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9-05

重生之卿本倾城 完结

重生之卿本倾城

来源:掌中云作者:暮凉柒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前世,她温柔善良,却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今生,她步步为营,斗白莲花妹妹,坑绿茶姨娘,设计狠心渣男,忙得不亦乐乎!喂喂,那个谁,我们联手怎么样?好啊!代价是,你的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卿忍不住扶额,她能说她不认识这女人吗?

“慕容小姐,时候不早了,不知你打算如何进宫?”君墨珏望着那死了的马,问慕容卿。

其实他想说他可以安排马车送她进宫,但他害怕此举唐突了慕容卿。

就在慕容卿感到为难的时候,身后传来温柔的呼唤:“卿儿!”

慕容卿转过身去,就看到一辆马车在路边停下,穆秋染从车厢里探出头来:“出了什么事?”

“马惊了,索性没伤着人。”慕容卿无奈的耸了肩膀,穆秋染与穆秋婉乃一母同胞的姐妹,可她温柔善良,与穆秋婉截然不同,前世与慕容卿关系也不错。

“卿儿若不嫌弃,便同我一道进宫吧。”穆秋染从马车上下来,将慕容卿散乱的发髻整理妥当,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如此,就叨扰表姐了。”慕容卿正愁不知如何是好呢,穆秋染一席话就像是打瞌睡送来的枕头。

“说什么傻话,七皇子,我们先走一步。”穆秋染像君墨珏浅浅施了一礼,这才牵着慕容卿上了马车。

慕容媚往前追了几步,刚要开口,就见两人已经钻进车厢,就是她想求穆秋染带着自己也来不及了。

见慕容卿上了丞相府的马车,君墨珏也就放心了,他飞身上马,与随行侍卫一起往皇宫的方向飞驰而去。

至于慕容媚如何,没人会在乎。

慕容媚看着马车远去,恨的咬牙切齿,为什么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凭什么?

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慕容卿和穆秋染一同走进皇宫,碰上熟识的小姐,也会打上一声招呼。

刚入大殿,慕容媚就迎了上来,她拉住慕容卿与穆秋染的手,笑得格外真诚:“姐姐,秋染表姐,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

慕容卿忍不住勾起了一丝冷笑,当真是好本事,居然能进宫赴宴,看来她身后之人位分不小,她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让妹妹等我,是姐姐的不是。”慕容卿目光闪过一丝邪魅,嘴角却带着温婉的笑容,举止仪态尽显优雅,慕容媚虽然仪态得体,但站在慕容卿身边,只能沦为陪衬。

“慕容卿,你少假惺惺的了,你怎么敢把媚儿一个人扔在街上,若是她出了事情,你难辞其咎。”穆秋婉一步走上前,拽住了慕容卿的手,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婉儿,你过分了。”穆秋染沉下脸色,看向慕容媚的眼神也带了一丝不善,她可以不管慕容媚那些小动作,但她决不能拖着婉儿下水。

“姐姐,你为何要替她说话,这个女人无情无义,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她害死的!”穆秋婉忍不住皱了眉头,她就是不明白,为何家里所有人都在帮着慕容卿说话,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究竟给他们灌了什么迷药?

“穆大小姐,小小姐说的没错,你还是离她远些吧,指不定哪天,她就把你克死了。”另一位小姐看着慕容卿,眼底尽是厌恶。

“琳儿,不要胡说。”慕容媚拉住那位小姐的手,示意她别再说话,复杂的目光却停留在慕容卿的身上。

“孟小姐,此言何意?”慕容卿目光冷了几分,她甚少出现在众人视线里,还真不知道她们是如何看待她的。

“难道我说错了吗?将军夫人为了生你难产死了,同年将军受了重伤,害得少将军年纪轻轻就上了战场,而今你一出门,就害死了一个车夫,还敢说你不是不祥之人?”

孟琳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仅挖出了将军府的往事,还将今日之事尽数算在慕容卿头上。

贵门嫡女深有同感,纷纷远离了慕容卿,深怕沾了晦气,看向慕容卿的眼神都带了一丝轻蔑。

“啪!”就在慕容媚与孟琳得意洋洋的时候,大殿里忽然响起清脆的声音,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孟琳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慕容卿:“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是为了你好,你切莫忘了已故娴贵妃,我父亲身为将军,受伤乃家常便饭,难道我需要将他的事迹说与你们每一人听?至于我哥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慕容卿向前一步,在孟琳耳边说道:“亡母岂是你这等心怀叵测的小人能置喙的,这一巴掌只是个教训,下次若再让我听到这番言论,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孟琳面色苍白,倒退一步,慕容卿简直太可怕了,从前她为何一直没有发现?

殿内一片寂静,众人噤若寒蝉,京城谁不知道当年娴贵妃便是难产死的,难道他们要说那个体弱多病,却深受恩宠的九皇子也是灾星吗?

“姐姐,你别生气,琳儿她是无心的,你不要怪她。”看孟琳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慕容媚那个生气啊,这人看着挺能耐的,没想到居然是个废物。

“我知道,所以我没怪她,比起这些,姐姐还是比较担心你,不过你也别害怕,你的马车压死人也不是你能预料到的,至于那车轱辘上的血,回头清洗掉就是了。”

慕容卿一席话就像是千斤巨石一样砸向贵门嫡女,他们纷纷惊恐的往后退去,生怕慕容媚将晦气传给他们。

众人刻意的疏远,让慕容媚脸色惨白,尤其是看到孟琳和穆秋婉也跟她保持距离的时候,慕容媚再也憋不住了,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表姐,我去看看。”说着慕容卿追了出去,其实她是死是活,她一点也不在乎,但她担心慕容媚那个没脑子的无意中闯入皇宫禁地,连累整个将军府。

然慕容媚没有找到,却遇上了君墨言,慕容卿只觉得浑身血液冲向脑海,她拼尽全身力气,压下冲上去撕碎他的冲动。

她以为她能控制,可当恨意恣意蔓延的时候,她才知道她的恨已深入骨髓,除了至死方休,无法可解。

“小姐,你没事吧?”跟在慕容卿身边的木棉,被她忽然释放出来的杀气吓了一跳,她握住慕容卿的手,手心全是汗水。

月黑风高,寒风冷肃。

昭阳殿内一片冰冷,慕容卿用力拍着房门,声嘶力竭的吼着:“放我出去!我要见皇上,我父亲不可能造反!”

她被拘禁昭阳殿已一月有余,已经筋疲力尽,可无论如何,她都要见君墨言一面。

紧闭了一个月的朱红大门终于被打开,慕容媚被众人簇拥着进来,她一身华贵妃锦罗绸缎在烛光掩映下,熠熠生辉,尊贵无匹:“姐姐,你别白费力气了,皇上是不会见你的。”

“妹妹,求求你,让我出去,让我去见四郎一面可好?”看到慕容媚,慕容卿眼底燃起一丝希望,她拉住妹妹的手,苦苦恳求。

“姐姐,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到现在难道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吗?”慕容媚勾起慕容卿的下巴,在她耳边轻声道。

“什么!”慕容卿目光紧缩,自脚底升起的冷意让她生生打了一个寒噤,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说过会爱她一辈子的......

“姐姐,慕容将军府在月前就已被满门抄斩!现在,轮到你了!”慕容媚笑吟吟的望着慕容卿,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皇上有旨,贱妾慕容氏,勾结慕容家意图谋逆,赐死!”

身子的力气似被抽干,慕容卿颓然倒在地上,失了明亮的干涸眸子死死盯着慕容媚:“他们也是你的父亲,兄长,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啊!”

“兄长?父亲?呵!他们眼中何曾有我?在将军府里的日子,我简直生不如死,我无时无刻不想着除掉你们,慕容卿,我不妨告诉你,你流产根本不是因为体虚,而是中了毒!”

慕容媚尖锐的指甲从慕容卿的脸上划过,鲜血瞬时涌了出来,滴在地上,形成一朵绚烂的梅花!

中毒?她失了唯一的孩子,以致再也不能怀孕竟是因为中毒?为什么?她竟要残忍至此?

“慕容媚,这些年我何曾亏待过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做出这等禽兽不如之事!”慕容卿脸上血色全无,她身子颤抖着,如坠冰窖。

“慕容卿,你不要惺惺作态了,你对我好,不过是想彰显你嫡女风范而已,明明我比你优秀,比你聪明,凭什么你能拥有一切,而我却只能在你身边做一个跟班,妾室!我现在也只是将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慕容媚面目狰狞,阴森可怖。

“你知道当年你为何会失贞吗?是我娘一手设计的,为的就是让你身败名裂,要不是你占着嫡女的身份,你怎么可能嫁给四郎,你应该感激我!让你过了几年人上人的日子!”

“所以绿锦也是你的人?”时至今日,慕容卿终于明白了,若没有蓁曦院的人里应外合,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她的闺房内?那些夫人们又怎么可能刚好出现在蓁曦院外?

“姐姐果然聪明,一点就通,绿锦,你好歹也是姐姐的心腹,就送姐姐最后一程吧!”话落,慕容媚在庭前坐下,举手投足尽显大方,俨然是一国之母的姿态。

多年信任付之一炬,慕容卿心如刀绞,几乎癫狂:“绿锦,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小姐,你别怪奴婢,要怪就只能怪您自己太愚蠢,我在你身边潜伏了这么久,你竟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呢!”绿锦一脸惋惜,一字一句,却是如同蛇蝎。

“啊——”慕容卿只觉眼前一黑,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衣衫:“慕容媚,我要杀了你!”

“爱妃,不要与她废话!”君墨言从殿外进来,嫌恶的望了慕容卿一眼,便转头去看慕容媚,眸光含水,宠溺的模样是慕容卿从未见过的:“夜里凉,早些结束了,我们早些回去休息!”

“皇上,我和姐姐多年姐妹,自是有很多话想说的,要不皇上先去休息,臣妾随后就来。”慕容媚依偎在君墨言怀中,柔声道。

“四郎,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见到君墨言,慕容卿扑了上去,抓住君墨言的袖子,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君墨言厌恶的甩开慕容卿的手,笑得极其残忍:“闭嘴!朕一想到你是别人用过的破鞋,就觉得恶心想吐,若不是为了皇位,朕会娶你?现在朕已经是一国之君,你也不必活着了!”

慕容卿心如死灰,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当年她被人毁了名节,变得拘拘儒儒,是他日日陪伴,才使她重获笑容,后来她不顾父兄反对,嫁他为妃,甚至赌上整个慕容家为他争夺皇位。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登基为帝,她慕容家却背上谋权篡位的罪名,被满门抄斩!

当真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可笑她倾尽所有,换来的竟是如此结局!

“君墨言,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啊!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慕容将军府上上下下几百冤魂是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君墨言眸光一寒,冷声道:“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皇上,臣妾知道该怎么做了。”慕容媚冷冷一笑,道:“剪了她的舌头,去喂狗!”

拔舌的痛苦,让慕容卿几乎晕过去,她狠狠瞪着眼前的三人,她真是太傻了,竟会以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祖母,爹,哥哥,卿儿对不起你们,都是我不好,竟到今日才看清他们的丑恶嘴脸!

“绿锦,动手吧。”慕容媚肆无忌惮的大笑着,她隐忍多年,终于将她狠狠踩在脚下了:“姐姐,你可要好好谢谢我,这是我给你的体面呢!”

绿锦应了一声,将毒酒灌进慕容卿嘴里:“小姐,奴婢就送你到这里了,你一路走好!”

慕容卿喷出一口鲜血来,暗红鲜血在她脸上开出绚烂的花,让本就恐怖的面容显得狰狞可畏!

她双目圆瞪,带着无法泯灭的仇恨,她会记住今日发生的一切,记住他们说的每一句话,若有来世,她定要他们生不如此,血债血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