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其它

更新时间:2019-03-18

在远方静候你 完结

在远方静候你

来源:掌中云作者:安南分类:短篇其它

小说简介:“季廷川,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放过你?”男人轻笑一声,捏住了女人的下巴,“你这么美,我怎么舍得放过你,嗯?”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 现言 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身后的女人也没想到季廷川会突然来这里,也没想到季廷川会看上钟黎。

原本她就是收了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现在季廷川出钱领走这个女人,她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江城谁人不知,季廷川得罪不起。

她立刻报了价格。

“双倍!”

季廷川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张银行卡,可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钟黎的眼睛。

那视线如刀,割的钟黎鲜血淋漓。

女人欢欢喜喜的抽走卡,末了还不忘暧昧的交代一句,“把季总伺候好哦。”

……

“放手。”

出了会所之后,钟黎甩开了季廷川的手。

季廷川冷笑一声,“变脸倒是很快,刚才是谁求我救她的?”

钟黎抱着自己的胸口,眼睛酸痛难忍,她实在不想用这幅尊容来面对季廷川。

尽管在他的面前,她早已经没有了任何自尊可言。

她转身朝夜色中走去,却被一只大掌拉回,摁在了车上。

“想走?我可是花了钱买你一夜的!”

“钱我会还你的,放开我。”

她想尽快离开,不希望自己药性上来在他面前露出更加难堪的一面。

“放开你?你穿成这样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来卖的吗?现在又何必装矜持?还是说……”

季廷川轻佻的勾起钟黎的下巴,“你想尝尝其他男人的滋味?”

他的手指渐渐用力,几乎要将钟黎的下巴碾碎。

“又或者,我不能满足你。嗯?”

夜色中,季廷川的声音低哑性感,却恍如一条毒蛇紧紧的裹住了钟黎的心。

让她透不过气来。

还记得曾经的他,看她时眼角眉梢都满是柔情。

他爱她,疼她,宠她。

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全都给她。

而如今,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寸呼吸都变得如此陌生疏离。

钟黎死死的捏着自己的手指,尖锐的指甲没入她的掌心,疼痛蔓延。

她本想开口解释,可掌心的疼却让她变得冷静下来。

需要解释吗?

解释又能如何,他马上会有他的妻子,他跟她之间这段见不得光的纠葛迟早要彻底了断。

迟,不如早。

钟黎抬头,看向季廷川,双臂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

风尘无比,“你说的没错,既然都是卖,跟你睡总比跟别人睡强。”

钟黎本就长得美,化了妆过后的她,笑起来更是明艳动人。

在昏黄的街灯下,媚的好似一只勾人的妖。

“季总,是要在车上还是酒店?你是客人你说了算。”

看见钟黎的笑容,季廷川有一刹那的恍惚,记忆中的那个身影突然和眼前这张脸重合。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眸中冷意渐深,嫌恶更浓。

曾经有多爱她,如今就有多恨她。

他捏住她的手腕,“钟黎,你还真是贱的可以。”

贱?

对,从她父亲破产自杀的那一天起,从她决定离开季廷川的那一天起。

她就已经成了一条贱命。

她丢掉自己所有的尊严和骄傲,下跪乞求父亲公司职员的原谅。

磕头求她的亲人们凑钱给她父亲下葬……

这一年时间。

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人走茶凉,什么是世态炎凉。

即便是再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想过去找他,因为她怕自己牵连他。

没想到,妈妈却介入了他的家庭。

再次相见,她成了他的妹妹。

可笑吗?

这或许就是命运弄人,一步错,终究步步错。

钟黎仰头,嘴角笑意扩大,“我是挺贱的,你的未婚妻林大小姐不贱。可你为什么喜欢睡我呢?说到底,你跟我一样贱不是么?”

季廷川面色一冷,将车门打开,直接骑在她身上。

“想被睡?我他妈的成全你。”

夜。

一道车灯撕碎暮色,不紧不慢的笼罩在前方疯狂奔跑的女人身上。

男人骨节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方向盘,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

“游戏该结束了。”

下一秒,车子猛的加速,横在了女人面前。

女人受惊,狼狈跌坐在地上。

仰头,一张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季廷川,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男人轻笑一声,俯身捏住了女人的下巴,“你这么美,我怎么舍得放过你,嗯?”

他将钟黎一把提起来,在她耳边轻轻吹气,“宝贝,你今天的任务好像还没有完成。”

明明是如此亲昵的语气,却带着凌冽的冷意。

刺透了钟黎的肌肤,直达五脏六腑,让她遍体生寒。

这个男人口中的任务就是让她取悦他,这三个月来,他用种种方式让她受尽屈辱和折磨。

她一次又一次的逃。

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抓回他的身边。

今天,是这个月的第三次。

钟黎浑身颤抖,躲过他压下来的吻,咬牙厉声道,“混蛋,你别碰我。”

他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肌肤,“又不乖了,看来今天我要好好调 教调 教你。”

“季廷川,你干什么。松手,啊……”

钟黎惊呼一声,已经被季廷川塞进车里。

他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接着粗暴的撕碎了她所有蔽体的衣服。

钟黎眼眶微湿,鼻尖充斥着男人熟悉的气息。一年前温存过她的怀抱,一年后的此刻却是她所有噩梦的来源。

她挣扎,声音里有哭腔:“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放过我?”

季廷川冷笑一声,“从三个月前你变成我妹妹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做好被折磨一辈子的准备。”

话音一落,他狠狠的掰开她的双腿,没有任何怜惜的撞进她的身体,将她生生撕裂开来。

她的一颗心,也仿佛被他无情的揉碎。

钟黎从没想过,那么相爱的他们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更没想过曾经视她如宝的季廷川有一天会恨她入骨。

如果一年前她没有离开,如果三个月前没有发生那件事情。

他跟她之间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啊!”

一阵猛地冲撞,钟黎疼的弓起身,喊道:“够了,季廷川!我也没想到我妈会跟你爸在一起的。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妈。可你妈的死跟我妈无关。”

季廷川神色一冷,双眸猩红的掐住她的脖子 “无关?如果没有你妈的插足,我妈怎么可能跳楼自杀。”

鼻尖的空气一点点抽离,钟黎无望的闭上了眼睛。

“你掐死我吧。”

死,比生容易。

“如果掐死我,就能消弭你心里的恨,你掐吧。只希望你放过我妈,就算是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放过她。”

情分?

季廷川眸子里的冷意加深,一年前这个女人无端的从他世界里消失。单方面的结束了他们五年的感情。

她现在跟他说情分?

简直可笑。

季廷川甩开钟黎,抽身而起。

将擦拭过身体的手帕扔在她的身上,凉声说道:“死,太便宜你了。你最好是乖乖替你妈还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