前走,远远的就看到荷香手里捧着瓜子,一个接一个的磕着,后又扔向地面,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荷香看到步履蹒跚的两人时,先是一愣,随后把剩下的瓜子放入袖中,一脸焦急的跑到何氏身边,搀扶着,“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慕清娆看着荷香心中冷笑不已,眼眸紧缩,自己始终信任的丫鬟荷香,却早已背叛自己,归顺于大夫人。

路过门口时,那一地随意的瓜子,都让她的心更是寒上了几分。

慕清娆换好衣物,坐在床榻边沿,伸手轻轻拍了拍何氏因为咳嗽不已而起伏胸膛,有神的杏眼,定格在手腕之处,修长玉指正灵巧的动着,白皙如脂。

以前从未觉得自己的手如此珍贵,体会过无手足,才知珍惜。

聪慧如她,她又怎会不知自己现在的境地。

不管上天是为了履行它公平的原则,还是见她冤魂经久不散,而心生怜悯,她都要好好利用这次重生的机会,将残害她之人,一一打入深渊。

慕清娆暗了暗深眸,自己不识水性,人尽皆知,自己又怎会跑到水边呢?

看这季节,想必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佳节,那么自己落入水中定是因为有人不想让自己参加皇宫秋宴。

将她推入水池之中,感染了风寒,那么自然不能入宫。

“吕氏。”慕清娆眸中满是愤怒一字一顿的唤出这两个字,声音极小,小的只能自己一人听见。

慕清娆锐利眸子一眯,不想让她进宫,那她此次便必须进宫。

慕清娆将荷香叫到自己跟前,厉声喝道:“我落入水中险些丧命,你竟如此悠闲。”

荷香看着慕清娆满是冷意的眼眸,有些惊慌失措,荷香连忙跪下。

“二小姐,我没有……”荷香努力的摇晃着手臂,却不料,放入袖中未吃完的瓜子,像是故意的从衣袖间飞出。

慕清娆冷峻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她重重一巴掌扇在荷香的脸上,荷香的半边脸顿时红了起来。

“主子遇险,当奴才的却如此懒散,以前本小姐太过放纵于你,本小姐今日就来好好管教于你。”

“预谋主子,以下犯上你知道是什么下场,”慕清娆冷峻的眼眸中满是计谋,“你说,他是会相信自己的女儿呢,还是会相信你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