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19-09-05

武裂众神 完结

武裂众神

来源:掌中云作者:小呆瓜分类:玄幻奇幻

小说简介:手握天地乾坤,脚踏日月星辰,镇压魔鬼邪神。众神之子纪麟重生在一个文弱书生身上,面对家族的凌辱,宗门的欺凌,铮铮傲骨,他怒目迎敌!为了保护挚爱,他愤然反抗,化身狂魔,与天对弈,与地斗法,走上一条毁天灭地的道路。纵起惊鸿,灭世八方。绝武至尊,逆斩万古!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 热血 变强 逆天 无畏

精彩章节试读:

大堂与昨晚一样,依旧聚集不少人,但是在侧坐之上,却是还坐在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年,满面油光,一脸傲居的坐在那里。

在场的其他人,见到这个少年,脸上也都是带着无比恭敬的笑容,就连一些长老和执事都十分讨好的想要和他说上几句话。

不过,这个少年却是显得极为不屑,连回都懒得回应。

原本灵堂一般的摆设全部被清扫下去,主座之上的棺材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紧闭盒子。

除了家主以外,纪家有点身份的人,都被纪庭雷叫了过来。

“各位抽空过来召开会议,实在抱歉,只因为在场的各位都是纪家的高层,麻烦帮我做一下见证,免得让某些人说我食言。”

纪庭雷眼底泛着寒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话音落下,引起一片附和的声音。

最先回应的是各个执事。

“不麻烦,大长老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

“大长老一心为纪家着想,让我们来做个见证,也是理所应当的。”

“纪麟他竟然向大长老要家族这十六年来给天威少爷的所有武修丹药,真是太过分了。”

纪庭雷坐在主座旁边,离主座很近,露出十分满意的笑容,看了看主座上的黑盒子,眼底的寒意一片汹涌。

紧接着,他又扭头看向侧坐的那位少年,笑道:“向公子,您要谈的事情,可能要等一下了,还请见谅。”

这是向家的二少爷向何,虽然是个纨绔,但今日却是代表向家来和纪家谈一些店面事宜。

石城中,向家的实力,一点都不弱于纪家,甚至还在纪家之上,纪庭雷不敢怠慢。

“知道了。”向何冷哼一声:“我正好也想看看,你们纪家这个出了名的废物,难道还真的能转变不成?”

“废物就是废物,一辈子都不可能翻身。”

纪庭雷嘴角抹过一道锋芒,泛着笑意,靠近向何几分,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等我解决完这个废物,再多让出纪家几成利益给你,你回去大可告诉你爹,以后你们向家若是找家族合作,尽管找我就好。”

向何似乎是一瞬间便懂了纪庭雷话里的意思,深深看了纪庭雷几眼,顿时笑了起来。

是那种阴谋得逞,心照不宣的笑:“你放心,以后向家的合作,我一定会找你。”

既然他们双方都可以为自己赚得利益,亏得是纪家而已。

双赢的局面,何乐不为呢?

纪庭雷不动声色,缓缓抿了一口茶:“纪麟怎么到现在还不来,莫非是不敢来了”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停了下来。

纪麟,已经出现。

他不但来了,并且,他还带了个侍女来大堂。

看着纪麟旁边的那个侍女,向何却是忽然眼前一亮,他靠近纪庭雷几分,忍不住摸了摸身上的皮鞭:“纪长老,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侍女,我上次想强行要了她,她却不从,我用皮鞭擒住她,没想到还是让她跑了,这次你看”

“你放心,向公子。”纪庭雷微微点头,嘴角闪过一抹狞笑:“我保证,这个侍女一定会让你带走,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向何开怀大笑,目光更是露骨的看向春音,而纪麟,他却是根本没有多看一眼。

一个废物而已,根本没有多看一眼的价值。

“大长老,你昨晚说要给我的武修丹药呢?”

纪麟直接说道,紧接着,便带着春音走进大堂。

春音原本声色就有些紧张,察觉到向何看她的不善目光后,春音的身子更是像小猫一样紧紧躲在纪麟身后。

纪麟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的视线落在向何的腰间缠带的皮鞭上面,瞳孔猛的一缩。

纪庭雷冷笑一下,不动神色,看向一旁的执事。

那执事立刻会意,猛的站了起来:“纪麟,这是纪家高层会议,你却带侍女进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下,大堂的人立刻叫嚷起来。

“这还有没有规矩?”

“纪家会议,怎么能带外人进来?”

“纪麟这也太嚣张了。”

“快把那个侍女赶出去!”

面对众人的指责,春音的神色变得更加慌乱。

但是突如其来的,纪麟的手臂忽然搂着她的腰肢,俯身在他耳畔:“有我在,不用怕。”

这道声音仿佛是极具亲和力一般,莫名的让春音心底的忧虑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纪麟大步朝着向何走去。

向何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他紧紧看着春音,露骨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当场将她吃了一样,在他身后还有随从给他搂着肩,极为享受的模样。

但他对此他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扭头指着纪家的一个长老:“你,去把那侍女给我带过来。”

那长老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嗯?不去是吧?信不信我让我爹”

突如其来的,他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忽然停了下来。

就仿佛是被硬生生的咽下去一样。

纪麟一脚狠狠踹上向何胸口,连同座椅和他身后的随从一起踹翻。

砰的一声,向何猛的跌落在地上,口中发出一阵吃痛的声音。

一瞬间。

原本吵杂的大堂,瞬间哑火了。

纪庭雷脸色骤变!

原本正在指责纪麟不守纪家规矩的这些人,全都一声不吭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得他们心底发颤。

向何,是向家少爷啊纪麟竟然敢打他?

“我纪家的人,你也敢命令?你算什么东西!”

纪麟猛的跨出一步,直接将向何腰间的皮鞭夺了过来,然后看向春音:“之前是不是他打的你?”

纪麟一眼便能看出,这皮鞭的粗细程度,简直就和春音先前手腕上的那道伤痕一模一样。

春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仿佛是想到什么,心里猛的一抽,立刻摇头:“别少爷你别”

话还没说完,纪麟想都没想,手中的皮鞭夹杂这一股狠厉之气,重重的落在向何脸上:“我的人,你也敢动?”

“啊啊啊!!!”

皮开肉绽的声音以及向何的哀嚎瞬间响遍整个大堂。

夜,漆黑如渊。

暴雨滂沱,狂风汹涌。

石城,纪家府邸前,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躺在地上,浑身淤青,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雨水一边又一遍冲刷着少年的身体,却怎么也洗涤不了少年身上不断汹涌而出的殷红鲜血。

少年微垂着眼帘,他看向紧紧闭合的纪家大门,喉结艰难颤动:“父亲…儿…不孝”

少年眼帘渐渐闭上,眼里的光芒,正在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体内的生机,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两个家丁手握匕首站在他身前,在他们的匕首锋利处,全是鲜血。

“四肢都被我们废了,你竟然还能撑到现在,你的命可真身硬呢。”其中一个家丁看向纪麟,呲牙咧嘴的笑容,满是得意。

两个家丁大摇大摆的向纪麟的身体走来,可是还没走出几步,纪麟的身体猛的一阵抽搐。

“想不到,师父给我的解体丹,竟然真的让我重生!”

突然之间,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纪麟为父对不起你!”

“纪麟少爷!家主昨夜去世了!”

“我连夜从龙华宗赶来,千里奔丧,只求见我父亲最后一面,如此,也过分吗?”

纪麟双目紧闭,正在缓缓控制这具已经死去的身体。

心里却仿佛某个地方被狠狠触动了。

父亲死了?

上一世,纪麟虽然贵为众神之子,却同样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亲情这两个字,似乎极为遥远。

难道重生而来,还会是这样的结局?

哗啦!

雨点如同瓢泼,声势骤然剧烈。

纪麟体内原本消失殆尽的生机,正在缓慢恢复。

“不好意思纪麟少爷,你要是活着,大长老会不安心的。”就在这时,一道阴霍声音响起,一个家丁的脚掌重重踏在纪麟胸口:“所以,你快点死啊!”

伴随着胸口的剧痛,纪麟口中鲜血狂喷而出,鲜血喷在面前的家丁脸上,使他看向纪麟的笑容更加狰狞!

与此同时,纪麟紧闭的双眼,也豁然睁开,身体却还是无法动弹。

已经夺舍一半了…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啊…

纪麟目光就像是锋利的刀,凌厉的射向两个家丁,莫名的让他们心里一寒!

“别磨磨蹭蹭的,这个废物杀了也就杀了,大长老会重赏我们的。”

另一个家丁似乎是感觉到了纪麟目光的变化,大步走到纪麟身前,俯下了身子,露出嗜血一般的笑容:“纪麟少爷,你要是求饶的话,我或许会好心多折磨你一小会。”

纪麟一动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格外的平静,抖了抖嘴唇,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这个家丁脸上。

“你!”纪麟的话落在这家丁耳中,瞬间让他面色狰狞,手中的匕首朝着纪麟的脖颈重重刺去:“给老子死!”

伴随着纪麟脖颈鲜血飞溅的声音响起。

纪麟体内的生机,却在这一刻完全恢复!

纪麟眼中的光芒,瞬间璀璨!

全身伤痕,骤然消失不见!

突兀的!

两个家丁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们的身体被重重抵在纪家大门上。

“你你怎么可能”

快!太快了!

两个家丁脸色骤变,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纪麟,此刻怎么会…

纪麟手掌紧紧掐着他们的脖颈,竟然直接把他们提了起来,就这么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可是眼神之中,仿佛带着迫人的力道。

两个手掌却是一点一点的用力。

两个家丁脸色一片惨白,脑子仿佛空了一样,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心里只剩下无尽惶恐。

纪麟的声线像是渗了冰:“是谁派你们拦着我的?”

“是,,,是大长老吩咐我们打跑你,,,不关不关我的事啊!”

大长老?

记忆里那个假仁假义的大长老?

纪麟冷笑。

记忆里大长老的一身武修,都是父亲亲自传授,亲自栽培,此刻父亲刚死,大长老竟然就迫不及待的派人来杀他了?

纪麟一声冷哼,就这么一脚朝着纪家大门踹去。

此刻,原本空旷的纪家大堂内却犹如灵堂一般,上百道身影,披麻戴孝跪在那里。

主座之上摆满花圈,在其中央,横放着一口棺材。

整个大堂,一片庄严肃穆。

那种阴谋得逞的笑意!

轰!

就在这时,纪家大门被轰然踹开。

灵堂之中的肃穆,瞬间被打破!

所有人都猛然回头!

“什么人敢闯我纪家灵堂!”

纪庭雷话还没说完,见到缓缓走进的这道身影后,猛然停了下来,双目之中阴霍光芒一闪而过。

“是纪麟!”

“家主已经入馆,他才迟迟赶来!”

一道道目光看向纪麟,皆是愤怒之色。

纪庭雷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对纪麟的态度,他十分满意。

可是紧接着,他的情绪骤然发生变化。

纪麟动了。

他并不是朝着那口棺材走去,而是向纪庭雷!

纪麟两条手臂低垂,直到他完全踏入大门,众人才发现,纪麟手里,竟然还拖着两个家丁。

“纪麟,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庭雷声音低沉得可怕。

众人愤怒的神色更重了。

已经迟来多时,进来之后竟然不是第一时间祭拜家主!

四下皆是一片低声的叫骂。

“大长老,你派他们阻拦我。”纪麟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冷静得令人发指:“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

伴随着纪麟的这句话说出,整个大堂,仿佛瞬间哑火一样安静下来。

纪麟之所以如此晚来,是因为纪庭雷派人拦着?

“纪麟!明明是你不愿进孝,竟然妄想污蔑我!你好大的胆子”

纪庭雷脸色骤变,说得惟妙惟肖,说得极其逼真。

下一刻。

纪麟一只手掌骤然用力,其中一个家丁喉咙断裂,当场身死。

另一个家丁见到这一幕脸色瞬间惨白。

“不要杀我啊!”

“真的是大长老纪庭雷逼迫我我只能奉命而为!”

“不关我的事啊!”

剩下的那个家丁不断求饶。

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中,两个家丁求饶的声音仿佛瞬间被扩大。

瞬间,整个大堂内,立刻抑制不住的沸腾了。

竟然是,大长老不让纪麟进来?!

“混账!给我住嘴!”纪庭雷暴喝:“纪麟你竟然逼迫两个家丁污蔑我!”

在场的人,再次望向纪麟。

纪麟已经向大堂中央看去。

但此刻,却是没有多少人再说出先前那种嘲讽之话。

因为他们能明显看见,纪麟脸上,纪麟双眸里,此刻弥漫着一种浓浓的情绪。

是对亲人的那种眷恋

“父亲,我真的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吗?”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重要了,纪麟盯着大堂中央的那口棺材,缓缓走去。

重生而来,还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么?

仿佛被纪麟的这种情绪所感染,整个大堂,变得沉寂无比。

家主纪洪生前为纪家打拼,一身伤病,最后竟然落得被人毒害的下场。

可悲的是,凶手是谁,根本没有人知道。

纪庭雷盯着纪麟,双拳死死紧握。

可是下一秒。

他看向纪麟脸色猛的僵硬住,瞳孔狠狠颤抖。

躺着家主的那口棺材。

此刻,,,竟然被纪麟猛然掀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